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克夫命呢? 卷一 第六章
  陈士允今年十七,生得很俊秀,事实上,皇家的这些皇子公主之中,没有一个生得不好看的,不过陈士允比起他的兄弟姊妹来,稍微带了点病容,宫里传闻说,因为陈士允的生母怀孕时候误服了药,陈士允不但早产,身子还不好,甚至那位美人也早早去世,偏偏皇帝配给陈士允的,竟是一位在流言之中,克父克母,是个克星的女子,在外人看来,皇帝彷佛不喜欢这儿子到了极点。
  内侍一边禀告,一边偷偷看着陈士允的神色,但陈士允的神色还是很淡然,彷佛不管娶谁,对他来说都一样。
  「……除了仪态规矩挑不出错处,镇远侯大小姐还十分美貌。」虽然最後这句话,内侍不该说的,但鬼使神差的,内侍还是说了出来。
  跟在陈士允身边的一个小内侍平时大概不受拘束惯了,竟然直接问道:「李爷爷,比太子妃还美貌吗?」
  太子妃石氏,出身定远侯府,而定远侯府的女儿,是以美貌宜子着称的。石氏又是姊妹们中,最美貌的一个,也难怪小内侍会有这麽一问。
  李内侍悄悄地看眼陈士允,见陈士允神色没变,这才对那小内侍道:「太子妃比王妃,更加端庄一些,毕竟临淄王妃今年才十六。」
  「李爷爷,京中曾有传言……」
  小内侍的话没说完,就被陈士允打断了,「你们今儿的话太多了些,王妃既然出身名门,美貌无比,那就是父皇对我的疼爱。」
  小内侍吐一下舌没有说话,李内侍微笑道:「是,是,王爷说的对,王爷还容奴才先告退,奴才还得回去覆命。」
  陈士允挥一下手,李内侍恭敬退下。
  小内侍立刻对陈士允道:「王爷,不是奴才多嘴,明明还有其他出身名门,美丽娴淑的女子可选,为何偏偏就给了您一个有克父克母之命不吉利的人?」

  「吉利不吉利,那是外人说的,传膳吧,我饿了。」对娶什麽样的王妃,陈士允并没多少意见,对皇家儿女来说,婚事很难随自己的心意。
  「王爷,可是苏嬷嬷说……」
  提到苏嬷嬷,陈士允就有些头疼,苏嬷嬷是他的奶娘,从小就把他看成心肝一样,因此他的三个奶娘,也就只有她一直跟着他。
  正因为苏嬷嬷看重他,得知皇帝赐婚的人选,她就很不满意,唠叨了好几天了。
  「那又如何,难道我还能去跟父皇说,让父皇给我另寻一个王妃?」
  小内侍嘻嘻一笑,「王爷,苏嬷嬷不是说了,不如再给您寻两个命格有福的侧妃,这样的话,就……」
  陈士允伸手往小内侍脑袋上打一下,「胡闹,难道还嫌我死得不够快?不晓得色是刮骨钢刀吗?」
  呸呸呸,小内侍急忙往地上吐吐沫,「王爷,您哪能说这样不吉利的话呢?苏嬷嬷说的有道理。」
  「来人!」陈士允晓得如果不打断小内侍的话,小内侍会一直说一直说,索性高声对外面说了这麽一句,立即就有丫鬟掀起帘子走进来。
  「王爷?」
  「摆膳吧,就在这里。」
  丫鬟急忙应声,出去传膳,小内侍的嘴不由嘟起,不过不敢往下说,只有些期盼地望着外面,希望苏嬷嬷能说服李公公,让李公公去和皇上说,再给他们王爷寻两个有福有寿的侧妃。
  在回廊上遇见苏嬷嬷的李内侍却不像小内侍期待的那样一口答应,他对苏嬷嬷摇头,「这事不行,苏姊姊,不是我肯帮忙,只是昨儿个陛下拟定名单时,我多嘴问了一句,按例该再有几个侧妃的,陛下不一并挑了?然後陛下就说,和贵妃商量这事的时候,贵妃说:『这侧妃之事,还是要等王妃过门之後再议,免得先定下了,到时候王爷和王妃夫妻不睦,让奶娘们进宫来请旨调停,那才麻烦呢!』」
  苏嬷嬷听完就咬牙切齿地道:「我就晓得吴贵妃瞧我们王爷不顺眼,哎,当年我们……」
  李内侍急忙对苏嬷嬷摆手,「这事,你也不要再说了,毕竟贵妃娘娘这会儿得陛下宠爱,甚至还……」
  苏嬷嬷不屑地道:「这话你和别人说说也就罢了,和我说,你当我不晓得你这老货心里在想什麽?吴贵妃这辈子啊,除非安平王做了天子,否则的话,她一辈子都当不上皇后。」
  当今太子是皇后所生,皇后身体多病,这两三年更是缠绵病榻,宫务全由吴贵妃掌管。今年三月时,曾经传出皇后一度病危不能说话的谣言,甚至有人认为,皇帝立太子,也是为了给皇后冲喜。
  当然,知道内情的人都对这说法嗤之以鼻,太子为国本,哪是随随便便就能定下来的?
