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克夫命呢? 卷二 第六章
  除非,皇帝在试探,在警告。
  苏嬷嬷听到王妃的话,愣愣地看着她,突然对王妃跪下。
  素真低头看着她。
  苏嬷嬷眼中已有泪涌出,「王妃,的确有件事和王妃有关,只是王爷不允许我们和王妃说。」
  「说!」素真厉喝。
  苏嬷嬷在脑中想了一下,这才道:「这些日子,在外有流言说,王妃并不是镇远侯府传出的那个不祥命格,而是另一个命格,是凤临天下……」
  「住口!」素真猛地站起身,看着苏嬷嬷,「你说,这个流言是怎麽来的?」
  素真的表情暴露了她的情绪,苏嬷嬷觉得王妃肯定知道这件事,更加恐慌,「王妃,不管这流言是真是假,只怕它已经传进了陛下的耳朵,王妃,一旦这流言进了陛下的耳朵,不管陛下相信不相信,对我们王爷……」
  「你下去吧!」素真跌坐回椅子上,茫然地吩咐着苏嬷嬷。
  苏嬷嬷应是,但并不敢站起身。
  素真看着她,突然泪如雨下,即使害怕,她最後仍问出口,「苏嬷嬷,若这流言陛下在乎,那王爷会如何?」

  「王爷或许会、会……」苏嬷嬷迟迟不敢说出王爷会如何的话。
  素真伸手抹去眼中的泪,「我明白了,苏嬷嬷,我明白了,他是我的丈夫,是我真心喜欢的人,所以我不能让他有一点事,是不是?」
  「王妃!」苏嬷嬷又对她深深叩首。
  素真的泪落得更急。
  苏嬷嬷虽然没有抬头看,却能感觉到王妃伤心流泪。
  好一会儿,才听到素真的声音很平静的道:「你下去吧。」
  苏嬷嬷担心地抬头看着王妃,就见王妃如木塑泥雕一样坐在椅上,彷佛没有了生气。
  素真低头看着苏嬷嬷,示意苏嬷嬷下去,苏嬷嬷只得站起身,後退着一步步往外走。
  渐渐的,素真的脸在苏嬷嬷眼中越来越模糊,帘子晃动,再也看不到她的脸。
  苏嬷嬷这会儿不确定自己把这事告诉王妃是错还是对,可是要保住王爷啊!而不是为了王妃就……苏嬷嬷双手合十对天祈祷,王爷王妃看起来是真的不合适,不然不会在这时候又突然冒出这麽一件事。
  可惜啊可惜!苏嬷嬷长叹一口气,迅速退出院子。
  红鸯上前对素真轻声道:「王妃,您……」
  「我、我什麽都不想、什麽都不求、什麽都不愿,可是我还是……」还是到了这个不得不做抉择的时候。
  素真坐在椅上,这个屋内发生的一切都在她脑海中飞快地过了一遍,争吵、和好、书信传情,再到……她突地觉得眼中又湿了。
  「王妃,这件事既然是流言,您就不必担心。」红鸯不知道该怎麽劝主子,只能这样说。
  素真却摇头,「去镇国公府。」
  镇国公府?红鸯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素真点头,「没错,去镇国公府,他们不许入宫,我去瞧瞧他们,也不是什麽奇怪的事。」
  「可是,王妃您……」
  红鸯还想试图劝说,但素真已经吩咐人赶紧去备车,前往镇国公府。
  素真的命令苏嬷嬷很快就知道了。
  楚念德也晓得这件事,跑来寻苏嬷嬷,「王妃怎麽会突然会去镇国公府?苏姊姊,你到底和王妃说了什麽?」
  「我把流言告诉王妃了,我不能……不能害了王爷啊!」苏嬷嬷哽咽道。
  楚念德长叹一声,晓得自己不能怪苏嬷嬷。
  苏嬷嬷眼中的泪落的更凶,「这世间的事儿,真是说不清楚。」
  「那王妃往镇国公府做什麽?难道说是想寻苏良娣去说情?」楚念德如此猜测,但转念一想,只怕那位苏良娣不愿意为王妃求情。
  「不管怎样,你去伺候王妃。」苏嬷嬷擦掉眼中的泪水,哽咽着对楚念德说,就算王妃真会为王府带来灾祸,也该在这之前保护好她,因为王妃是王爷最爱的人啊!
