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媳妇的古代日常 下 第五章
  院里帮忙的乡亲一听这是该做饭了,都嬉笑地争抢着收拾灶台、搬桌子。大家都是一个村,平日里也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少不了吃谁家的一口粮食。再者,今儿是来帮忙煮肉、腌肉的,咋的东家也得管一顿饭。
  年下家家户户都喜庆着呢,就是有那麽几户战场上没了儿子的,何氏也都让人送了一条熟肉过去。
  「李家媳妇,饭菜让你五婶子她们张罗,你跟我弄点山药面粉、剁吧点碎肉渣子。今儿趁着人手多,咱就着锅里猪肉的汤把灌猪肠跟猪皮冻做出来。」张大娘一边用花椒跟盐巴揉搓着盆子里的大肠跟肺婆子,一边儿挥挥手跟何氏招呼着。
  肺婆子其实就是猪肺,这里的人觉得这东西不好做也不好吃,但凡宽裕人家都会喂了家里的牲口。只是一般庄户人家舍不得糟蹋东西,所以每次煮肉後,都会挑出这不好嚼烂的猪肺,剁吧剁吧後混着大锅底里留下的肉渣,再搅拌一些山药粉灌进猪大肠皮儿里,再放进肉汤锅煮熟。
  这东西不矜贵,但沾着酱料、拌点粗盐倒也很下饭。
  至於猪皮冻就更好做了,就是弄些乾净的猪皮,放锅里一直熬着,等水开了,就丢一些花椒、大葱、盐进去就行。一般等灌肠熟了,这猪皮也就熬得差不多了,趁着冬日里夜里冷,放在不见光的墙根底下冻起来,啥时候要吃,用刀切一块就行。
  农村人虽然有爱占便宜的,也有想蹭吃蹭喝的,但大多都是实在没有坏心眼的。一听张大娘的话,赶紧忙不迭地应着话,手脚也麻利地收拾起了肺婆子跟难搓洗还带了腥味的猪肠子,也有干活儿细致的媳妇挨个刮猪皮上的猪肉跟猪毛。
  在张大娘的指挥下,没用了一顿饭的工夫,灌肠跟猪皮就弄好了。何氏也再次烧起了大锅下边的火,然後用猪胰子洗了洗手上的脏污,这才仔细地拎着灌肠放进肉汤锅里煮上。
  见活儿干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将装了腌制过的炸猪肉的瓮子搬回灶房里,大家也都凑在一起,在洗衣裳的大木盆里洗了洗手,然後有人去了灶上搭手做饭,有的就去了屋里看孩子唠嗑闲聊。
  李青暖也是歇了一上午,心里多少有些不落意,红着脸出屋准备去搭把手。
  何氏见她进了灶房,也顾不上切炖菜用的腌白菜了,放下手头上的刀具就起身迎了过去。这屋里因为煮肉,弄得到处湿漉漉的,加上油烟味儿,哪是她这怀着身子的人该来的地儿呢,这万一冲撞了或者滑倒了,可是了不得的事儿。

  李五婶子这会儿也不像以前占王氏便宜时那麽耍滑了,挥着手里的长把大勺子也劝了几句。
  李青暖见这里真用不着自己搭手,也不强求。她也知道嫂子的意思,这会儿她都近八个来月了,七活八不活的最是受不得一点点的不小心。
  林月娘抹乾净手,小心地扶着李青暖回了屋子,让她先上炕招呼着乡邻,怎麽着也不能让人受了冷落不是,加上田铁石被李大郎拽来了,外面的体力活儿也都被这个汉子揽下来了,所以李青暖也就顺了大家的意思,靠在了炕上叠成一团的被子上。
  李青山跟何氏都是实诚的人,再者他们今儿可是把除了卖掉的半扇猪肉外剩下的肉都煮了,怎麽着说也该让这潮河沟一年到头舍不得吃荤腥的人吃个乐呵,所以炖的酸菜粉条还有炒白菜里都放了足量的肉。因为灌肠出锅了,何氏还专门切了一截,混着炸豆腐片拌了一盆子凉菜。
  因为今儿人多,加上是大锅做饭,所以何氏还在炖杂烩菜里放了土豆跟白萝卜丁,最後出锅前还让人舀了一大瓢肉汤倒进去一起闷着。
  这又是油又是肉的,没一会儿香味儿就散出来了,直闻得不少人抻着脖子等开饭。
  等到院子里大桌跟小桌摆好後,何氏也带着几个同村的媳妇端了几大盆子菜进了院儿,一边把饭菜分开摆在两个桌上,一边招呼着屋里的大人、孩子都出来填肚子了。
