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还能爱 第三章
  匆忙的将妈妈准备的爱心早餐囫囵吞枣的塞进嘴里,徐含星边跑边穿上外套,牙齿努力咀嚼吐司,抓着背包就往门外冲。
  徐母看到女儿匆忙出门的冒失样,忍不住叮咛,「小星啊,注意路上安全喔。」
  徐含星随口回了句「知道了」,穿上布鞋,以百米的速度冲向巷子口的公车站牌准备搭公车。
  昨天在果园碰到安之权,让她整晚都睡不好,一直辗转难眠到凌晨三、四点才入睡,结果就睡过头了。
  虽然医院规定八点才是上班时间,但是安之权七点半就开始查房,而她都会提早一小时先去把病人资料看过,等到安之权查房的时候,她才能一一报告病人的状况。
  但是今天她居然睡到连闹钟都没有听到,一直到七点才被徐母的大嗓门叫醒。
  她的机车昨天晚上也去送修,徐父待会要开车去果园忙,家里没有其他交通工具,所以她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巷子口那班七点十三分的公车。
  她已经确定无法七点半跟上查房时间,但如果她连公车都搭不上,那她肯定连八点之前的打卡上班都赶不上了。
  徐含星娇小的身子在巷子里狂奔,一心只想赶上公车,完全没有注意到前方一辆黑色轿车已经打警示灯要弯进巷子来,当她发现时两条腿已经来不及刹车,徐含星就这麽直接用跑百米的速度撞上那辆黑色轿车,再反弹跌到柏油路上翻滚两圈。
  一阵天旋地转,徐含星眼前一片黑,在失去意识之前,她似乎听到一串熟悉而紧张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徐含星是被全身恐怖的疼痛给痛醒的,她徐缓睁开酸涩的眼睛,耳边传来母亲跟父亲的交谈声音。

  「妈……爸……」她吃痛的发出闷哼,尝试要移动身体坐起,但稍微一动肌肉就传来剧烈的疼痛,痛得她不敢轻举妄动。
  「你这孩子总算醒来了!你知道你昏睡一天一夜了吗?吓死我们了!」徐母睁着红通通的眼睛,赶紧上前把女儿扶坐起来。
  「我怎麽……全身都好痛……」她是被车辗过是不是?
  「你还说!你怎麽蠢到自己跑去撞车啊?」徐母只要想到女儿用跑百米的速度冲去撞人家的车,就觉得自己女儿有够蠢的!
  一开始发生车祸的时候,他们夫妻还想说宁静的小巷子内怎麽会出现那麽大的碰撞声,於是立刻开窗户探头查看是怎麽回事,才发现是自家女儿倒在马路上不省人事,吓得他们立刻冲出门救女儿。
  「噢……好痛。」她缓慢的坐起身,痛得龇牙咧嘴,她怎麽好像听到妈妈说她跑去撞车?
  「妈,你说我自己跑去撞车?」她声音嘶哑的问。
  徐母担心女儿,倒了杯水递给她,没听仔细她的破锣嗓说了些什麽,「你一整天都没有进食,先喝点水吧。」
  坐在沙发上的徐父倒也镇定,见到女儿醒来就安心了,没有徐母的叨念。
  徐含星接过水杯一饮而尽,乾渴的喉咙终於得到一点滋润。
  这时病房门被开启,进来的是小雯,她一看到徐含星醒过来,惊喜的笑开了脸,「含星学姊,你终於醒啦!太好了!」
  「啊,是小雯呀。」徐含星愣愣地看着笑咪咪的小雯,突然想起自己正在住院,那她的工作要怎麽办?
  「我现在住院了,那我的工作怎麽办?」
  「学姊,你现在是病人就安心养病啦,不用担心安医师没有人跟啦!不过你也知道安医师的脾气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扛得住的,所以可能要苦了帮你代班的小刘学姊。」小雯知道徐含星在担心什麽,手上核对着药物,嘴巴叨叨念着。
  果然……徐含星头疼的低吟一声。
  安之权在工作上的坏脾气人尽皆知,就是因为没有人想忍受他的坏脾气,所以她这个菜鸟才会被指派去跟他,结果才跟他一个多月,就听组长说安之权直接指定以後都要她跟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麽,後来她才觉得,也许就是因为自己都骂不还口,所以才被他指定御用。
  不过现在她住院了,帮她代班的学姊可就惨了。她怎麽对得起替她代班的学姊呀?
