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庶命 上 第三章
  敬善与老夫人低声说笑,但目光却始终打量着屋里的人,大夫人喝着茶、徐敬思哄着刚来到京城,对什麽都好奇的徐敬慈,徐嗣安和二夫人嘀咕着,似乎在商量着什麽,後面的徐敬蕙一直低着头,温顺得让人觉得小家子气,徐敬敏一脸的不耐烦,红扑扑的小脸上神情高傲得不可一世,看得出来徐嗣安和二夫人很宠她;徐敬元毕竟年纪小,无聊的摆弄着身上的玉佩,当敬善的眼光落到最关心的兄长徐敬昭身上时,着实有些心痛,这些年二夫人应该没少在徐敬昭的教育上「下功夫」,要不怎麽能把他教成这副纨裤的样子。
  发现敬善一时怔住,老夫人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微微皱了眉。
  「大嫂,大哥和两个侄子何时归来?」徐嗣安问道,一个娘胎的兄弟许久未见,终究是惦记的。
  大夫人笑着放下茶杯,「你大哥任上还有点公事处理,不出十日便会带着礼哥儿和诚哥儿回京,礼哥儿的功课到时候还要拜托二弟了。」亲叔叔是探花郎,便是最好不过的老师。
  徐嗣安道:「大嫂这是什麽话,礼哥儿是我的亲侄子,这些都是自然的,况且那孩子又聪颖,哪像昭哥儿。」说着无奈地叹了口气,可见是如何的失望。
  徐敬昭听到父亲说到自己,赶紧正起身子。
  老夫人脸上的笑容消失,斥责道:「昭哥儿才多大?小时候又没了母亲,这事怎麽能怪他,还不是你这个做爹的有错。」子不教,父之过。
  「娘,您消气,大好的日子,是儿子惹您不痛快了。」当年母亲离开京城的事情始终是他心中的疙瘩,越加想补偿,所以比之从前更孝顺。
  冷眼看着这些,二夫人脸上不露半点,心里恐怕早就恨得牙都咬碎了,只盼着老夫人早些归西,免得坏自己的事,明明是那麽不争气的孙子却还是百般维护,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与那死鬼元配的孩子差在哪,自己又与那死鬼元配差在哪!
  「大嫂,既然你已回京,这管家的事还是大嫂来吧,我代大嫂管了这麽多年,也该清闲清闲了。多操心老得便快了。」二夫人语气中尽是玩笑,却也把她这些年管家管得井井有条的事实说了出来,任谁都不好意思现在接下这白来的礼物。
  「二弟妹,」大夫人看了看老夫人,见她一脸事不关己,又道:「还是你先管着,我也刚回府,很多事需要熟悉,等差不多的时候再接回来也不晚,娘,你看?」

  老夫人很满意大夫人的慷慨,笑着点头,「你觉得什麽时候合适接回就什麽时候,尽快就好,毕竟你们是长房。」接着话锋一转,「嗣安,让昭哥儿到老身那里住吧,毕竟他们兄妹分离多年,也好亲近亲近。」语气中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二夫人用手拉了丈夫的衣角,徐嗣安也面露难色,倒不是因为妻子的阻挠,这些年他本就没有抽时间仔细教导昭哥儿,导致他现在这副不成器的样子,若是到老夫人那里,不知会被宠成什麽样子,至於兄妹团圆他心里是希望的,这些年亏欠善姐儿的不少,他倒是更想把女儿接到自己身边。
  而坐在老夫人身边的敬善同样是这个想法,自己回到二房去住,很多事也方便许多。
  「娘,昭哥儿还是留在二房吧,我也好亲自教育,至於善姐儿,锦澜已经准备好了房间,我也想接回西跨院。」徐嗣安道。
  一旁的二夫人也应和着,「是啊,娘,房间我准备好了,一定不比您那里差。」
  老夫人也明白儿子的意思,但终究有些舍不得,拉住敬善的手,「你是想跟祖母住,还是回你父亲那里?」
  敬善心里固然舍不得,却也不得不选择,她要回二房的理由比舍不得更要紧,「祖母,怎麽说我都是父亲的女儿,还是回二房吧,不过我和昭哥儿平时也可以来陪着您啊,又不是隔着十万八千里,还不是一个府邸。」
  老夫人点了点头,表示尊重她的想法,然後对徐嗣安道:「善姐儿可是从小被我宝贝到大,容不得一点怠慢,若是她过得不舒坦,我唯你是问。」
  「母亲放心,善姐儿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总不至於虐待她吧。」徐嗣安有些哭笑不得。
  老夫人这才放心,挥了挥手,「今儿个都折腾累了,我也乏了,都回去吧,让善姐儿陪我一会儿,我就让人送她回二房的西跨院。」她面带倦色,带着敬善先行离开。
  走到门口时,敬善仔仔细细看了昭哥儿一眼,只是他完全一副不爱搭理的模样,二夫人看到这一幕,嘴角扬起。
