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斗我有相公罩 第八章
  走了半晌,傅筠即庆幸自己练了几日脚力,先前那一对主仆已远远落後,她微微喘着气儿,不疾不徐的爬上百阶,抵达古色古香的灵云寺。
  寂静偌大的佛殿里,香雾缭绕,竟不见香客,傅筠望着上方严肃庄严的佛陀神像,她虔诚的下跪膜拜,心里有太多太多的感激。
  她诚心祝祷许久,方才起身,看着随侍的玉杉、玉叶,「你们留在这里,我想一人走走。」
  两个丫鬟互看一眼,也只能低头应声,最近的主子让她们有些不知所措,不仅喜怒不形於色,偶而还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傅筠漫步在後山路径,不远处响起僧侣的诵经声,天空透出阳光,她抬头望着透过树枝洒下的斑驳光影。
  重生以来,她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尤其是她的死,是有人蓄意为之还是意外?是针对魏子晨还是其他人?
  但想得再多也找不着答案,所以她想通了,老天爷既然给了她新生,有些人与事说不定也有新的安排,她不想庸人自扰。
  活着是如此的美好,她呼吸一口沁凉空气,微微一笑,一步步的往後山梅林而去。
  就在红梅、白梅交错的林木间,一个高大挺拔的黑色身影穿林而来,在乍见那张熟悉面容时,她眼瞳骤然收缩的停下脚步。
  魏韶霆?
  她直勾勾的看着他,他身上一袭月白杭绸衣袍,外罩黑色大氅,更衬其清雅不凡,然而,即使有段距离,再加上花影绰约,她看不清楚他的眼神,但她能想像他那双冷峻的黑眸一定一如记忆中那般,沉潜得不见任何波动。

  随着他愈走愈近,她看到那双一贯漠然的黑眸,鼻梁挺直下形状优美的薄唇抿成一直线……真的是他!她想起她从山庄脱逃後那一路他暖心的照顾,她鼻尖控制不住的泛酸。
  魏韶霆是习武之人,很早就察觉到一道专注的目光看着自己,但他没理会,这张俊美的脸孔有多招人,他很清楚。
  只是,他又隐隐感觉到这目光并不像过去那些炽烈盼着他青睐的目光,这一想,他侧身望过去,就对上一双清澈动人的明眸,那双眼眸虽是看着自己却更像是陷入某个思绪中,并未意识到他的凝视。
  他也不得不承认,她貌相极佳,肤若凝脂,唇红齿白,一双明眸透着沉静,这股沉静气质可比一些他见过的皇家贵女更为出色。
  也在此时林中响起一阵脚步声,她下意识的转向声音来处。
  傅筠陷在前世的回忆中,因而并没有注意到魏韶霆看着自己,反而这一转眸,就见红白交错的梅林里跑出一个小小的宝蓝色身影。
  是子晨!
  她泪光闪动的盯着他那张粉妆玉琢的小脸,想到他死在马车的一幕又是心痛不已,此时的他比那时候更小。
  魏韶霆越发好奇了,他清楚的看到她的神情变化,她认识子晨?他浓眉不由得一蹙,而且,她的目光似专注又迷离,复杂却不见恶意,还闪动着泪光?
