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跳错墙 中 第四章
  老鸨子自懂察言观色,立即将大鱼大肉、烈酒、果蔬堆上桌面。老鸨见奈嘉宝已有了笑模样,嬉笑怒骂道:「姑娘们别猴急啊,先让小爷吃饱了,否则哪有体力关照你们,哈哈。」
  奈嘉宝举起一只鸡腿塞进嘴巴,有体力我也伺候不了姐儿几个。
  窑姐们见奈嘉宝低头猛吃,不由大眼瞪小眼互相张望。
  「小红给爷唱个曲儿吧?」
  「唱吧。」
  「小绿给爷跳支舞吧?」
  「跳。」
  「小紫给爷斟酒。」
  「倒。」
  「小蓝给爷挟菜。」
  「嗯。」奈嘉宝眼皮不抬,甩开腮帮子一通猛嚼。

  「小青给爷宽衣。」
  「脱……不不不,不脱!」奈嘉宝鼓囔着一抹嘴,「我说赤橙黄绿青蓝紫,你们究竟让不让爷消停吃饭。」
  「可爷是逛窑子又不是来吃饭的。」
  奈嘉宝顿感欲哭无泪,抬起头环视四周,她是在吃饭不假,而这些浓妆艳抹、庸脂俗粉的窑姐舔舔下唇准备吃了她。奈嘉宝从怀里掏出一把银子扔在桌上,「拿银子滚蛋,爷看不上你们。」
  窑姐儿看见银子,各个眼珠发绿,蜂拥抢了银子可不算完事,更是如狼似虎地向奈嘉宝怀里扎,动手动脚、上下齐摸。
  奈嘉宝顿感汗颜,护住胸口跳到墙角,「你们都啥人啊,给了银子还不放过我。」
  其中一位相貌丑陋的窑姐扭过来,含笑带笑地撇开头,「爷若看得上小红,小红绝不收大爷一两银子。」她扯扯奈嘉宝衣领,「小红巴不得陪您过夜,嘻嘻。」
  奈嘉宝听此话犹如晴天霹雳般顺头顶炸开,她慌乱摇头,「不、不必了,爷不乐意。」
  小红嘟起嘴不悦地站到一边,奈嘉宝以为终可脱身,只见其他姑娘饿虎扑食再次发起猛攻,她耳边不停环绕三个字,那我呢、那我呢……
  奈嘉宝此刻已知後悔莫及是啥滋味,这妓院可真不是好人来的地方,不是你想走就能出去的鬼地方,不把嫖客剥骨抽筋、扒乾吸净绝不撒嘴。幸亏奈嘉宝动了个心眼,在进门前把银票塞在鞋垫下,否则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她还在想,一窑姐已搂住她脖子凑过嘴要亲,奈嘉宝惊慌失措地瞪大眼睛,情急之下踹了那窑姐肚子一脚,窑姐吃不住力一弯腰卧在地上,顿时哭天抢地大呼救命,「红妈妈,您快来呀,客人动手打咱们啊,呜呜……」
  红妈妈也就是刚才那位老鸨子,她瞬间带上几个手持棍棒的打手冲进屋内,似乎一切早已安排好似的,一边虚情假意安慰窑姐,一边不分青红皂白快速将奈嘉宝五花大绑。
  奈嘉宝看透这蹩脚的把戏,刚才装出一副可怜相的红妈妈早已翻脸不认人,这哪是开妓院,分明是明目张胆抢钱啊。
  红妈妈双手环胸,阴阳怪气一歪嘴,「这位小哥,本店纵然有招待不周的地方,您也不该动手打人呀,您也知道咱们是靠脸蛋吃饭的地儿,这不是毁咱买卖吗。」
  「呸,一个一个长得歪瓜劣枣还没爷脚後跟儿好看呢,你就是存心憋着黑我。」
  红妈妈不由张望眼窑姐,乾咳声奸笑,「不管咱姑娘相貌如何,您也不能拆咱台面。咱以礼相待好吃好喝,领来姑娘伺候您,您不待见咱可以换呀,打女人也不算有出息吧。」
  奈嘉宝面红耳赤、暴跳如雷,「换个屁,烂柿子堆里挑不出水蜜桃。你别跟我扯闲篇,想要多少银子赶紧张嘴。」
  红妈妈见诡计早已识破,抿嘴一笑,「哟,小哥懂事儿呀。咱这不是没辙了吗,您随便打赏个一千几百两就算完事儿。」整条纸醉金迷大街亦是互通的买卖,互相关照生意,和气生财。红妈妈已得可靠消息,奈嘉宝刚刚在赌场赢了一千三百两,一般有头有脸的客人她也不敢如此放肆,这不是赶上个粗衣布衫的毛头小子了吗,她不动手自有人抢去。
  奈嘉宝眼前一黑差点没厥过去,「行啊,老鸨子,你是算计好我身上有多少银子了吧。我还告诉你,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红妈妈脸色一青,嘴角向下一撇,「给老娘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搜。」