  朝中早有立太子的呼声,当今太子既嫡且长,即便得到皇帝宠爱的吴贵妃试图联合朝臣推举所生的三皇子为太子,然而皇帝还是按照先例,在皇后病危之时,顺水推舟立长子为太子,并在同日立了四位王。
  二皇子为临淄王,吴贵妃所生的三皇子为安平王,五皇子为长乐王,郑婕妤所生的四皇子为渔阳王。储位已定,众王已立,照理说,吴贵妃也就该消停了。
  李内侍听到苏嬷嬷这不屑的话,对苏嬷嬷苦笑,「你我知道又有什麽用?再说陛下什麽都好,就是耳根子软了些,不然怎麽会为你们王爷选这麽一个妻子?」
  出身名门教养良好又兼十分美貌,看起来这门婚事是非常合理的,然而克父克母的传言,就算是普通人家挑媳妇都要想一想,更何况是天下至尊的皇家?
  定了这样的女子做正妻,还不让选侧妃……苏嬷嬷咬牙切齿地道:「吴贵妃,这是巴不得我们王爷死了。」
  安平王不得立太子除了不是皇后所出之外,还因他是皇帝的第三子,就算太子因为德行不良不能被立,前面还有陈士允挡着。
  吴贵妃当然巴不得一向体弱多病的陈士允赶紧死了,然而陈士允虽说体弱多病,却也活到了十七,活到了封王,那也只有在婚事上下个绊子,给他一个有克星传闻的王妃,早早把他克死了才好。
  李内侍当然明白苏嬷嬷话里的意思,只又笑了笑,「苏姊姊,你也不要这样恼怒,照我瞧来,你们这位王妃是很温柔贤慧的,再说了,虽说她母亲在她一出生就没了,可这麽多年,镇远侯还不是活得好好的,还有那位续娶的夫人也是没事,要说起来克母也该要克继母呢。」
  「若那位夫人也被克死,那就不是她克父克母了,而是镇远侯克妻了。」苏嬷嬷不以为然地说了这麽一句,接着又叹气,「罢了,既然如此,只有等她进门之後,让她少和我们王爷接触。」
  「那王爷的子嗣?」拦着王妃跟王爷亲近,这不合理吧?
  苏嬷嬷不以为然地道:「吴贵妃只是说暂时不要立侧妃,至於以後,谁能挡得住,等她过门两三年都没有子嗣,陛下就会坐不住了。」
  李内侍感觉到苏嬷嬷对素真深深的敌意,想提醒几句却也晓得只要一碰到陈士允的事儿,她就不讲道理,既然如此,也只有让将来的临淄王妃自求多福了。
  想着李内侍就对苏嬷嬷拱手告辞,「罢了罢了,这是你们王府的事儿,我也不多说了,还要回宫去呢。」
  苏嬷嬷也不留李内侍,嘴上还要刺他一句,「你这一个劲地说顾大小姐的好话,也不晓得她赏了你多少?老不死的,都没有後了,还要攒这许多银子。」
  李内侍乾笑了一声,站起身道:「我开销大着呢,苏姊姊,你忙,你忙。」
  说着,李内侍就走了,苏嬷嬷坐在屋里想了半天,唤来个丫鬟吩咐道:「你也晓得,这送到镇远侯府去的宫人,是贵妃娘娘一手安排的,我觉得我们府上也要送人去,免得王妃进了府,身边的人不熟悉王府的事,那才麻烦呢,所以你去一趟吧。」
  丫鬟愣了下,「嬷嬷,可是那些人,也会……」
  「我让你去你就去,春英!」苏嬷嬷拉下脸。
  春英急忙道:「是,不过……嬷嬷,这件事要不要禀告王爷?」
  「王爷忙着呢,这种小事就不用去说了。」苏嬷嬷一锤定音。
  春英当然晓得苏嬷嬷在王爷心中的地位,不再多言,听了苏嬷嬷的几句教导,出去点了人,又回屋收拾包袱,乘了一辆小车往镇远侯府去。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