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娇柔易推倒 上 第六章
  杜氏不说话了,再不喜娘家嫂子,对着自己的亲哥哥那气也生不出来,可惜自家日子过得紧巴拮据,实在无能为力,且郭氏母女太讨人嫌,眼皮子又浅,想喜欢都喜欢不起,每次来,饶是二丫紧盯,等她们走後,家里总能少一两样东西,真叫人心烦。
  「大哥,你们此次来所为何事?」杜氏看着眉头深锁的大哥,开口询问道。
  郭氏撇嘴,「没事还不能来了?」
  杜大舅瞪她一眼,「闭上你的嘴,都是你教的好女儿。」又对着杜氏道:「是关於葫芦的亲事。」
  「葫芦订亲了?好事啊!」杜氏接口,「不知是哪户人家?」
  「没订。」杜大舅张张嘴,不知如何开口。
  倒是郭氏忍不住说道:「小姑子,你看你家莲笙,肩不能提手不能扛的,嫁到侯府势单力薄,定会受人欺负,找个帮手就好多了,姊妹齐心,知根知底,还不把侯府抓得牢牢的。」
  杜氏越听心越沉,这是要吃窝边草,把主意打到自家头上了?郭氏的话不能听,她转向自家哥哥,语带期待地问道:「大哥也是这意思?」
  「嗯,娘也这样想。」杜大舅点头,「你嫂子说的在理,多个人多份助力,葫芦肯定向着莲笙,以後生的儿女也寄在莲笙名下。」
  此话一出,杜氏再也受不住,当场晕死过去。
  莲笙赶紧掐她的人中穴,好半天杜氏才悠悠转醒,看着自己的亲哥哥,只觉浑身发抖,连自己的亲娘都是这样打算的,他们还有没有把自己的女儿放在眼里?还是他们认为自家的一切都是可以随手拿去的?

  想到娘家又是一阵心凉,当年公爹过世时,家里还有些许财产,要不是娘听了郭氏的撺掇,非要丈夫跟郭氏的弟弟去邻县贩货,又怎麽会被人盯上,骗尽银两。
  碍於娘家的情面,丈夫嘴里不说,心里肯定是埋怨的,这些年自己是里外脏活累活一把抓,未尝没有赎罪的心思,哪想得到如今他们竟打起大丫头的主意来,这怎能让她不寒心!
  莲笙扶着她,感受到一阵轻颤,深深替杜氏觉得不值,扫一眼得意的郭氏和满脸黑红的葫芦,缓缓地开口,「舅舅,按理说长辈说话外甥女不该插嘴,但事关己身,莲笙只问,就葫芦表妹这相貌,世子岂能入眼?怕是府里的洗脚婢都要比她强上百倍,世子见了能不吐已是不错,怎会进她的房,不入房哪来子女,又何谈为我添助力?怕是添堵还差不多。」
  许是此话太过直白,屋内众人直愣愣地看着她,半天都没回过神。
  倒是葫芦「哇」地一声哭出来,「你个狐媚子,不知羞的骚货,我跟你拚了!」说着就扑上来挠莲笙的脸,这张脸如此的勾人,她便是在梦里都想抓个稀巴烂。
  二丫和杜氏这才反应过来,齐齐护在她身前,二丫伸手推了葫芦一把,葫芦跌个狗啃泥,这下郭氏不干了,也上来助阵,几人打成一团。
  「不要脸的下作货,上赶着做小!」杜氏边打边骂,大哥和娘真让她寒心,以往看在他们的面子上,自家对郭氏母女诸多隐忍,没想到如今却得寸进尺,谋算起大丫头的亲事来,简直是剐她的肉,也不撒泡尿看下自己的德行。
  「说谁下作呢,好心当驴肝肺,也不瞧你家大丫头那妖精样,看着就是个不能生的。」郭氏也不甘示弱,扯着二丫往外拖。
  杜氏最听不得别人说自家莲笙半点不好,这可恨的郭氏居然敢诅咒大丫头,这不是要她的命吗,当下也不管什麽长嫂如母的狗屁话,扯着郭氏的头发就上手了。
  郭氏在家懒滑惯了,什麽事都推着不干,哪里及得上杜氏天天劳作的体力,两下就被推倒在地,发也散了,衣也松了,如疯婆子般「嗷嗷」直叫。
  莲笙按住葫芦,二丫负责狠揍,这绿屎般的丫头,居然还想和自己共事一夫,想着都让她一阵恶寒,自己再不喜那锦宁侯世子,也不愿听到有人上赶着要帮她分担丈夫,还要让她感恩戴德。
  前世修习多年的宫规礼仪让她做不出如杜氏般的市井行为,但是做个帮手还是可以的,二丫还是第一次和姊姊联手,只觉姊妹联手,拳脚齐下,所向无敌。
  郭氏母女俩如杀猪般的声音响起,莲笙趁机捂住葫芦的嘴,鬼哭狼嚎的太过不雅,还是让她闭嘴吧。
