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眷叼回家 卷三 第六章
  周巧儿想着左右也没几日好活了,难得还有人怜惜自己,便接受了她的好意,让女医进来给自己看伤。
  唐芙陪在她身旁,待她脱下衣衫,看到那累累伤痕时,吓得差点没站稳,还是佩兰扶了一把才没摔倒。
  女孩胸腹上有几处明显的淤痕,背上和腿上亦有,每处都触目惊心。
  周巧儿缩了缩肩膀,拿起一件衣裳又将身子遮住,「夫人还是先去外面等着吧,别吓着你了。」
  唐芙有孕在身,她不想为了自己的事吓到她。
  唐芙看了看她没能遮住的几处伤痕,最终点了点头,「我就在外面,有事的话喊我。」
  周巧儿嗯了一声,等她离开之後才放下衣裳,将身上伤处全都露了出来。
  唐芙出去後并未乾坐着,而是让人将周巧儿的伤势以及她拒绝了这门婚事的事告诉给等在前院的沈世安。
  沈世安早就猜到周巧儿身上的伤一定不少,但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十分气恼,双手握拳,恨不得再去将那几个周家人打一顿。
  当听到周巧儿拒绝了婚事的时候,他更是面色一沉。
  「我都跟她说得那麽明白了,她怎麽就是想不通呢?难道还真要嫁给那个鳏夫不成?」

  傅毅洺一直在旁边陪着他,闻言说道:「周二小姐的性子刚烈,不愿拖累别人,就算你那样跟她说,她也明白你还是为了帮她,不然以你的身分地位,就算是为了应付你娘也大可以娶别人,为什麽一定要娶她?」
  沈世安咬了咬牙,「都自身难保了还想那麽多做什麽?有人愿意帮她不是好事吗!」说完又道:「不答应的话我就直接去周家提亲,反正周家那些人肯定会答应!」
  「别啊,」傅毅洺道:「这种事还是你情我愿的好,不然她为了不拖累你,还不知道会做出什麽事来呢。」
  沈世安想到之前他提到那鳏夫时她的表情,就觉得傅毅洺说的还真有可能,可现在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出别的办法了,不禁皱眉道:「怎麽才能让她愿意啊?我又不会哄女人。」
  傅毅洺却勾唇笑了笑,对他说道:「我有一法!保证她答应你!」
  「什麽办法?」
  看傅毅洺勾了勾指头,沈世安凑了过去。
  傅毅洺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说完後他脸色一变。
  「你这什麽馊主意?我身体好着呢!才不是什麽……」什麽天阉!
  他一个大男人,怎麽能跟周巧儿说这样的话呢?传出去他还怎麽做人?
  傅毅洺一本正经的道:「只有这样说,她才会相信你娶她不仅仅是为了帮她,也是为了帮你自己啊。周二小姐虽然性子要强,但心地却很善良,你若这麽说,她定然会答应的。」
  「不然的话……」他说着耸了耸肩,「你就等着她嫁给那个鳏夫吧。」
  沈世安沉默,最终头疼地抚了抚额,「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没了,你如今二十出头,却一直没成亲,这个理由是最好也最容易让她相信的了,别的理由肯定瞒不过去。」
  他边说边打量着沈世安的神色,眼中藏了一抹坏笑,但沈世安只顾思索自己的事,并未察觉。
  直到唐芙那边说女医已经给周巧儿看过伤,也把了脉上了药,他们可以去花厅见面了的时候,沈世安都没说自己到底用不用这个法子。
  但傅毅洺对他十分了解,已经明白他最终会做何选择了,回到正院後一直忍不住窃笑。
  唐芙一脸不解,「什麽事让你这麽开心?」
  傅毅洺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帮了易芝一个忙,特别高兴!」
  这麽一说唐芙更觉得不对劲了,怀疑的说:「你干什麽了?不会是故意害人家吧?」
  她可不信帮了个忙会让傅毅洺这麽高兴,看他的样子到更像是整了人家。
  「怎麽会?」他信誓旦旦地道:「我可是将自己的亲身经验传授给他了!保证万无一失马到成功!」
  唐芙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麽,但想到他与沈世安两人情同手足,应该也闹不出什麽大事,就没往心里去。
