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家祸水 下 第三章
  只见钱程从一个箱子里把搜罗到的一些乌孙的宝贝都翻了出来—— 一条狐毛大氅、一些宝石项链、几把乌孙传统的刀具……最後,她抱着一推东西停在了那个豹头面前,为难地问:「乌桑,你说这个豹头能不能带走?」
  乌桑捂着嘴笑了,「大人,你又不是不回来了,豹头太大,还是放在这里吧。」
  钱程很想把豹眼上的宝石挖下来,可一想到邬赫逖看到後的脸色,终究还是作罢。
  昭苏位在大乾和乌孙的边境,是乌孙境内的第一大城市。虽然乌孙的贵族和部落首领依然保留着住毡房、放牧的旧习俗,但有些乌孙人因为经商而不再适应旧习俗,也有一些大乾人因为通婚和乌孙人互相融合,因此昭苏城日益繁华了起来,很多富人盖的房屋也有大乾建筑的影子。
  钱程一行人慢吞吞地走了一天才到,由於和大乾的战事,城内不时走过巡逻的乌孙士兵,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只听见他们一行人的马蹄声。不一会儿,他们便在城中最大的一栋房子前停下,想来便是那右将军尹粟逖的住所。
  迎接他们的是府上的管家,把钱程安排在右侧的一个厢房里,乌桑和几个贴身随侍的女奴就在侧厢房。
  钱程摸着墙壁上的石头感慨万千。虽然和以前住的相比简陋许多,但很有安全感。她插上了门闩便倒头大睡,睡得十分香甜。
  她这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把前天晚上的不足都补回来。等她打开门,乌桑已站在门外。
  「大人,右将军等你很久了,快一起到前面去吧。」
  尹粟逖的确像邬赫逖说的,长得颇为秀气,眉目狭长,和邬赫逖的霸气完全不同。
  一见到钱程,尹粟逖便眯起眼睛仔细打量,半晌才微微一笑说:「耳闻不如眼见,钱大人也不是什麽三头六臂,怎麽把我们乌孙搅得鸡犬不宁?」

  钱程顿时职业病犯了。这样美男放在现代,演一些凄美动人的爱情片一定大卖!
  「将军,那翁归逖和你一比,简直就如云泥之别。」
  乌桑在一旁捂着嘴笑了。「右将军可是我们乌孙有名的美男子呢。」
  尹粟逖扫了她一眼,乌桑立刻不笑了,一本正经地站在钱程身後。
  「昆莫已经和我交代过了,要我小心招待你,我拨了一队亲卫给你,如有什麽要求,尽管和我说便是。」
  「我可以出府吗?听说昭苏城里有好多大乾人开的饭馆和杂货,我想去瞧瞧。」
  尹粟逖想了想说:「你要提前和我说一声,我安排亲卫队护卫。」
  钱程笑嘻嘻地自嘲,「看来我还是个稀罕的宝贝。」
  「钱大人,我难得看到昆莫对一个人如此上心,遣人来反覆叮嘱,让我注意你的喜好。昆莫诚心以对,必然是大人有过人之处,万望大人不要嬉笑以待。」
  没想到这个右将军这样认真,钱程只好敛了笑容,拱手鞠躬说:「是。多谢昆莫和将军的盛情厚意。」
  钱程住了几天,便把整个将军府摸了个遍,却找不到逃脱的办法;也带着人出去过一趟,近百个亲卫护卫着,所到之处把人都赶光,只剩下她一个人在摊贩面前挑挑捡捡,那摊贩收钱的时候手都在抖,让她甚感无趣,也就不想出来了。
  窝在将军府里,钱程把那些话本看了,有几本隐晦地讲了一些乌孙的秘闻,把人名都隐掉了,她看着看着才觉出味道来。这讲的莫不是邬赫逖父母们的事情?
  这天她正闲极无聊,乌桑满怀期待地跑了进来。
  「大人,今天有个很大的跑商队到了昭苏,带来很多好东西,你要不要去看看?」
  「好冷,你自己去吧。」昭苏虽然离大乾比较近,可居然比都赤要冷了许多,钱程在屋里起了一个炉子才觉得好了一些,有些不想动。
  「去吧大人,昆莫命令我不能离你半步,你不去我不敢去。」乌桑撒娇说。
  跑商队说不定有什麽宝贝,反正不用自己花钱,不买白不买。「好吧,不过你去向将军多支点银子,将军每天打仗,银子都快发霉了,我们帮他花花。」
  钱程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整个人只露出一个巴掌大的小脸,肌肤赛雪,雌雄莫辨,看得乌桑的眼睛都有些直了,一边帮她整理衣服,一边喃喃自语——
  「大人,你要是个女的就好了,一定是圣山上的仙女,昆莫一定会娶你为妻的,你就可以永远留在乌孙了……」
  钱程真想仰天长啸。乌桑,这仙女和王妃,我可万万不敢觊觎,让给你好了!
