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娘子 上 第六章
  那小夥计十分殷勤,麻利的包好了,又露着一口雪白的牙齿,多给了一个玫瑰馅儿的,「姑娘,您一口气要了这些,且也尝尝我们家鲜花馅儿的,如今都卖得很好呢。」
  正巧胭脂早起也没吃饭,稍後就先找了个地方将那玫瑰饼吃了充饥,但见里头不仅有鲜嫩的玫瑰花瓣,更有秘法炮制的浓郁玫瑰膏子,果然馥郁芬芳,吃完之後唇齿留香,连带着叫人的心情也不自觉好了。
  买完了点心,胭脂继续往东走,穿过密集的人流又走了约莫一刻钟,先去熟悉的书肆将抄的两本书换了一两六钱银子,这才算忙完了。
  如今市面上的书籍大致分两类,一类是各大官营、私营印书铺产出的印刷本,因字迹清晰精准,做工考究,价格普遍偏高,约莫都在一二两上下,便是最普通的《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这些也得数百文。
  第二类便是如江志、胭脂这般手抄的书,有留下自用的,也有许多专门送到书肆贩卖,因相对粗糙,价钱就便宜些,几乎不会超过一两。
  胭脂一手簪花小楷写得极好,打从去年开始便在这家书肆抄书,扣掉成本,每本也能赚得两百文上下,又能藉机多读书,自然是比做帕子之流划算多了。
  她又要了一刀青竹纸以作练字、画花样之用,拿好了银票和零散铜钱,先把带的东西都寄放到这里,单独拎着一斤火腿云饼去临街的书院转了一圈,不多时便失望而归。
  王书生不在,她也只好请人代为转交。
  这才多晚的功夫?她本也是掐算着时候来的,若照往常,王书生必然还在书院里头读书的,今儿怎的偏偏就出去了?
  听那几个挤眉弄眼的同窗的意思,王书生是单独一人出去的,不曾去亲戚家,连中秋前最後一次文会都推了。
  可王书生本是外地人,特地来青山镇求学的,镇上只有一个姑母,如今佳节在即,他一不会友,二不探亲……一边往码头那边走,胭脂一边无法控制的想着,他去做什麽了呢?

  越到逢年过节,一应交通枢纽就越是繁忙,距离码头还有二里地,大小道路已经挤满了人,空气中不断回荡着各色声响:讨价还价的,工人吆喝的,还有被堵住出不来跳脚的……满满的都是鲜活气儿。
  胭脂不是头一回来这里,倒是熟门熟路,拎着四斤月饼、一刀纸和一个青布包袱也走得顺顺当当,很快就到了弟弟所在的粮店外头。
  大约是刚到了一船粮食,码头那边摞了好些鼓鼓囊囊的大麻袋,一水儿健壮夥计都挽着裤腿、撸着袖子干得热火朝天,人背车拉,一派繁忙气象,只叫人挪不开眼睛。
  胭脂见状也不好上前打扰,刚准备在旁边空地等一等,哪知倒先有人瞧见她了。
  「哎哟,这不是江丫头吗?」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刚送下一车粮食,热得浑身油汗,无意中一瞥,就瞧见一群大老粗们中间俏生生的立着个仙女,「来找虎子的吧?」
  胭脂哎了声,又有些歉意道:「李叔好,倒是我来得不巧,扰了你们做活。」
  李叔也不在意,反而朝她招手,很是慈爱道:「莫站在那头,等会儿有渔船过来,弄得你一身腥气,且先进店里避一避。」
  他家中只有几个小子,一个赛一个的皮,三天两头就闯祸,十分不省心,因此见了这个乖巧懂事又能干的小姑娘,难免多偏爱些。
  胭脂也正觉站的有些不是地方,忙告罪一声,乖乖跟着李叔去了粮店墙根儿底下,又道:「您老先忙,我不急。」
  「大老远来了,哪里能不急呢?」李叔道:「也快到吃午饭的时候了,你且等着,我去叫他。」
  他是这个粮店的老人了,虽没什麽正经职位,但多少夥计都以他为首,掌柜的也不敢轻视,说话很有些分量,当下就转身进去了。
  胭脂推辞不过,忙谢了,果然不多时就见店後头猛地蹿出来个汗流浃背的小拧≠子,一边满脸喜色的往这边跑,一边大呼小叫的喊道:「姊,我就知道你这几天一准儿来!」
  他跑得快,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跟前,气喘吁吁的在胭脂面前站定了,抹着汗傻笑。