  一声令下,窑姐们如苍蝇叮上肉般呼啦围上,七手八脚在奈嘉宝身上肆意狂搜。
  「啊啊啊,别碰我!」
  窑姐抓住奈嘉宝胸口处一捏,软软绵绵,不由闪开手,「呀,红妈妈,这是个女人,怪不得对咱们没兴趣呢。」
  「不是女人也对你们几根老黄瓜没兴趣。」奈嘉宝行事败露,也懒得再兜圈子。
  窑姐们变了脸,各个目光凶狠地瞪上奈嘉宝,突然一拥而上拳脚相加,对她一阵爆打。奈嘉宝双手被反绑,想还手都没机会,只得低下头到处乱躲。犯众怒可,犯小人可,犯妓女只能吃不了兜着走。
  「都给老娘住手!」红妈妈大声一喝,命打手、窑姐们纷纷退下。
  红妈妈围着奈嘉宝转三圈,一扬手扯下她头上的发箍,如青丝般的顺直长发顺奈嘉宝头顶散落洒到腰间。红妈妈得意一笑,毫不客气地挑起她的下巴,待审视片刻後,更是满意得不得了,红妈妈一副柔声细气的软化声调,「哟,还有几分姿色呢。」
  奈嘉宝见红妈妈一脸算计自己的坏笑,顿感大事不妙,「你不就是想要银子吗,我给你。」
  红妈妈噗嗤一笑,摊开手缓慢开口,「瞧咱这记性,是呀、是呀,一万两。」
  奈嘉宝呈呆傻状,「你开啥玩笑,把我卖了也不值那麽多银子。」
  红妈妈欢喜拍掌,「有呀、有呀,咱卖你。」
  奈嘉宝真愣住了,她这回是结结实实掉坑里了,忙道:「我嫁过人了,而且我夫君也在这城里,你别欺人太甚啊。」
  红妈妈此刻哪听得进去那些话,她毫不留情地扯开奈嘉宝的衣襟,一副清瘦白皙、均匀适中的美丽胴体立刻展现她的眼前。
  「你这老妖婆子想干啥啊,滚开、滚开,别摸我!」奈嘉宝见她伸出魔掌,如兔子般在屋里乱蹦躲避,她现在只想狂抽自己一百个大耳刮子外带踹两百脚。
  「呃!」奈嘉宝因行动不便被红妈妈一把拽住头发甩到床榻边,红妈妈一提裙角坐到奈嘉宝腹上,手指肆无忌惮地在她皮肤、胸口处抚摸。
  奈嘉宝皮肤柔滑稚嫩、酥胸坚挺、双腿纤细笔直,相貌更是一等一的清纯靓丽,凭藉红妈妈多年的卖肉经验,断定奈嘉宝一定会成为纸醉金迷大街的头牌姑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老娘明一大早便高挂红牌迎客。」说着还不忘打量奈嘉宝,「会唱曲吗?」
  「不会。」
  「弹古筝、吹笛子呢?」
  「不会。」
  「跳舞、吟诗作对、讲笑话呢?」
  「不会、不会,我除了吃、喝、赌、打架、睡觉,啥都不会。」
  红妈妈扬声掩唇一笑,「行,会睡就行了。」
  奈嘉宝此刻不服软是不行了,她低声下气地央求道:「老妖……大姐、大婶、美女、天仙,我真是嫁过人的,您行行好放过我吧,我夫君若得知我被关进窑子会杀了我,还会杀了您的。」
  红妈妈眉飞色舞,故作欢喜,「嫁过人好呀,懂房事还省得咱再教了。」
  「你凭啥让我做娼妓啊,我又没卖给你。」
  红妈妈显然早有准备,展开木箱,「姑娘何名讳?」
  奈嘉宝眼珠一转,「我叫小宝,咋了?」
  红妈妈点点头在一张宣纸上写了几个字,然後拿出红油印在奈嘉宝拇指上一沾,还未等奈嘉宝反应,红妈妈已将红红的指印按在卖身契上,清脆一笑,「这不就齐了,卖身契都有了。」
  奈嘉宝抽抽嘴角,她连後路都给红妈妈想好了,她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啊。她立刻换了态度,「你这是逼良为娼,会遭报应的!」
  「哟,那咱的报应可多了去的,多你一个不多,呵呵。」
  奈嘉宝锲而不舍,拖延道:「若给你一万两,能放了我不?」
  「能,等你有了银子再跟咱说,明个先迎客。」红妈妈心不在焉应声,笑盈盈地走出房门,「小宝姑娘好生歇息吧,养足精神才好替咱赚大把银子哦,哈哈哈!」随即,红妈妈在一阵阴阳怪气的笑声中扬长而去。
  奈嘉宝心灰意冷地躺在被褥上,这啥世道啊,银子被搜刮一净不说,还稀里糊涂沦落成卖身女。
  她试图动动绳子,粗糙结实的麻绳紧紧镶在她手腕上,顿时哭天喊地地扯开嗓子大声求救,内心後悔不已,「何云炙,救命啊,早知如此我就该听你的话不乱跑,快来救我啊!」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