  都尉又像上次一样,给她准备一辆马车,被钱程拒绝,嫌看东西不方便,要了一匹温顺的马来骑,又千叮万嘱,万万不可再将行人都赶跑了,卫队只可远远地围观。
  跑商队在昭苏城的繁华地段,许是从西域那边过来的,带来了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香精、手饰、珠宝、西洋镜、西洋钟、烟草……只是钱程从现代穿来,这种东西都没法引起她的兴趣,反倒乌桑兴高采烈地东问西问,爱不释手。
  商贩在一旁高谈阔论,讲着自己跑商的见闻,买家听得如痴如醉,却也不忘就地还价。钱程骑在马上,扫视着四周的人群,心里伤感。
  难道终此一生,她都不能再回到自己喜欢的地方?只能在这异族他乡过一辈子?
  忽然,她的眼神窒住了,良久,她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再瞪大往前看去,街角有约莫四五个人摆着一个摊,摊前杂七杂八地堆着一些杂货,没有几个买家,也并不像其他的小贩一样拉着过往的行人不放。这四五个人中,有一个穿着黑色大氅坐在其中,一双眸子犀利地看着过往的行人,这……不是景恒之是谁!
  【第二十二章 大乾皇帝扮商人】
  无数个念头在钱程的心里响起:他为什麽会出现在这乌孙小镇 他难道不要命了吗?朝中大臣和武将怎麽会让他如此涉险?难道是为了抓她?不就是以前设计陷害了他的王妃,都说了自己离魂了,用得着这样跋山涉水只身犯险来缉拿她吗?
  许是她的神情吓人,乌桑急匆匆地跑了回来。「大人你看,我买了好些东西。」
  「我看这些东西也稀松平常,你再找找有没有好东西,别尽往人多的地方挤,好东西一般都被人藏在角落里。」
  乌桑有些不解,不过还是听话地到角落里去找了一圈。钱程看着她从景恒之那几个人面前经过,拿了一把摺扇把玩了片刻,冲着钱程喊了起来——
  「大人,这个玩意儿你喜不喜欢?」
  钱程一凛,生怕被景恒之认出来,侧过脸去,和身旁的都尉说了一会儿话。
  那都尉高声叫道:「乌桑姑娘,大人说他很喜欢,你买下来吧。」
  不一会儿,乌桑气呼呼地回来了,「大人,那几个商家傲慢得很,说是这扇子非千金不卖,哼,一千两金子?那把破扇子还能值这麽多金子?一定是个奸商!」
  钱程有些不明白景恒之到底想做什麽,愣了一会儿才问:「上面画了啥?」
  「那扇骨有些裂了,上面就涂了几笔,和大人以前送给昆莫的那幅农耕图有点像,只不过上面画的那个人真是好看。」乌桑由衷赞道。
  「江南烟雨图。」那一定是荆田玉送给她的那把摺扇!被她掉在大理寺的牢狱中!
  忽然,她重重地哼道:「是,一定是奸商,都尉你好好去查查,给他们点教训,把他们都轰走,省得骗了别人的血汗钱。」
  那都尉得令,便带了几个人冲了上去,顿时把景恒之一夥人赶跑了。乌桑趁机混水摸鱼想上前捡便宜,却发现别的小玩意儿都在,那把摺扇早就不见了,只好失望而回。
  钱程再也没有心思逛集市,早早便回到将军府,把自己关进卧房。她一会想着景恒之要是发现她,派了杀手来杀她,一会想着邬赫逖把景恒之团团围住,乱箭射杀……
  她厘不清楚自己对景恒之的感情,是敬畏?是仰慕?是憎恨?还是遗憾?虽然心里恨他不分青红皂白把她抓进大牢,但从理智上来讲,那日钱府门前景恒之说的话其实很有道理,她没有对人坦白和忠诚,怎麽能让一个手掌天下的君王完全信任她?更何况原主做了这麽多可怕的事情。
  有一点她很确定,她不想景恒之死,更不想景恒之死在乌孙。
  她走出房门,找到乌桑问道:「乌桑,你可知道今天那几个奸商住在哪里?」
  「跑商的都有钱,一般都住在昭苏城里最大的那家天来客栈。」乌桑笑着问,「大人你可是还惦记着那把摺扇?」
  钱程点点头,掏出一小锭银子。「你好好地告诫他们,这里可是乌孙昆莫邬赫逖的领地,让他们拿了银子留下摺扇赶紧滚了,不然说不定脑袋都要留在这昭苏城里。」
  乌桑点头应声刚想走,钱程又拉住了她,挠了挠头道:「若他们不肯卖也就算了,把他们吓走就好,省得我去逛集市看到他们就闹心。」
  就这样钱程站在府门前望穿秋水,只可惜没等到乌桑,却等来了尹粟逖。
  这几日尹粟逖都在封城和天水巡视,府中的幕僚都在说,大乾退守的封城这几日有异动,可能来了几位大人物,说不定再过几天就要重新开战了。
  钱程心里暗自叫苦。这家伙怎麽回来得这麽不是时候?
  「天气这麽冷,大人怎麽站在门口?」尹粟逖瞅着钱程狐疑地问。
  「府里太闷,我出来透口气。」钱程笑嘻嘻地说。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