  「对啦,你担心工作干什麽?」徐母没好气的说,「那个安医师把你撞成这样,他工作如果有问题也不是你的错,他要自己想办法啦!我都还没有骂他把我的宝贝女儿撞成这样了。」
  「什麽安医师把我撞成这样?」徐含星这下傻了,「妈,你在说什麽?」
  「把你撞晕的肇事者,就是你每天都喊着要把他碎屍万段的安医师啊!」徐母没好气的说着。
  徐含星尴尬地制止徐母说下去,提醒道:「妈,这里是医院……」
  那些话是她宣泄上班遭受鸟气所说的情绪话,没有其他的意思,要是被安之权听到,那她还要不要在这间医院工作呀?
  一旁的小雯听到徐母毫不修饰的抖出徐含星私下宣泄情绪的言论,立刻笑得东倒西歪,「哈哈哈,笑死我了!学姊,你真的都这样骂安医师发泄喔?如果被他听到你可就惨了。而且含星学姊,我听说安医师的车头都被你的百米冲刺撞凹了,你到底是跑多快啊,居然把那麽硬的车头撞凹……哈哈哈……」
  徐含星头痛的低吟,「我的天啊……」她到底有多丢脸啊?
  「你们在说我什麽?」一道低沉的嗓音突然响起,众人立刻往声音方向看去,只见安之权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门口。
  徐含星小脸瞬间暴红,立刻伸手扯住自家老妈的衣服暗示她,就怕老妈心直口快外加超级直肠子的个性会把她私下的情绪话都抖出来,到时候她要怎麽跟安之权共事?
  安之权的出现让病房内原本热闹的声音瞬间消失。小雯迅速把点滴接上,口服药放在桌上吩咐了声饭後要吃,便飞快的推着治疗车离开病房。
  安之权的疑问没有人回答,他一双又黑又深邃的眸子盯着病床上的徐含星,「你醒了。有哪里特别不舒服吗?」
  「呃,还好,只是身体很痛而已。」她嗫嚅的说。不知怎地,她觉得很丢脸,居然自己跑去撞安之权的车,超丢脸!
  安之权轻轻点头,并没有察觉到徐含星的心思,对站在一旁的徐氏夫妻说:「徐先生、徐太太,这次含星出车祸我也有责任,住院相关费用我会处理。另外,我会请二十四小时专业看护照顾含星,预计今天中午会到,请你们不用担心。」
  徐家两老瞬间被眼前这个一开口就诚意十足的安大医师给愣住了,徐母原本到嘴边的碎念也顿时消失无踪。
  「安医师,这件事情是含星的问题比较多,你没有跟我们求偿修车费用,请看护和住院费用我们自己处理就好了,不能再劳烦你了。」徐父挥挥手拒绝,毕竟是非对错他还知道。
  「不,这件事我坚持用我的方式处理。我是含星的上司,她出事我也有责任,所以这件事就照我说的处理吧。」
  其实徐母嘴巴念归念,她也知道是自己女儿没看路才会这样,所以当安之权提出诚意时,她很快就接受了。
  徐母露出笑容,制止又要开口说话的徐父,接着对安之权说:「那就谢谢安医师的照顾了。」
  看来这个年轻人还满有礼貌跟责任心,也没有像女儿每天在家又吼又骂的那麽坏嘛。
  安之权摆摆手,「应该的,别这麽说。」
  他转头对着躺在病床上的徐含星说:「你的一些检查我都看过了,暂时没有大碍。脑部也没有受损。身体因为受到猛力撞击应该还会再痛个几天,我会开一些止痛药让你缓解不舒服。另外,从今天起你就请病假两个礼拜吧,好好休养,如果还有其他问题再跟我说。」
  徐含星因为他的注视而觉得一阵脑热,「没关系的,我可以照顾我自己,不用什麽看护。」又是医疗费用,又是看护费用,他这些补偿会让她无地自容。
  分明是她自己跑去撞人家的车,他没有跟她索赔修车费就不错了,还要替她承担医药费,她怎麽好意思再让他多花钱。
  「就照我说的这样吧,我先去做检查了。」安之权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向徐家两老点点头,便出去了。
  徐含星困扰地望着那扇已经关闭的房门,不想占人便宜的心态让她无法完全接受安之权提供的补偿。
  但他们之间的共事关系,从来就是他说了算,她要怎麽拒绝他才好?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