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娇柔易推倒 下 第五章
  她当然不愿意女儿受那样的委屈,三从四德说得好听,可真要替自己丈夫安排妾室,到头来苦的还是女子。
  听到女儿说得肯定,杜氏也是大感欣慰,王爷爱重女儿,这王府中大丫头一人独大,至於外面那些个酸话,不听也罢,同时心中暗自窃喜,庆幸女儿有个好夫婿。
  母女两人又说些家常,杜氏说到那新嫂子王氏,「是个会过日子的,平日里和和气气,不骂不吵的,你大舅现在知礼多了,你外祖母也照顾得好,褥子什麽的都换得勤。」
  莲笙笑着听她说,其实这些事情她早已知晓,并且杜家搬到朝阳街的事情也知道,王氏为人着实有几分手段,杜大舅现在是对她俯首帖耳,言听计从。
  那王氏本就是大家闺秀,收拾起杜大舅这样的村夫还不是手到擒来,夫君也透露过,只要杜家以後识趣,他便不会再出手。
  至於郭氏母女,听说已被人带去疆外,生死听天由命,可以肯定的是,两人再也不会回来。
  与此同时,朝阳街,在院子里的王氏正替杜大舅做着衣裳,突然窗户外掷来一个纸团,她打开一看,脸色大变,上面写着——萧公子回京!
  隔日,下朝後,洪大被众多大臣围在中间,大家的恭喜声不绝於耳,洪大很是受用,现在他也算是渐渐摸到一些朝堂上的门道,反正少说多听,於是他也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只一一微笑回礼。
  曹侍郎立在一旁,心知众人不敢去向王爷道喜,转而朝康乐侯下手,见洪大现在倒是游刃有余,轻轻地笑了笑。
  旁边的大臣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这曹侍郎好眼力,居然早早就与康乐侯交好了。
  殿外的另一侧,夏明启摇着扇子,带笑地拦住霍风,「恭喜摄政王,府中要添丁。」

  赵珩一摇三晃地走过来,接过话头,「哟,我可是记得,理亲王府也要进人口呢。」
  夏明启脸上现出喜色,「那大家同喜,太医把脉,本王爱妾这胎必是儿子,到时候若摄政王生下女儿,咱们还可以结个亲。」
  霍风闻言,脸色一冷,看着他,冷声道:「不过是低微的庶子,理亲王慎言。」
  夏明启心中对这话恨得不行,愣是还要挤出三分笑来,「是本王说笑了,摄政王不必放在心上。」心中却是打定主意,等儿子一出生便记在王妃名下,请封为世子,看以後谁还敢说他儿子是庶子,这摄政王的女儿,他儿子娶定了!
  且不说夏明启这一番计较,等他走远,霍风看着他的背影,眼神如刀锋般冰冷刺骨。
  「萧长桓已入京,夏明启将他安排在京郊的庄子上。」赵珩在旁边小声地说着,眼睛也如看废物般地看着夏明启的背影。
  霍风收回目光,「哼,一对蠢东西。」
  说罢,赵珩笑了起来,「还没恭喜摄政王。」
  「多谢。」霍风的脸色缓和下来,迈开大步,疾步离宫。
  然而还没等霍风回府,陛下的赏赐和太后的赏赐便如流水般抬到了王府,柳嬷嬷与她的丈夫董伯一一将东西登记入册。
  自朱氏离府後,柳嬷嬷觉得她的日子从来没有这麽舒心过,再也不用事事受朱氏的管制,且王妃是个心善的,只要用心办差,一律赏罚分明,如今又怀上小主子,府中从前沉寂多年,如今终於换新颜。
  同摄政王府的欢乐喜庆不同,鲁国公府的某个院子里传来一阵摔东西的声音,下人们都躲得远远的,连含秋都不敢近前。
  房中,姜蕴雪往日里温婉的脸上全是恨意,那扭曲的面容哪里还有以前的半分美貌,她心里咒骂连天,那破落户怎麽如此好命,入府不到三个月便能有喜。
  想到那些下人们躲在暗处说的话,什麽摄政王得妻後,爱若珍宝,一见便错不开眼,只恨不得天天黏在榻上,也难怪那新王妃能在这麽短的时日便有身子。
  这话听得她的心一阵绞痛,眼中的怒火冲天,那几个乱嚼舌头的下人,当下就被她发卖了。
  当天在寿安宫中被拒婚,她虽未当面听见,想来那人的语气也不会有多好,便是京中未流传开来,可有心的人还是有所耳闻。
  唯一疼爱她的祖母气得差点病倒,她那蠢笨了一辈子的娘还弄不清怎麽回事,糊里糊涂地将几张京中世家子弟的画像送到她房中,让她挑选,把她苦得没法说;那兴灾乐祸的嫂子,满脸的鄙夷神情,刺得她更加苦痛!
