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主请自重 卷三 第四十七章
  说句公道话,元赐娴觉得,陆时卿这副皮囊满足了长安小娘子的一切幻想。
  至于对她来说,反正,还挺下饭的。
  陆时卿从包子铺移开视线的时候,恰好瞥见元赐娴这直勾勾的眼神。
  她竟然一边喝汤,一边盯着他的腰……腰看?
  他脑袋里哪根弦「嗡」一声响,整个人一懵,感觉像有蚂蚁缓缓爬过小腹,又痒又麻,头皮都要炸,忍不住挺胸收腹,坐得端正起来。完了又觉哪里不对,想要遮掩,却苦于手边无物,只好拿眼瞪她。
  元赐娴却浑然不觉,一边盯着他的腰,一边津津有味地咀嚼。
  陆时卿忍无可忍道:「敢问县主,您到底是在吃馄饨还是……」
  还是……吃他啊!
  元赐娴真没察觉他眼里愠色,给他吼得一愣,半只馄饨挂在了嘴上。
  得亏她心态好,没呛着,在他灼灼注视下,缓缓将半只馄饨塞进了嘴里,咀嚼,咽下,指着自己问:「我……看起来不像在吃馄饨吗?」
  陆时卿一噎,刚要说话,忽听身后不远传来个声音:「……对,我家老夫人就要一碗馄饨,您给多放些葱花。」

  他浑身猛地一僵,下意识回头。
  元赐娴不明所以跟着望了过去。那边所谓的「老夫人」察觉到他俩目光,也是一个疑惑,抬起头来。
  齐刷刷六目相对。
  来人正是宣氏。
  是了,陆时卿记起来了。这家萧记馄饨是长安的老字号,曾得先皇称道,不单寻常百姓,也有许多贵人十分钟爱它的口味,时有纡尊来此,或雇请师傅上门去的。他的母亲也是这间铺子的常客。
  他的脸色霎时变得微妙起来。对面宣氏的神情也很复杂,先是震惊,再是恍然大悟,继而露出了点……激越?
  激越个什么?
  元赐娴一头雾水。揣摩了一下俩人长相,终于回过了味来。
  陆时卿瞥了元赐娴一眼,起身向宣氏走去,低声道:「阿娘,您想吃馄饨叫下人来一趟就是了,怎么还……?」
  宣氏是来替他置办秋衣的,完了顺道来这里吃碗馄饨。但她此刻无心答他,见他杵在跟前挡死了元赐娴,挥挥手示意他莫碍眼,道:「你走开些,挡着阿娘做什么!」
  陆时卿头疼地道:「您别误会……」
  他话没说完,就听身后响起个脆嗓:「陆老夫人,您找我?」元赐娴歪着个身子从他后边探出脑袋来,笑眯眯地望着宣氏。
  陆时卿一挪步,再次将她挡死:「阿娘,您先回府去吧。」
  元赐娴起身,绕过他来到宣氏跟前:「陆老夫人,您大约不认得我,我是元家赐娴。」
  她这自称可谓毫无架子。宣氏见了人,不由眼前一亮,颔首道:「老身见过澜沧县主。」
  她摆摆手:「您叫我赐娴就行了。」说罢伸手一引,笑说,「您来这边与我和陆侍郎同坐?」
  宣氏点点头,看了被视若无物的儿子一眼:「那老身便不客套了。」
  她随元赐娴过去,在条凳上坐下,目光一扫桌上空碗,面露诧异,回头看儿子。
  陆时卿当然晓得她在奇怪什么,他从未用过外边的碗筷,自然也不可能因元赐娴破例。他忙上前来,开口解释:「不是……阿娘,这些都是……」
  「陆侍郎陪我走街串巷的,饿坏了。」元赐娴抢先颠倒黑白地解释。
  陆时卿咬着后槽牙看她,知她是觉一口气吃两碗馄饨怪不好意思的,忍了忍就不当面揭穿她了,深吸一口气,撇开头不说话。
  宣氏看看儿子,再看看元赐娴,面上笑意更盛些。
  元赐娴没先动筷,等宣氏的馄饨被端上来,才与她道:「陆老夫人,您也喜欢葱花?」
  陆时卿不善地瞥她一眼。这近乎套得可太明显了。她拿一张巧嘴哄完了徽宁帝,还准备哄他母亲?
  偏宣氏也跟徽宁帝一样,一点不觉她搭讪刻意,笑着点点头:「是,这汤汁就得合了葱花一道才香。」
  元赐娴皱了一下鼻子,像在嗅什么,完了问:「但您似乎不吃姜?」
  宣氏这下有些讶异了:「县主如何晓得?」
  「我闻出来的,您这馄饨馅里没有姜味。」
  陆时卿偏过头来,低头看了眼那碗馄饨,皱皱眉。宣氏的确是不碰姜的。可这馄饨皮子裹得这么严实,葱花的味道也盖得浓郁,她又不曾凑近闻,怎会嗅出馅里少了什么?
  莫不是暗中查过他母亲吧。
  宣氏笑起来:「县主可真灵光。」
  元赐娴回她一笑:「您快趁热吃。」说罢大约怕她拘束,当先动起筷子。
  陆时卿默然坐在一旁,直等她俩将馄饨吃干净,热切话别了,才道:「阿娘,儿尚有公差在身,不能送您回府了。」
  他说到「公差」二字时,重重看了元赐娴一眼。
  但宣氏好像没懂,神情欣慰地瞧着儿子,一脸「阿娘是过来人,明白明白」的模样。
  陆时卿扶额送她离开,回头瞧见元赐娴笑望着自己,面露不耐之色。
  她却浑不在意道:「陆侍郎,吃饱了撑得慌,您能陪我上街逛逛吗?」
  他想说她吃了整整二十四只馄饨,能不撑吗?碍于圣命,还是忍了,示意她先请,然后跟了上去。
  宣政殿还未散朝,郑筠便提议领她到宫里边四处逛逛。元赐娴点头应下,与她共乘一顶轿撵,见她依旧一身男儿装,随口问:「贵主平日爱好骑射?」
  郑筠摇头:「算不得爱好,强身健体罢了,倒是不如县主技艺精湛。」
  「贵主过奖。」
  自打郑筠来过元府,元赐娴便留意起了此人。她听说这位贵主生性文气,只是昨年初春意外落了次水,险些歇养不过来,后得了太医勤练筋骨的嘱咐,便学起了骑射把式,如今常作儿郎扮相,与贵胄子弟们一道打马出游。
  元赐娴倒觉得,这些个玩闹事,与这位贵主的气质挺不相符的。
  郑筠莞尔道:「你不必一口一个贵主,我与你也算见了三回,如此便太显生疏了,叫我韶和吧。」
  元赐娴偏头看她,微有不解:哪来的三回?
  郑筠解释:「我听霜妤说,昨年初春,是你在漉桥救了她?」
  「是这样不错。」
  「那就是了,当日我也在场。」
  元赐娴想起来了。当日桥栏边站了两名娘子,她因力不能及,只拽着了一个。原来落水的那人是郑筠,难怪当时瞧见一群侍从下饺子似的噗通噗通往下跳。
  她正作回想,又听郑筠讲:「得亏你刚巧去到漉桥,救了霜妤……」她说到这里一顿,见元赐娴未接话,才笑了一下继续道,「否则我的罪过便大了,毕竟当日,是我主动邀她一道出游的。」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县主请自重 卷一》作者:玉袖
  02、《县主请自重 卷二》作者:玉袖
  03、《县主请自重 卷三》作者:玉袖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