  楚念德长叹一声,转身走出去。
  苏嬷嬷又哭了,这一回,她不晓得自己该怎麽度过这个难关。如果真有菩萨,求求祢,不要拆散我们王妃王爷。
  楚念德赶出去的时候,素真已经坐上马车,红鸯对主子说楚念德来了。
  素真把楚念德召到马车前,「劳烦楚公公了。」
  「王妃,其实您……」楚念德大略猜到素真只怕是要去问个明白,可他又觉得没有必要,镇国公府只怕不会说实话。
  「我只是想,他们对我做了这样的事,为何还好意思来寻我,要我为他们说情?他们难道不晓得,这样的话一旦传出去,会要我的命?」
  素真的声音很平静,但楚念德却从她的话中听出了一股绝望,他长叹一声,「王妃,您……」
  「我这会儿就要去瞧瞧,他们没了爵位,是什麽样子。」素真其实不是个爱计较的人,她从小除了得不到父母的疼爱之外,别的东西得到的太多,苏沧更是把世间凡能寻到的东西都寻来,哄她开心,因此即便是在苏家背约时,她也从没和苏家计较过。
  可是这会儿,素真却觉得,自己凭什麽不能计较?抚养了自己的是镇国公太夫人,不是苏夫人!
  凭什麽他们要为了保住这个爵位,一次次地牺牲她,一次次地让外祖母在地下无法安心?
  楚念德虽然看不到王妃的神色,却能料到王妃这会儿只怕十分愤怒,他轻叹一声,对车夫做个手势,马车缓缓地往镇国公府行去。
  镇国公府离临淄王府比镇远侯府还近,素真到镇国公府的时候,镇国公府的中门已经打开,苏芩和苏夫人、苏二老爷、苏二夫人带着阖家上下在门口迎接,素真让马车停了一下就迳自进了镇国公府,在二门处下车换上轿子,一路往镇国公府正厅行去。
  苏芩这些日子正在烦恼自己的家事,此刻见外甥女到来,还这副样子,不由得对苏夫人道:「到底出什麽事儿了?我怎麽觉得外甥女看起来来者不善。」
  苏夫人哪会不晓得素真因何而来,可要说出实话,只会让丈夫难过,更会让二弟笑话,只轻声道:「只怕是来看看我们的。」
  苏二老爷笑了,「这算什麽,等到贵妃回来省亲,那排场才叫……」
  贵妃贵妃,苏芩听了一阵恶心,这会儿还没正式下旨意呢,就一口一个贵妃,到时候如果不是贵妃,只是个婕妤,看他们家的脸往哪儿搁?
  苏芩也只是在心中腹诽,面上可不能表现出来,这会儿人人都知道镇国公府不得皇帝的心,还要指望着二房。
  「王妃请苏夫人入厅一叙。」一个内侍走到苏芩面前,对苏芩恭敬地说。
  按理说这是平常之事,苏夫人却觉得心口无端端地慌乱起来,她整理一下衣衫就往正厅走去。
  素真并没有坐在厅上,而是看着厅上挂着的书画,镇国公府已有七、八十年,第一代镇国公娶的是公主,因此府内的书画十分出色。
  苏夫人见素真只看书画,有些摸不清她在想什麽,但还是上前赔笑,「外甥女,您这是?」
  「我只是追忆一下。」素真转头对苏夫人微笑,却没有请她坐下,而是对苏夫人道:「我突然想起我在镇国公府住的院子,听说那院子并没有改变,因此想请舅母带我去瞧瞧。」
  就为了这麽一点事?苏夫人心中狐疑,却不能违抗素真的命令,对她微笑道:「当然没有变过,那两棵桂花,今年也不晓得为什麽,到这会儿还开着呢。」
  「今年天气暖和,桂花开的时候长,也是常事。」素真的语气很温和。
  苏夫人恭敬应是,陪着素真走出正厅。
  这一路的仆从早让苏夫人命其回避。
  走在熟悉的路上,素真心生感慨,突然停下脚步,看向不远处道:「这是外祖母当初住的上房吧?」
  「是的,这就是婆婆生前住的地方,後来我也没搬,只让人把它打扫好了着人看守。」
  苏夫人的话让素真笑了,「也许很快二舅母就会搬进去了。」
  这上房原本就是镇国公府的当家主母住的,苏夫人不愿住进去,还有另一个原因,她害怕镇国公太夫人,此刻听到素真说这麽一句,她瞧着素真很勉强地说了一句,「外甥女越来越爱说玩笑话了。」
  玩笑话?素真淡淡一笑,到了这个时候,她也只能说自己说的话是玩笑话了,至於自己究竟要做什麽,苏夫人很快就会知道了。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