  「瞧你跑得一身汗。」胭脂又是欢喜又是心疼,忙抽了自己的帕子要给他擦。
  胭虎见那手帕上头绣着一行娟秀字体,很是精致,连忙避过,自己抓了肩膀上搭着的粗布巾胡乱抹了几把,憨笑道:「我没事,别弄脏了姊的手帕。」
  「脏了再洗就是了,」胭脂嗔怪一句,又打量他几眼,「似乎比我上回来又长高了些,我给你做了套衣裳,尺寸是放开了的,这倒是正好了。可有按时吃饭?没生病吧?有人欺负你不曾?银子够吗?」说着,就把月饼连着一个小纸包递过去,「过节了,你也尝尝,那两包是给你义兄的,人家教你不容易,你今儿就抽空送过去吧,多少是个心意。我又赚了点银子,不多,你先拿着用,出门在外可不能没钱傍身。」
  前面倒还好,胭虎美滋滋的接了月饼,姊姊说一句他就哎一声,可听到後面的银子,整个人都跳了起来,「不用不用,我真不用,姊,我有钱呢!」
  他力气大,一个人恨不得能干三个人的活儿,更难得的是还识字会写,上到掌柜的,下到李叔他们对他都不错,月钱挣得也比旁人多得很,店里又包吃住,他也没什麽花销,不赌不嫖,根本不缺银子。
  胭脂却不信,更不放心,「哪里够花!你如今还在长身体呢,没听那话吗,半大小子吃穷老子,饿得快呢。饿了也别忍着,买些东西吃,我不能时时过来看你,衣裳鞋袜的,自己也能看着添减……」
  本是好好的团圆,可她却不知怎的,说着说着鼻子就酸了起来,弄得胭虎也红了眼眶。
  「姊,你别哭,我如今也能挣钱了,回头还能养你呢!对了,你且等等,我还给你买了东西呢!」说完,也不等胭脂反应,迳自抓着那几包月饼跑回去了。
  胭脂飞快的抹抹眼角,不多时就见那小子去而复返,手里还抓着个红色的锦袋。
  「姊,姊,你快打开看看,喜不喜欢?」胭虎美滋滋的把锦袋塞到她手中,迫不及待的催促着,像一条急於得到认可的小狗,「我一眼就相中了。」
  胭脂刚接过来就觉得掌心一沉,怕不得有二两多重,瞬间明白了,「你又乱花钱!」
  但凡她哪次来,这小子总要折腾点花样,不过以往多是城中时兴的上等糕饼果子,他自己不舍得吃,姊姊来了却必要买几块给她,如今倒是越发财大气粗起来。
  胭虎却只是嘿嘿笑,一个劲儿的催着她打开瞧。
  胭脂感慨万千的摸了摸他热气腾腾的脑袋,一时心绪翻滚,果然从里头倒出来一个红绳穿着的沉甸甸银坠子。
  那银坠子不过拇指肚大小,打造得十分精致,正面是立体的莲花,莲心处还窝着一只活灵活现的蜜蜂,背面刻着「平安康健万事顺遂」八个蝇头小字。
  这是胭脂长到这麽大以来,得到的第一件首饰。
  她爱不释手的摸了几下,然後就有些心疼,「很贵吧?你哪儿来的银子呀!」
  见她当真喜欢,胭虎笑眯了一双眼睛,又摇头,「不贵不贵,我有的是力气,大家都干不过我,我还剩下银子了哩!」
  殊不知他越这麽说,胭脂就越心疼,眼里几乎要掉下泪来。
  又听胭虎道:「我原本想买簪子或是镯子,可都太打眼了,你在那边住着,难保不生事端。倒是这个坠子,又精巧,又不惹眼……」说完,他将胸膛拍得砰砰响,大声道:「姊,你只管把钱拿回去,也不必再给我,我还要给你银子呢!」
  粮店是计件发工钱,干得越多挣得越多,他天生力气过人,工钱自然也多,寻常夥计一个月顶了天能有一两半,可他卯足了劲儿,有时候竟能拿到二两多,又节省得很,着实攒了点钱。
  月前大夥儿商议着给家人买东西,胭虎也趁去找义兄学功夫的当儿在城里转悠,一眼就瞧见了这个银坠子。
  坠子本身重二两三钱银子,再加上工费,掌柜的张口就要三两八钱,胭虎略一犹豫也就买了,於是出来的时候身上就只剩下几百个铜板。
  不过这是给他姊的,天下头一等的姊姊,花得值!
  可如今胭脂问起来,他却不敢说实话了。
  胭脂知道这个弟弟脾气倔,既然打定主意不说,那就谁也问不出来,也就不再多言,立即戴上了,又爱不释手的摸了几下,连着问了好几遍,「姊戴这个好看不?」
  「好看!」胭虎答得斩钉截铁,「我姊怎麽着都好看!」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