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眷叼回家 卷二 第六章
  佩兰回到了房中,唐芙哪好意思当着她的面与傅毅洺做什麽,忙将他往外推,「快去吧,季南等你呢!」
  傅毅洺到底是不大乐意,被她推着出门时,趁她不备回身在她脸颊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马上就回来,等我。」说完,他在她反应过来前一溜烟地跑得没影了。
  唐芙愣在原地一会儿,这才捂着脸回了房里,面颊比窗台上插的花还红艳。
  傅毅洺急着回去找唐芙,见到季南後立刻说道:「什麽事?快说。」
  季南先是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旁人,这才说道:「之前截杀程公子的那夥山贼又露出了踪迹,被咱们的人打探到了,不过人数不多,只有十几个,就在六十里外的一座深山里。
  「那山里据说有暗道,兄弟们不知道出入口在哪儿,怕打草惊蛇,就先没动,让属下给您传个信,问问您有什麽打算。」
  傅毅洺愣了一下,沉默片刻後,转身欲回房里将此事告诉唐芙,但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他当初答应了唐芙,若是找到这些山贼的踪迹,一定要将他们绳之以法,给程墨报仇。
  但如果最终让这些人又跑了,那不是让她白高兴一场?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先不告诉她,等有了确切的消息再说,便让人给她留了个信,说他有急事出去一趟,估计要晚上才能回来,让她自己好好吃饭,之後他又让人去找王重天,告诉他自己白日不在,托他好好照顾唐芙,这才带上一队人马,直奔那群山贼的所在去了。

  傅毅洺一路上都在想着怎麽才能将这夥人一网打尽,不让他们从那些耗子洞里逃跑。
  可是等他到了那个地方,领着兄弟们小心翼翼地靠近的时候,却发现那些人已经全都死光了,一个活口都不剩!
  傅毅洺皱眉,怕是周围有什麽埋伏,叮咛季南等人小心应对,但最终什麽事都没发生,除了这些屍体之外,附近什麽都没有……
  「你们刚才一直守在这里,都没发觉有什麽不对劲吗?」傅毅洺问向一直在这里盯着的人。
  被问到的人摇了摇头,「这些人狡猾得很,加上听说附近有密道,我们就没敢跟得太紧,但也没看到有其他人向这里靠近,实在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死的。」
  这人觉得没有完成好自己的任务,言语间颇为愧疚。
  傅毅洺摆了摆手,「再查。」
  过了一会儿,有人在远处高呼道:「侯爷,这边发现了密道!」
  傅毅洺即刻带人走了过去,果然发现一块巨大的山石之後有个隐蔽的密道,只是之前被人用其他石头挡住了,所以不易察觉。
  他让人将石头搬开,先在密道入口处查看一番,见密道内有不少脚印,显然有人从这里离开过。
  「看来他们是从这儿靠近那夥山贼的,难怪小丁他们没有察觉。」
  那姓丁的部下心中自责,主动带了两个兄弟进入密道查看里面的情形,过了约莫一刻钟就走了回来,禀报道:「这条密道很简单,就是一个贯通的山洞,里面没有岔路,走一会儿就到头了。我们在那边也看到了不少脚印,还有马蹄的印记,杀了那夥山贼的人应该就是从这儿来的。」
  「能看出是什麽人所为吗?」傅毅洺问道。
  小丁回道:「马蹄很杂乱,大小深浅不一,没什麽规律,看上去像是另一夥山贼,不像什麽正规军,或许是两夥人有什麽矛盾,其中一夥把另一夥杀了。」
  这种事在蜀中并不少见,尤其是以前匪患严重的时候。
  为了争抢地盘,为了扩大势力,或者纯粹是两夥人偶尔碰见了,要抢同一趟镖。
  总之,不管什麽原因,随便就能动刀打起来,动辄十几人,甚至几十条人命。
  「这夥人还真够机灵的啊,」傅毅洺说道,「而且本事还不错。」
  小丁不解,又不敢直接问,只能转头看向站在他旁边的季南。
  季南叹了口气,对着密道抬了抬下巴,解释道:「既然这些人是从密道来的,就说明当时密道已经被他们占了,那些山贼不可能从这里逃走。既然这条後路已经被他们断了,他们杀起人来自然没什麽顾虑,动静应该不小才是,可是你们就守在附近,却完全没听到山上有任何动静,这说明了什麽?」