  「爹!」三岁的魏子晨边跑边来到爹爹身边,他圆圆的脸上笑咪咪的,在看到父亲的目光望向另一边时,好奇的转身跟着看过去,就见到一名天仙美人看着自个儿,他是个爱笑的孩子,想也没想的就朝她露出笑容。
  太好了!子晨活得好好的,跟自己一样……傅筠喉头泛酸,却不忘回以一个灿烂笑容,魏子晨更开心的朝她挥了挥手。
  真的太好了!她不舍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回到魏韶霆出色的俊颜,忍住心中波涛汹涌的激动,礼貌的向他点个头,举止从容的往另一边小径漫步而去。
  魏韶霆看着她一步步皆从容优雅,身姿仪态更是无可挑剔,再想到她刚刚定视在儿子身上的目光——
  并非他自负,而是世间女子,尤其是她这种年纪的小姑娘,目光几乎都是黏着自己不放,倒从未见过只是一直盯着他儿子看的。
  「那姊姊好漂亮呢,爹。」魏子晨年纪虽小,美丑还是分得出来的。
  魏韶霆微微勾起嘴角,牵着儿子的手,走到梅林另一边的独立厢房,辜九、辜十一就站在门口,一见他们,立即走上前,拱手行礼,「魏爷,小少爷。」
  魏韶霆低头看着儿子,「你在屋里待会儿,里面有茶水,也有你爱吃的糖炒栗子,等爹待会儿过来再一起回去。」
  「好。」魏子晨笑咪咪的点头。
  魏韶霆摸摸儿子的头,转身往寺庙偏右的另一处静谧院落走去。
  魏子晨抬头看着辜九、辜十一,这两人都是父亲最贴身的近侍,「九叔、十一叔,我进屋了,你们要不要跟我进来啊?」
  辜九、辜十一想也没想的就摇头,主子的独子才三岁,但很会折腾人,要他们教他练武,又要他们带他飞高高,一刻也静不下来,主子也知道,吩咐他们在厢房内点了个安神香,让这精力充沛的小子可以睡个小觉。
  魏子晨也不勉强,乖乖的进厢房,辜九、辜十一就在厢房前的亭台坐下,那里也备了热茶。
  魏韶霆穿过小径,来到隐身在寺庙的院落,四周站了近十名黑衣人,其中带头的就是五城兵马司副指挥使蒋言,方面大耳的他一见到魏韶霆即朝他拱手,魏韶霆亦点头回礼,守在门口处的两名黑衣人随即往两边各走一步,等魏韶霆通过後又站回原位。
  魏韶霆虽然没有官职,但他的能耐与才气都是顶尖的,更以雷厉风行、决策果断的手段扬名商场,是大燕朝公认的商业巨擘。
  「魏家商号」家大业大,生意遍布大燕朝,富可敌国,最令人赞誉的是旗下有一支帮皇家织造厂采买的买办商队,魏家也就等於半个官办。
  也因为所购的绣品、织造、布匹之物皆用於宫中上下人事所需,半分差池不得有,因而魏家与各大织行、布行、染行、绣行的关系极好,魏韶霆主张的「共享利益」创造的庞大利润,都让这些合作对象死心塌地的供货,没有二心,成为传奇。
  如此才貌双全的传奇人物,却是丧妻不娶,到哪儿都带着独子,不近女色出了名,但外人不知的是,深受皇上恩宠的三皇子与他情谊深厚,不管是他这五城兵马司副指挥使,还是这十名三皇子的私卫,没人敢对他轻忽怠慢。
  魏韶霆走进一间温暖又飘着茶香的禅房内,就见丰神俊朗的李睿已然在座,也不知在想什麽,修长手指轻轻叩着桌面,面露思索,另一旁的茶几上,瓷壶半开,浓郁茶香随着袅袅白烟飘出。
  「三殿下。」魏韶霆不得不出声唤道。
  李睿愣了一下,抬头一看,露齿一笑,「韶霆来了,来,坐。」
  两人寒暄了几句後随即谈到军务。
  李睿在五年前曾率兵平西,立下大功,让皇上封为镇国大将军,而今虽是太平盛世,但边城仍有守军扞卫,不让异族侵犯,只是边城环境困苦,朝廷军饷有限,生活品质一直不好。
  魏韶霆身为皇商,不定时的私下捐款给李睿,让李睿得以给边城守军送去万两雪花银,修缮营房、改善伙食,还买马配种,维持兵马战力。
  但这些事知晓的人极少,就是怕公开於天下後,魏韶霆成了其他皇室中人的钱庄,徒增困扰不说,还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这一点,魏韶霆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也不是单纯的皇商,因与黑白两道、三教九流皆有往来,各路消息也多,云楼的情报买卖天下知,但该楼主子就是魏韶霆一事也仅有几名他信任的亲友知晓。
  「皇叔那里可有动静?」李睿喝了口茶,看着坐在对面的魏韶霆,在外人面前,两人只是泛泛之交,殊不知他除了以资金暗助自己之外,还利用商队替自己蒐罗并传送一些消息,像是封地在外却一直不安於室的七皇叔。
  「我的人盯着,殿下不必担心。」魏韶霆淡淡的说着,脑海里却不由自主浮现梅林里有着一双盈盈秋瞳的丽颜。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