说好的克夫命呢? 卷三 第七章
  年一过,素真的孕期也快满了,太医每天三次来给素真诊脉,稳婆和奶娘也是随时待命,除了宫中送来的两个稳婆之外,苏嬷嬷又从京城挑来了两个稳婆。
  她们原本就住在山庄,这会儿苏嬷嬷又让人收拾出一间屋子,里外隔了两间,里间用白纸糊得乾乾净净,新床新被窝,火炉烧得暖暖的,外间就让四个稳婆住在这里,这屋子离王妃的屋子只有几步路,只等王妃一发动,就让丫鬟们赶紧把王妃抬进这间屋子,到时王妃在这屋子生产,坐月子,等月子满了再回到上房。
  原本苏嬷嬷还想让王妃提前住过来,但王爷坚决不允许,说看不到王妃他不安心,苏嬷嬷也只有从了他,让王妃还是住在上房,等发动以後再搬过来。
  就在这样紧张的等待中,总算等到素真发动的日子了。
  那天和平常一样,素真在窗边晒太阳,陈士允在一边看书,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素真抬头看去,只觉得满屋子金光灿灿,十分好看,素真刚打算要陈士允和自己一起看这金光灿灿,突地觉得肚子一阵疼过一阵,初初她还想忍,可越到後来越不能忍,想到苏嬷嬷说过的话,她啊地叫了一声。
  陈士允丢下手中的书,就过来抱住她,「可是发动了?」
  素真想点头,想安慰丈夫没事,却不能做到,她痛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陈士允道:「好像是。」
  这三个字把陈士允吓得魂飞魄散,他高声唤人。
  丫鬟稳婆们早就在候命,一听到呼唤立刻冲进来一看,春英忙命人把素真抬起来,要往产房里送。
  陈士允还紧紧地抓住素真的手不肯放,素真不得不分心想和丈夫说话,只是嘴一张却觉得肚子疼到不行,哎叫一声。
  陈士允见她表情有些狰狞,急忙安慰她,「不要担心!」

  「王爷,您不把王妃的手放开,我们怎麽抬王妃过去产房?」
  还是春英开口对陈士允说了,他才把拉住素真的手放开,看着素真被人抬出去,他立刻撒腿追了上去,眼中满是焦灼神色。
  春燕却对他道:「王爷,您先喝杯茶,等会儿就有消息了。」
  陈士允这会儿哪还有什麽心情喝茶,他晓得女人家生孩子都是很艰难的,然而晓得是一回事,真正碰见又是另一回事,就见他抓耳挠腮,没有一刻能安坐下来。
  春燕见状,晓得只要苏嬷嬷能安慰他,急忙去寻苏嬷嬷。
  苏嬷嬷这会儿也听到了消息,正和小朱媳妇赶过来,迎面就碰见春燕,她厉声道:「你不在那服侍王爷,过来这里做什麽?」
  「苏嬷嬷,王爷没有一刻能安静下来,只怕王妃这孩子还没生下来,王爷就晕过去了。」
  春燕的话让小朱媳妇听了想笑又不敢笑,忙对苏嬷嬷道:「婆婆您先去瞧瞧王爷,这边有我呢。」
  苏嬷嬷现在对自己这个儿媳很放心,听了她的话便往上房去。
  春燕杵在原地看着苏嬷嬷的背影,不由得感慨道:「王爷对王妃的感情,真是太让人羡慕了。」
  「你这丫头,小小年纪倒想得这麽多。」小朱媳妇笑说,「我们赶紧去瞧瞧王妃,这女人一发动,总还有一会儿才生呢。」
  「小朱嫂子,生孩子真的很疼吗?」春燕好奇地问。
  小朱媳妇伸手捏一下她的耳朵,「你这年轻小姑娘,知道这麽多做什麽?」
  春燕吐一下舌头,两人已经来到产房外面,连太医都已经被请过来等待了。
  小朱媳妇侧耳倾听,对春燕道:「这会儿还早,你先回去吧。等有了消息,我立刻打发人来跟你说。」
  春燕点头。
  有个稳婆掀起帘子道:「虽说时间还早,可厨房里的热水烧好没有?剪子白布都预备好了没有?」
  小朱媳妇认出这是宫中来的稳婆,姓王,忙对王稳婆笑道:「自然都预备好了,还有什麽需要都和我说。」