  小丁愣了一下,旋即额头出了一层冷汗。
  「我们被发现了?」
  季南点点头,续道:「杀了那些山贼的人肯定是知道附近有人,才会如此小心,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他们还清理了附近的痕迹,也是因为不想被找到,最起码不是那麽快被找到。
  「能发现你们,还能不被你们察觉,可不是挺机灵、挺有本事的吗?」
  小丁恍然,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属下有罪!」
  傅毅洺却没理他,而是瞥了季南一眼,「蠢货。」
  他的嗓音满是不屑,颇为嫌弃。
  季南不解地问道:「我说的不对吗?」
  傅毅洺让小丁起来,转身往回走,一边说道:「既然能避开小丁他们,将这附近的痕迹都清理了,为什麽不能顺便把山洞里和山洞那头的痕迹也都清理掉呢?难道真的缺这点时间吗?」
  季南一怔,「您是说……他们是故意留下这些痕迹的?」
  傅毅洺点了点头,眉眼微沉。
  季南心头亦是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皱眉道:「那就不是普通山贼……」
  寻常山贼没必要这样遮掩自己的身分。
  「当然不是普通山贼,」傅毅洺道,「普通山贼能发现小丁他们的行踪,还能悄无声息地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杀人,离开前还能从容不迫地收拾了现场痕迹吗?怎麽可能!」
  小丁等人的本事纵然不如季南他们,却也不是这麽好糊弄的。
  季南的眉头皱得更紧,追问道:「可他们这麽做的目的是什麽?」
  「不知道。」傅毅洺摇头。
  他不知道对那些山贼下手的是谁,自然也就无法猜测对方的目的,只能让人继续追查,自己则先回到蒲江城。
  他想得很简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夥山贼死多少他都无所谓,反正到了他手里,他们也一样要死的。
  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就是赶紧回去亲亲他的宝贝媳妇,然後跟她认错道歉,告诉她自己不是天阉。
  再然後嘛……
  自然是圆房了!
  傅毅洺的嘴角翘得老高,觉得什麽事都不能阻挡他回去抱他的芙儿。
  他今晚就要跟她圆房,生个像她一样可爱的孩子,最好是个男孩,然後扔给姓王的那个老头子带。
  老头子有了徒孙,自然就顾不上唐芙这个徒弟了,以後就再也没人跟他抢芙儿了。
  傅毅洺想得很美好,好心情一直持续到吃完晚饭。
  可是还没等他赶走佩兰,和唐芙亲密一番,季南又找来了。
  「滚滚滚!」傅毅洺在房里隔着窗户对着外头喊道:「没空!忙着呢!」
  站在院外的季南额角一抽,若不是事情紧急,他倒真想滚了呢!
  可是……不能滚啊!真的很急啊!
  好在没一会儿傅毅洺就被唐芙赶出来了,要他先去处理正事。
  傅毅洺满脸不耐烦地走上前,没好气地道:「干什麽,不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吗?」
  季南心道:春宵个屁!你一个「天阉」,哪来的春宵?
  他深吸了一口气,没去跟他争论这个,而是小声道:「侯爷,咱们去书房说吧?」
  傅毅洺一听去书房,就知道事情肯定不小,虽然他心里烦得很,但还是点头一起去了。
  到了书房後,季南生怕隔墙有耳,转身将房门关上後,这才说道:「今日杀了那夥山贼的人……查到了。」
  「这麽快?人呢?抓到了吗?」傅毅洺坐到桌子後方问。
  季南摇头,「都是死士,一看被追上了,甩不掉咱们的人,立刻就自尽了,一个活口都没有。」
  傅毅洺又道:「还有呢?」
  季南这个时候来找他,绝不仅仅是说这点事。
  果然,季南沉默片刻後,从怀中掏出一个已经被毁得面目全非的令牌。
  「兄弟们在其中一人身上发现了这个。」
  傅毅洺接了过来,仔细看了看,待认清之後,整个人僵住了,身上的力气彷佛一瞬间被抽光。
  这是……
  赤影阁的令牌。
  祖母的……赤影阁。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