  今儿帮忙的男人不多,可架不住他们饭量大啊,所以大桌那边一个盆子就能顶得上小桌妇女、孩子这边的两个盆子那麽大。闻着饭菜香,小孩子忍不住最先拉着自家大人入了桌。推辞笑闹了几句话,按着辈分围坐在一起的婶子们就先动了筷子。
  等到吃了饭,大家帮着拾掇好灶房,勤快的媳妇子也两三凑一块擦着灶台,洗刷着沾了油渍的用具。几个大男人见没啥好帮忙的,就主动拆起了院子里的大锅,顺道还把木灰拢到一起,收进了篓子里。这草木灰等着澄过後,可是还要洗衣裳、洗头呢。
  等田铁石扶着李青暖走的时候,何氏还特意叫住两人,连声让自家男人拿出灶柜上边的篮子,这篮子里是几大块猪肉,还有之前煮好的灌肠跟几块猪皮冻。
  肉不多,可贵在新鲜,足够李青暖跟田铁石过个好年了。
  李青暖知道这是何氏的好意,而且她现在的确需要这些物件,所以也没推辞。等回了家,见田铁石还是一脸的愁容,本来就笨拙,不会言语的嘴唇也抿得很紧,她用脚趾头也知道这憨子在愁什麽。
  「行了,做人还能被日子愁死吗,咱手上紧一点,省着点儿,熬过了年节,你再去找个长工做,怎麽着活不下去啊。」李青暖把篮子放在墙角的盆子里,然後找个高粱秆缝的篦子盖上,想了想还是担心晚上有猫狗来偷食,所以她又让田铁石去找了两块石头压上去。
  等收拾完了,她才拉了自家男人坐到炕沿上谈心。
  「媳妇,苦了你了。」别人家的媳妇怀着孩子,哪个不是当个宝贝哄着,天天点心、零嘴儿地供着。偏偏他受了伤还没留下点积蓄,让媳妇跟着自己一起受苦了。
  当然,田铁石所谓的别人家媳妇,比的可都是镇上那些收购野味跟山参的铺子家掌柜媳妇。这大概也就是这个憨子,才一心想让媳妇过上最好的生活。
  李青暖见自家男人还想说什麽,赶紧凑到他怀里抬头用亮晶晶的小眼神儿瞧着他,笑着打断了他自责的话,「我早说了,只要你护着我、疼惜我,我就不觉得苦。以後咱们好好过日子,没有那些人的打扰跟挑拨,咱们总能熬出头的。」
  在媳妇靠进自己怀里的那一刻,田铁石的一颗心就软成了一滩水。看着李青暖信任、明亮的眸子,田铁石是怎麽也说不出一句让她难过的话,只好强笑着点头应和,只是他心里那种要好好挣钱,使劲儿疼媳妇、对媳妇好的念头越发地强烈。
  帮李青暖擦洗了手脸,田铁石才小心地把她放进了铺在火炕上,已经热呼的被窝里,然後捏捏她的小手,就去插了房门栓。
  折腾了一天,又费了不少心思劝说那个憨子,所以这会儿李青暖的确很疲乏了,没一会儿就拉着田铁石的胳膊睡着了。而黑暗中的田铁石,侧身看着睡得香甜的媳妇,心里也是一阵满足松快,甚至到了後半夜他也没一丝的睡意。
  经历了这次受伤差点被大虫咬死的事儿,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进山去冒险了,他舍不得自家媳妇难受。可该怎麽挣钱呢?脑子里盘算着,去扛大包吧,他倒是有力气,也肯干,可扛三件才一文钱,一天他就算不停歇,最多也只能挣两钱。想来想去,田铁石还是决定过了年去镇上看看有没有人家或者庄子上要粗使的长工。
  这边田铁石还在为银子发愁,却不知一个身着简单衣衫,不甚乾净,甚至脸色一直都冷冽着的男人背着一张简易的弓箭,带了一条狗来回徘徊在村口。那人似乎极为怕人,见有人出现,就立刻往村口的大石头後面躲了躲。偶尔遇到几条流浪的猫狗靠近,他也会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将人家吓跑。
  只是这人的眼底却是澄澈清明,带着庄稼人少有的坚毅跟淡漠,如果田铁石在这里,一定会认出这就是当初从大虫口中救下自己的猎户。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