  她应该是上天眷顾的女子,尊贵的出身,出众的容貌,就应当比肩世上最矜贵的男子!
  这时,含秋在外面小声地说道:「县主,国公回府了。」
  离家五载的祖父终於回府了,这是不是代表祖父已经原谅祖母了?
  姜蕴雪赶紧平复情绪,让含秋给她梳妆,镜中的女子慢慢呈现出往常娇美的模样,换上蓝底红梅的衣裙,款步朝主院走去。
  鲁国公坐在上首,旁边的大安氏讨好地看着自己的夫君,刚才见夫君连箱笼都搬了回来,想来这下是不会走。
  「蕴雪见过祖父。」
  见到心爱的孙女,鲁国公的脸色才好看起来,「雪儿快起来。」
  「祖父,您这回可别再走,雪儿还有很多东西要请教祖父呢。」姜蕴雪略带撒娇地对着鲁国公说道,就近坐在他们的身边。
  下面的沈清瑚冷笑一声,开口道:「祖父,孙媳也恳请您留在府中,好让我与夫君尽尽孝心。」
  「好好,都是好孩子。」鲁国公欣慰地看着她们,眼睛却不看老妻一眼,气得大安氏直瞪眼,又不好发火,生怕再将丈夫气出府,她得不偿失。
  鲁国公看着孙女儿,感慨道:「雪儿一转眼都这麽大了,是祖父耽误你,这次祖父一定会为你选个如意郎君。」
  「只要祖父、祖母和好如初,身体康健,雪儿什麽都可以做。」
  「好,听到你这话,祖父心甚慰。」
  沈清瑚的脸色更加冷淡,「祖父,小姑子这样的才貌,放眼京中,怕是没有几个人能配得上。」
  大安氏见丈夫果真要住下,也有了底气,便道:「若说身分尊贵,京中无人能及摄政王。」
  可这话一出,鲁国公将杯子一放,瞪了她一眼,「糊涂!摄政王已娶妻,你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
  被丈夫一瞪,大安氏立马住口,下首的沈清瑚听了,眼中讥色更盛。
  想着那天见到的人,鲁国公心中百感交集,要不是他亲眼见过烟娘的屍身,当真要怀疑起那人和烟娘的关系,而且就冲着她和烟娘几乎一样的长相,他也不会让人去坏她的姻缘!
  夜里他独坐书房,慢慢地从暗格中抽出一个卷轴,小心翼翼地展开,些许泛黄的纸上,漫天的飞花中立着一位巧笑倩兮的少女,面貌与摄政王妃有八分相似。
  少女手中执着一朵桃花,明眸流转,脸若粉桃,嘴角微嘟着,带着不谙世事的天真。
  鲁国公的手轻轻地抚着那少女的面容,满是怀念地想起当年——
  她像仙灵般从山间走来,停在路边,恰好他的马车经过。
  少女很自然地搭话,他当时被那美色晃得眼光,少女身边的婆子和小丫头连连摇头,示意她不要随便上人的马车。
  可少女娇笑着,「这位哥哥看起来就不是坏人。」
  婆子和丫头无法,只能由着她。
  那几天,他抛开手中的事情,带着她逛遍街市,很快便掳获那少女的芳心,越是与她相处,就越为她的烂漫倾倒,他忘记家中的妻儿,在一个夜里,两人明月为证,结成了夫妻。
  那少女便是烟娘,得知他要回京,无论那婆子和丫头如何劝说,她都要执意与他同归,气得那婆子无法,只说要回去请示老爷和夫人才能定夺。
  可他怕夜长梦多,次日一大早便携带烟娘和那丫头入京,并将两人安排在一间小院中。
  他告诉烟娘,他只是个小官。
  烟娘不在意,反而安慰他,房子不大没关系,住着舒适就行。
  很快地,烟娘便怀了孕,产下他们的女儿。
  他一直小心翼翼地瞒着她,等女儿五岁时,妻子终於得知烟娘的存在,大闹一场,烟娘这才知他的真实身分,与已有妻室的事实。
  後来他百般退让,妻子才同意接她们娘俩入府,可烟娘却不肯,并指责他骗婚,丢下女儿不知所踪。
  正好妻子的女儿夭折,他被迫立下永不纳妾的状书,这才将烟娘的女儿接进府中,充当自己的女儿,可烟娘却在几日後被人发现烧死在客栈中,那丫头也不知所踪……
  想起往事,鲁国公的眼中慢慢润湿起来,缅怀地看着画中的少女,她还是如初见般的貌美年轻,可是他却……苍老如斯!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