  杜大舅看着扭打成一团的几人,又气又头疼。他都说了此事不行,可娘被郭氏说动了心,外孙女哪比得上亲孙女,这才有今日这一遭。
  奋力把几人拉开,他对着杜氏道歉,拖着丢人现眼的母女俩回去了。
  杜氏坐在地上,头发如鸡窝般披散,心一阵阵发冷,娘家太伤她的心了,大丫头一直瞧不上娘家,但如此说话还是头一次,且她刚才都被女儿的表现惊到,那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霸气,怔得她半天回不过神。
  杜氏拍拍胸口,思忖着大丫头怕也是气狠了。
  莲笙拢拢秀发,只觉心中浊气尽出,前世她可从没有如此失态过,原来打架真能发泄怨气,那锦宁侯世子带来的郁气都消散不少。
  洪家这边动静可不小,左邻右舍都惊动了,院子周边挤满了人,还有一些趁机来偷看莲笙的汉子们也夹在其中混水摸鱼,眼睛滴溜溜地盯着院子里,心里盼着那洪家大姑娘能露个脸。
  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春大娘看好戏般瞅着狼狈的杜大舅一家出来,撇了撇嘴,「哟,这不是杜家大舅和舅母吗?」
  郭氏见人多,又有人搭腔,三白眼一晃,计上心来,「大娘,正是呢,可惜这外甥女要发达了,嫌弃我们这些穷亲戚,看着没提东西上门,那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这不还把我们赶出门。」说着挤了两滴泪。
  葫芦见状立马会意,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起来,呼天抢地般嚎起来,待瞄到人群中那些身板壮实的汉子时,哭得更加来劲了。
  汉子们哪里看得上这一坨屎般的姑娘,那鼻涕还挂在脸上,让本就黑丑的脸更加不堪入目,偏葫芦不自知,边哭还边摆姿态,越发的让人不忍直视。
  杜氏从院里冲出来,举起扫帚立在门边,凉凉地看着自家大哥,冷冷的说:「你这是要逼死自己的亲妹子啊?」
  杜大舅被妹妹看得一阵心虚,此事本就是他们的不是,看见郭氏那张嘴还在胡说八道,走上前就是一大耳刮子,直把郭氏打得发愣,他也不管,迳自从地上拖起葫芦就走。
  郭氏可不敢再哭,追着丈夫的脚步狼狈离去。
  眼见好戏没得看了,人群这才渐渐散去,最後只余下角落里的霍风主仆。
  霍老三偷瞄一下主子的表情,发现他还是如往常一样波澜不惊,再看看那洪家大门,心中暗怪,这家子的是非真多,每回来都能让他们碰上,昨儿个才把主子堵在巷子口,今儿个又把主子堵在家门口。
  莲笙正巧出来关门,那清风朗月般的身影又出现在眼前,她认出那跟在他身边的大汉,此人一脸的络腮胡子,正是夏月王朝人人闻风丧胆的大将军霍老三,传言霍老三能手撕生人,活劈虎熊,每当霍老三出手必是血流满地,腥风血雨。
  霍老三是辅国公府的家臣,唯一忠心的便是辅国公,自小便伴随他一起长大,两人情谊非比寻常,经常是形影不离。
  莲笙正要把门关上,此时,突发惊变,一柄银刀飞射出来,直直刺向他们,霍老三拔出软剑迎上去,电光石火中,莲笙只觉得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自己砸过来,血淋淋的人头瞬间落在她的脚边,那惊恐睁大的双眼死不瞑目地瞪着自己!
  不知从何处蹿出几个黑衣人,快速地清理刺客的屍身,连地砖都洗刷一新,不到一息的时间便恢复如初,任谁也看不出刚才这里曾有过的惊心动魄。
  霍风死死地看着那女子,灼灼的目光盯着她挺直的身姿和身侧紧握的双拳,寻常女子遇到这样的事,绝不会是如此的表现,此时他猛然发现她的眉宇间是那麽的像他梦里的人,而且她的姿态……也太像……
  太像那不敢提及的人。
  她的名字,自己在梦里都不敢叫出声!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