  中午用过饭之後,傅毅洺将沈世安和周巧儿一起送了出去。
  路上周巧儿时不时用眼角余光打量沈世安,目光充满了同情和怜悯,虽然每次都及时收回去了,但还是被一直注意着两人动静的傅毅洺发现了。
  傅毅洺将他们送走,待车马离开後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周巧儿答应之後,沈世安就将自己想要娶妻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母亲。
  以周家的门第,其实是万万配不上沈家的,尤其周巧儿无父无母,更是许多人家挑选儿媳时忌讳的人选。
  但沈世安已经二十有二了,别人家孩子都满地跑了,他却连个看得入眼的女人都没有,这让沈夫人急坏了,陡然听他主动提起要成亲,还自己挑好了人选,差点喜极而泣,当下便站起来朝着各路神佛拜了拜。
  「老天保佑啊,我这瞎了眼的儿子总算把眼珠子找回来了,太不容易了!」
  「娘,你说什麽呢?我哪瞎眼了?」
  「怎麽没瞎眼了?」沈夫人哼了哼,「全天下这麽多女人,你一个都看不见,天天就跟武安侯和孟五混在一起!尤其是武安侯!要不是他先前成了亲,我都要怀疑你们是不是……」
  後面的话到底是不太好听,沈夫人说到一半停了下来。
  沈世安却猜到她要说什麽了,蹭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大声辩解,「娘!天地良心!我跟他就是兄弟,清白着呢!」
  「你倒是想不清白呢,人家娶了媳妇孩子都要生下来了,媳妇又美得跟天仙似的,哪能愿意跟你不清白?」
  「不是,什麽叫我倒想不清白啊?我什麽时候想了?」沈世安皱眉道,说完又嘀咕,「你是我亲娘吧?哪有这麽说自己儿子的啊!」
  「就是亲娘才这麽说你呢!」沈夫人白了他一眼,问道:「是谁家姑娘入了你的狗眼啊?」
  沈世安被堵得无言以对,拿自己的娘亲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有气无力的回答,「周二小姐。」
  谁知话一说完,刚刚还面带喜色的沈夫人又变了脸色,走过来一把拉住他的袖子,摸了摸他的额头。
  「儿啊,你这脑子是不是坏了?周二小姐都去了多久了,你还忘不了她吗?」
  沈世安这才明白她将这个周二小姐跟以前跟他有婚约的那个搞混了,忙道:「不是周世伯家的周二小姐,是另一个周二小姐!」
  说着将周巧儿的身分大概交代了一下,当然是尽量捡好的说的,比如周巧儿已故的爹娘。至於现在的那些周家人,他都一带而过并未细说,免得母亲对这桩婚事不满意。
  但他显然多虑了,如今沈夫人只求他能成亲,对未来儿媳的要求只有一个,是个女的就行。
  沈世安见自己的母亲并无异议,便施礼告退了,想着回头要如何处置周家那些人。
  他离开之後,沈夫人身边的下人劝道:「夫人,虽说世子如今年纪确实有些大了,但以他的身分,想娶什麽样的女子不行?这周二小姐身分低微又无父无母,难保是不是克亲之命啊。」
  沈夫人摆了摆手,「高嫁女低娶媳,安儿性子桀骜,不喜拘束,给他娶个高门大户的女儿反倒不好。至於无父无母……那也并不一定就是克亲啊。武安侯府的傅皮猴娶的媳妇不也无父无母吗?我看他现在过得挺好,也没见有半点损伤。
  「武安侯府数十年一脉单传,长公主都敢让自己的孙子娶一个这样的女人回来,我们沈家难道还怕吗?」
  下人听她这麽说,便也不再多嘴了,笑着点头应是。
  但沈夫人对这桩婚事虽不反对,可作为一个母亲,在儿子成婚前还是想见一见这位周二小姐,替沈世安把把关,免得他真的眼瞎看错了人。
  好在见过周巧儿之後,她对这个女孩也很是满意。
  虽然家道中落,但周巧儿身上那股读书人教出的女儿特有的气度还是在的,一言一行间都透着良好的家教。
  难得的是双方身分相差如此大,这女孩见了她却一点都不紧张,既不过分胆怯也不过分讨好,举止进退有度,让她很是喜欢。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