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还能爱 第三章
  褚璋赫的一双儿女当中,就属小男孩最爱哭,也让他最想捉弄。
  不过每当安之权把小鬼头捉弄到哭后,就会立刻开溜,把爱哭的小鬼留给褚氏夫妇自己哄。
  「我去找冰块来给你冰敷好了。」他双手一摊,起身往方才来的路走去,赶紧开溜。
  她今天有点心不在焉了。
  从碰到安之权以后,她的脑袋里一直浮现他们一家幸福的身影,接连做错了好几杯饮品,搞得一旁的小楷也看不下去。
  「小星姊,这边我来就好了,再半个小时阿伦也要来上班了,不用担心我这边,你还是去帮徐叔徐妈好了。」小楷接过徐含星手中的摇摇杯,用屁股把她顶出狭小的工作区。
  「欸,小楷不要啦,我可以……」
  「你再留下来会害我被客人骂死啦,快走!」
  徐含星娇小的身子被小楷一七八公分的高身兆身板瞬间顶退好几步,她本来还想抗议,但顾及旁边还有许多客人等着买饮料,只好作罢的垂头离去。
  小楷是徐父雇用的假日工读生,是大学二年级生,平常日都在上课,假日就会到徐家果园工作,和徐家人都很熟识,相处起来就像一家人一样,所以对徐含星他也没在客气的,直接将心不在焉的她轰走。
  「臭小楷,竟然在那么多客人面前用屁股撞飞我,丢脸死了……」徐含星忿忿地边走边碎念,完全没在看前方正好一堵活动肉墙朝她走过来,砰地就往那堵肉墙撞上去。

  徐含星瞬间眼冒金星,差点站不稳的软脚,她反射的迅速抓握住眼前的东西,才没有整个人跌倒在地。
  「你走路怎都没在看路。」安之权蹙起浓眉,低头瞪着双手紧紧抓住自己衣服的人儿,轻斥道。
  眼前这个有点冒失的人儿,是他工作上的伙伴。
  跟她共事快两个月,他与她之间仅有的交集就是交代公事,其余不相干的,或是公事以外的闲话家常都不曾有过。
  他的原则是只要在医院里面他们就是同事,而工作就是工作,其他不必要的话就不必多说。
  刚才看到她在那边摇饮料,他其实也没想多说什么,只是礼貌性的询问一下,毕竟她也算是他的员工。
  徐含星还没抬起头看来人是谁,就被他熟悉的嗓音给吓得倒退三步。
  她怎么谁不去撞,偏偏撞到她的老板?那个常常把她吼到背脊发凉的恐怖老板!
  徐含星摀住撞疼的鼻子,抬头望进他一双略带责备的黑眸。
  「安医师,对不起。」匆匆低头道歉,徐含星不想再多说什么的绕过他要离去,他显露出的责备神情,让她觉得自己很像是个没规矩的孩子。
  「等等。」他早一步挡住她的路。
  徐含星没抬头,手依旧摀着疼痛的鼻子。
  「你有没有冰块可以给我?我朋友脚扭到了要冰敷。」
  经过假日的忙碌,星期一上班日徐含星差点爬不起来。
  匆忙的将妈妈准备的爱心早餐囫囵吞枣的塞进嘴里,徐含星边跑边穿上外套,牙齿努力咀嚼吐司,抓着背包就往门外冲。
  徐母看到女儿匆忙出门的冒失样,忍不住叮咛,「小星啊,注意路上安全喔。」
  徐含星随口回了句「知道了」,穿上布鞋,以百米的速度冲向巷子口的公车站牌准备搭公车。
  昨天在果园碰到安之权,让她整晚都睡不好,一直辗转难眠到凌晨三、四点才入睡,结果就睡过头了。
  虽然医院规定八点才是上班时间,但是安之权七点半就开始查房,而她都会提早一小时先去把病人资料看过,等到安之权查房的时候,她才能一一报告病人的状况。
  但是今天她居然睡到连闹钟都没有听到,一直到七点才被徐母的大嗓门叫醒。
  她的机车昨天晚上也去送修,徐父待会要开车去果园忙,家里没有其他交通工具,所以她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巷子口那班七点十三分的公车。
  她已经确定无法七点半跟上查房时间,但如果她连公车都搭不上,那她肯定连八点之前的打卡上班都赶不上了。
  徐含星娇小的身子在巷子里狂奔,一心只想赶上公车,完全没有注意到前方一辆黑色轿车已经打警示灯要弯进巷子来,当她发现时两条腿已经来不及刹车,徐含星就这么直接用跑百米的速度撞上那辆黑色轿车,再反弹跌到柏油路上翻滚两圈。
  一阵天旋地转,徐含星眼前一片黑,在失去意识之前,她似乎听到一串熟悉而紧张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第二章】
  徐含星是被全身恐怖的疼痛给痛醒的,她徐缓睁开酸涩的眼睛,耳边传来母亲跟父亲的交谈声音。
  「妈……爸……」她吃痛的发出闷哼,尝试要移动身体坐起,但稍微一动肌肉就传来剧烈的疼痛,痛得她不敢轻举妄动。
  「你这孩子总算醒来了!你知道你昏睡一天一夜了吗?吓死我们了!」徐母睁着红通通的眼睛,赶紧上前把女儿扶坐起来。
  「我怎么……全身都好痛……」她是被车辗过是不是?
  「你还说!你怎么蠢到自己跑去撞车啊?」徐母只要想到女儿用跑百米的速度冲去撞人家的车,就觉得自己女儿有够蠢的!
  一开始发生车祸的时候,他们夫妻还想说宁静的小巷子内怎么会出现那么大的碰撞声,于是立刻开窗户探头查看是怎么回事,才发现是自家女儿倒在马路上不省人事,吓得他们立刻冲出门救女儿。
  「噢……好痛。」她缓慢的坐起身,痛得龇牙咧嘴,她怎么好像听到妈妈说她跑去撞车?
  「妈,你说我自己跑去撞车?」她声音嘶哑的问。
  徐母担心女儿,倒了杯水递给她,没听仔细她的破锣嗓说了些什么,「你一整天都没有进食,先喝点水吧。」
  坐在沙发上的徐父倒也镇定,见到女儿醒来就安心了,没有徐母的叨念。
  徐含星接过水杯一饮而尽,干渴的喉咙终于得到一点滋润。
  这时病房门被开启,进来的是小雯,她一看到徐含星醒过来,惊喜的笑开了脸,「含星学姊,你终于醒啦!太好了!」
  「啊,是小雯呀。」徐含星愣愣地看着笑咪咪的小雯,突然想起自己正在住院,那她的工作要怎么办?
  「我现在住院了,那我的工作怎么办?」
  「学姊,你现在是病人就安心养病啦,不用担心安医师没有人跟啦!不过你也知道安医师的脾气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扛得住的,所以可能要苦了帮你代班的小刘学姊。」小雯知道徐含星在担心什么,手上核对着药物,嘴巴叨叨念着。
  果然……徐含星头疼的低吟一声。
  安之权在工作上的坏脾气人尽皆知,就是因为没有人想忍受他的坏脾气,所以她这个菜鸟才会被指派去跟他,结果才跟他一个多月,就听组长说安之权直接指定以后都要她跟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她才觉得,也许就是因为自己都骂不还口,所以才被他指定御用。
  不过现在她住院了,帮她代班的学姊可就惨了。她怎么对得起替她代班的学姊呀?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