  春燕趁着王稳婆和小朱媳妇说话的时候,转身往上房走去,刚走出几步就有人拦住她。
  「春燕姊姊,你不在屋里服侍王妃生产,出来做什麽?」
  春燕抬头看去,见是和自己一起被送到王府来的一个内侍,於是摇头道:「我又不是稳婆,在那做什麽?」
  「这要有人传话什麽的,还要姊姊帮忙呢!」那内侍面上笑盈盈的。
  但春燕却从他话中听出一丝寒意来,她眉头紧皱着道:「你这是什麽意思?山庄这麽多的人,不缺我一个。」
  见春燕转身要走,那内侍并没有拦住她,却在她背後阴恻恻地道:「姊姊忘了我们为什麽会被送到这里来了?」
  春燕停下脚步,四处张望一下才对内侍道:「你找死啊!说这样的话做什麽?你难道不晓得我们这会儿是王府的下人,王爷要碾死我们,就跟碾死一个蚂蚁差不多,你还真以为,我们真那样做就能享荣华富贵了?少做点孽吧!」
  内侍的面色变了,「看来姊姊在王妃身边这麽些日子,已经被王妃收服了,是,我们是命苦,只能做下人,也没有命去享荣华富贵,可我们还有家人,不瞒姊姊说,我还有个弟弟在宫中呢。」
  「我可是孤身一人。」春燕更加紧张地往四周张望着,这山庄里面可全是陈士允的人,虽说皇帝送来了三十二个人,可是这些人往各处分了分,并不算多,顶多只能传几句陈士允和素真的日常起居回去,别的,什麽也不能做。
  「碍陛下眼的人,当然要除掉。」内侍看着春燕冷冷地道:「姊姊,你既然不肯,我又泄了这麽大的秘密给姊姊,那只有对不起姊姊了。」
  说着他面色变得狰狞,向她逼近。
  难道说他想杀人?春燕神色顿变,转身就要跑。
  内侍上前一步,很快地用手箍住春燕的脖子,春燕顿时觉得喘不过气来。
  这时听见有人的脚步声接近,还有人的笑声传来,「春英姊姊,你在哪里,我来了。」
  内侍神色一变,稍微松开了手,春燕趁机一口咬在内侍的胳膊上,再用力推开他就往另一边飞奔而去。
  那名内侍还想要追上去,就见若姣提着个篮子走过来,瞧见他,若姣啊了一声就上前问:「你可瞧见春英姊姊了?苏嬷嬷吩咐我要把这些东西送去呢。」
  内侍见来的是若姣,就想把若姣也除掉,可是听到若姣的话,内侍变了神色。
  若姣已经自言自语地道:「你定然没看到春英姊姊,我往别处去问问。」
  说着她就自己走了,才走出几步,她突然飞奔起来,「春英姊姊,救命啊!」
  内侍还在想若姣怎麽会这样说,就见几个婆子过来——
  「若姣,你不要命了,这样大呼小叫的干什麽?」
  若姣停下脚步,指着那名内侍,「这个内侍方才要杀春燕姊姊,好可怕喔!」
  众婆子看向内侍,内侍有些紧张,急忙辩道:「我怎麽会杀春燕姊姊?定是若姣看错了。」
  「我才没有看错,你用手勒着她的脖子,她差点呼吸不了。」若姣躲在婆子身後,探出一个脑袋来对着内侍说。
  内侍闻言刷白了脸,他敢松开春燕,是晓得春燕定不会对陈士允说实话,毕竟说出实话,春燕也会没命,但是若姣说出口的,就让他不知如何辩白。
  「你……你一定是看错了!」内侍只能重复这句话。
  若姣从婆子身後走出来,「那你敢找春燕姊姊来对质吗?」
  对质?内侍笑了,「好,对质就对质。」
  内侍的笑容反而让若姣有些不知所措。
  婆子们彼此看了一眼,对若姣道:「既然如此,就去王爷面前对质吧!」
  内侍松了口气,如果找到春燕,真对起质来,春燕未必敢说出真话,那麽自己的命就算保住了。
  若姣看着那内侍没有方才那样惊慌,甚至一点都不害怕,眉头皱得紧紧的,到底是为什麽?这里头似乎发生了什麽自己不明白的事。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