  来到老夫人的寿安堂,敬善不得不承认,二夫人是一个精明的女人,仔细到不让人抓到她半点毛病,老夫人的院子几乎收拾得比江南的别院还好,甚至连老夫人的习惯也打听得一清二楚—— 在江南,老夫人有张四平八稳的拔步床,京城却不流行那玩意,天气也更适合用炕,铺上万寿蝙蝠垫子倒也不比拔步床差。
  老夫人坐在炕边,拉着敬善的手,一脸忧虑,「你不在祖母身边,祖母是不放心的,毕竟那不是你生母。」
  敬善含着泪,「这些年祖母照顾敬善尽心,敬善也舍不得祖母,不过以後敬善同样可以在祖母膝下承欢,祖母也看见了,昭哥儿那般样子,敬善也是不放心。」
  老夫人叹了口气,「善姐儿,你虽说比昭哥儿晚出娘胎,却更懂事,当初也都怪祖母气糊涂了,把昭哥儿一个人丢在京城,可昭哥儿是嫡长子,离了家,岂不是更给别人机会?」
  「祖母又不是神仙,哪里算得到她会使了这招,祖母惦记我们兄妹本就是偏爱,敬善和昭哥儿怎麽会怨您?」敬善泪眼婆娑,一字一句都出自真心,「敬善真是有过,害得祖母您也跟着流泪。」
  一旁李福家的劝道:「老夫人和三小姐都不必担心,三小姐定不会受委屈。」
  「若是受了委屈,只管告诉我,我为你作主。」老夫人拉着敬善细细吩咐道。
  又说了许多,她才舍得放敬善离开。
  从老夫人住的寿安堂到二房要穿过一条抄手游廊和一个月拱门,李福家的引敬善来到她即将要居住的跨院,这地方取名为流芳苑,意即百花丛间有座小院。
  敬善的房间布置得极为素净,但里面的东西却都价格不菲,李福家的跟在敬善身边看见她满意的神情时深深的松了口气。
  「三小姐,这庆善居的布置跟五小姐的是一模一样,只是颜色要素净许多,老奴听说小姐不喜欢大红大绿,便擅作主张换了。」李福家的一脸谄媚。
  敬善点了点头,给了夏竹一个眼神,夏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银锭子放在李福家的手中。
  「还要多谢嬷嬷了,这房间我很喜欢,以後还要嬷嬷多多帮助。」
  一听这话,李福家的也不再推辞,赶紧道:「这是老奴应该的。」
  敬善明白,对待李福家的这样的老嬷嬷既要讨好,又要立威,要从她口中得到消息,又不能盲目相信。「那敬善便放心了,请问嬷嬷,这里还住着别人吗?」
  李福家的笑了笑,「还有四小姐跟五小姐。这流芳苑本就是三个小院连接而成的,五小姐住在您东边的文敏居,四小姐住在西边的芳蕙居。」
  敬善点了点头,便听见东边传来了摔打的声音,便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李福家的。
  秋菊则问道:「是什麽人,这麽不懂规矩?」
  李福家的有些轻蔑的笑,却还是答道:「还不是五小姐,脾气大着呢,倒是四小姐没什麽脾气。」
  敬善心里明白,一定是因自己搬了进来,徐敬敏才发这麽大的脾气,还真是有意思,小小的一个二房嫡女便宠上了天。
  秋菊撇着嘴,却没有说什麽,主子自来教导她和夏竹莫要说主子是非。
  「那昭哥儿住在何处?」李福家的是老夫人的陪房,她自然不怕直接把意图袒露出来。
  「三少爷住在一品斋,有自己的书房,而四少爷还小,就住在二夫人正院里的东厢房。」
  「那嬷嬷先去忙吧,我这里没什麽事了。」敬善笑着示意夏竹送人,李福家的也十分识相,低着头,退了出去。
  李福家的一走,敬善便吩咐秋菊,「把箱笼里杭州妙云斋的双面绣缎拿出两疋,一疋送给四小姐,一疋给五小姐,记住五小姐的要鲜艳的颜色。」
  秋菊一脸舍不得又不情愿的道:「是,小姐。」
  敬善半启朱窗,阳光斜射进来,在地上洒下金灿灿的光,她忽然想起刚到江南时的事情,不过五岁的她被老夫人宠得无法无天,一到江南就惹得大伯母不喜,若不是体验过什麽叫做寄人篱下、人情冷暖,她也不会同现在这般懂事,更不会让大伯母对自己改观。
  如今回到了自己家,却还是要小心翼翼。
  「小姐。」秋菊挑起帘子,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气恼,不用猜就知是刚刚在徐敬敏那里受了气。
  敬善还是一副笑颜,「我们秋菊姊姊怎麽生了这麽大的气,脸似乎都肿了些?」
  秋菊赶紧摸上自己的脸,一副惊慌的样子,直到敬善笑出声,才知道被捉弄了,拉长了音,「小姐—— 」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