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主请自重 卷二 第五十八章
  元赐娴说罢就去拨他捏着她衣摆的手,却被他反扣了手腕,见他毫无征兆地俯下身来,将唇落在了她的伤疤上,轻轻舔舐了一口。
  她浑身一麻,险些惊至跳起,瞠目道:「你……」
  她已经知道他不嫌弃了,他这是做什么啊!
  陆时卿一手阻她起身,一手防她踹人,生生将她压制在了床板上。听她声气急促了几分,他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道:「元赐娴,你听更漏。」
  她颤着声问:「……什么?」
  陆时卿唇角微弯,眼色晦暗地答:「是说好的明天到了。」
  一炷香后,元赐娴咬着牙想,难怪陆时卿能当上大官,这种分寸必争,毫厘不让的奸人就该是能成大事的!
  但她也不差,她憋死他!
  陆时卿把头埋在她肩窝,苦不堪言:「元赐娴,我进不去,你松一松……」
  她死守不肯。来吧贼子,玉石俱焚吧!要痛苦就一起痛苦,苍天绕过谁不成!
  他眉头深蹙,在她耳际切齿道:「那我动粗了……」

  元赐娴执拗不答,等他下狠心来了记破釜沉舟,就一口咬死了他的肩膀,叫他跟她一道哼出痛呼。
  陆时卿这下算是明白了「咬定卿卿不放松」的真谛,却是征伐未至尽处,前路尚且艰辛,正犹豫是否缓一缓,忽听她声嘶道:「长痛不如短痛,你是个男人就一鼓作气干脆点!」
  他被刺激得狠命往前,不料甫一鞠躬尽瘁便是死而后已,尊严顿扫一地。
  他脑袋一空,看向一样不知所以的元赐娴。
  俩人在尴尬的对望里木讷地眨了眨眼,最终还是元赐娴先反应过来,抬膝撞开他:「折腾完了吧?没戏唱了吧?给我睡脚榻去!」
  以后都睡脚榻去!
  元赐娴着实恼他为圆房故意拖延时辰的心机招数,本想着瞧他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说不定熬过一阵就好了,哪知他就是个花拳绣腿的,前边架势摆得挺足,到了正头上「咣当」一下就缴械投降,害她现在只记得痛,什么浓情蜜意都不剩了。
  她恨恨喊了陪嫁过来的拾翠和拣枝收拾残局。陆时卿想说话却插不上嘴,掩着个袍衫从头到尾被冷落在旁,等她整理妥帖才得以去到腾出的净房洗浴,完了出来一瞧,就看她已平躺在了床的正中央,手臂往两侧伸展开来,像是准备一人霸占整张床铺的意思。
  似是听见他出来的动静,知道他正看她,她眼皮都没张,扬臂朝下边脚榻一指。
  陆时卿低咳一声,抱着被褥回到了这个本该属于他的地方。
  他现在非常希望刚才的一切只是他睡到一半起的臆想,但上回在商州做的那个春光无限的梦却又分明不是这样。
  他拧着眉头,躺下后开始认真回想对比梦境与现实,看到底是哪一步出了差错。
  翌日一早,陆时卿从脚榻上醒来,心想元赐娴的气估计该消了吧,正准备爬起来瞧她醒了没,就先见一双俏生生的脚丫子直冲他面门荡来,眼看就要踩榻他的鼻子。
  电光石火间,他忽然想到当初卜卦算出来的那个「凶」字。
  他脸色一变,下意识抬手,一把捏住她一双脚踝,瞧着距他面门一寸之遥的,白嫩无比的脚底板,后怕地吞咽了一口口水。这个新婚翌日的惊喜,真是相当惊人了。
  元赐娴也是「哎呀」了一声,像吓了一跳,赶忙缩回了脚,然后反过来惊恐地低头看他。
  她睡糊涂了。这大婚本就是赶鸭子上架,叫她几日来一直有点心神恍惚,昨夜一夕间得知的讯息又太多,着实没能缓过劲来,困顿间还当是身在元府,哪会记得陆时卿睡在脚榻。
  但她想起昨夜的他那番一分不让的算计,又觉他是活该,真恨刚才没踩快点。她敛了色,一声不吭换了个空地落脚,然后往外头喊拾翠和拣枝服侍穿戴。
  陆时卿稳了稳心神,清清嗓淡然起身,拿腔作势地问她:「被褥够暖和?」
  元赐娴心里「嗤」一声,想他就没话找话吧,请原谅、求圆房的时候态度挺端正,眼看该得的都得了,又开始摆出那副云淡风轻的死人样。
  她瞥瞥他,发冲道:「大夏天的,你问我被褥暖不暖和?你要是嫌冷,今晚就把我的被褥全拿去,好好盖严实了!」
  陆时卿一噎,心道她近在咫尺,他本就热得受不了,再盖两床被褥还得了,看她窝火,便将语气放和缓了点:「你昨晚没吃东西,可要……」
  「谁说没吃?一肚子气,饱得很!」元赐娴直接打断了他,说罢转身就要移门去净房。
  陆时卿这下不敢再摆谱,一把圈住她的手腕,从背后将她揽入怀中,贴着她的耳廓轻声道:「上边两句当我没问,你说说,还疼不疼?」
  他不提还好,这一提,元赐娴又记起了,回头恨铁不成钢般怨道:「你不问之前,本来不疼了的!」
  「……」怪他。
  陆时卿皱着个眉头,苦思冥想怎么补救才好免了晚上再睡脚榻的命运,却忽然听见敲门声,想是拾翠和拣枝拿她的衣裳首饰来了,便只好不自在地松开了她。
  他着实不习惯外人出入他的卧房。尤其昨夜那种情形,他宁愿亲手拾掇床褥。但谁叫如今是危机时期,他的挑剔都得搁一边,就没出口嫌东嫌西,自顾自走远了穿戴,说在外边等她。
  元赐娴作为陆家新妇给宣氏敬茶作礼,又随她去了府上祠堂拜过陆时卿过世四年的父亲以及旁的几位祖辈。
  陆时卿听她嘴里抹了蜜似的一口一个「阿娘」,心中微微惬意,只道她发脾气也懂分寸,在他面前是小祖宗,到了外头便及时收敛,真真合他心意。这样一想,他竟也不觉她私下横一点有什么不好了。
  到了吃午膳的时辰,宣氏趁元赐娴去净手的片刻功夫拉过儿子小声交代,说看夫妻俩精神头都不好,别是他夜里太胡闹了,这初初成婚,可得收敛着来。
  陆时卿心想他倒是想胡闹,可情况不允许啊,就昨夜那样,他若敢说再试一次,怕是元赐娴都能气得掏出大砍刀来。
  分明没得逞却被误以为沉迷于床笫之事,他有苦说不出,只好默默认下,称这几日一定注意。
  宣氏满意地点点头,感慨道:「阿娘都盼了这么多年孙孩了,也不急这一月俩月的。你要把握分寸,别叫赐娴累着,才好放长线钓大鱼。」她说罢比了个手势,「最好一次钓出一双来。」
  陆时卿心中叹口气。他还什么都没享受到,阿娘就已在催大鱼了,这大鱼要真来了,他岂不得生生孤寡大半个年头?
  【卷二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县主请自重 卷一》作者:玉袖
  02、《县主请自重 卷二》作者:玉袖
  03、《县主请自重 卷三》作者:玉袖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