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她回来了 第四章
  郁薇看见工作人员的小动作,转头看乔暂,耸肩笑开,没想到乔暂却浓眉深锁,没和她对上眼。
  下一刻,像在应和刚刚的声响般,所有柜子突然开开关关,抽屉也拉出关上,而棉被下像是有什麽东西似的,起伏不定。
  安静的空间中突然传出喧闹声,显得非常诡异,大家都瞠大眼睛,吓得转身到处张望,却没人敢发出半点声音,只有郁薇还拿着手电筒到处照,她想,柜子里肯定装设了自动装置,要不就是绑了绳子控制开关。
  突然间有人大喊,「他在我耳边说话……」话说完,她摀住耳朵放声大哭。
  紧接着有人附和,「他在喊救命!」
  这下子人人惊慌失措,连导演也察觉不对劲,正准备喊卡,郁薇的手电筒照见那阵白雾穿过主持人和陈惠洁的身体,接着烟花炸开似的,几道闪光自她眼前划过。
  郁薇傻愣在原地,动弹不得,一阵寒意从脚底窜过,冻得她透心凉。
  「郁薇?」乔暂握住她,轻喊她的名字。
  「我好……好像看见什麽……」视线定在床上,冷汗从她额头冒出、滑下。
  乔暂深吸气,回答,「我们离开这里。」
  他拉起郁薇,准备离开时,陈惠洁和主持人却抱着肚子不断作恶,大家吓得脸色惨白,胆子小的开始放声痛哭,但摄影机还是拍着他们。

  乔暂对导演说:「快离开,不然所有人都会遭殃。」
  他的话让庄济皱眉头,难道他也能看得见?
  「撤。」导演喊,所有人赶紧往外撤。
  工作人员扶起陈惠洁和主持人下楼,就在下楼梯时,一阵阴冷的风从工作人员身边吹过,他们的手莫名其妙地脱力松开,害得全身瘫软的主持人和陈惠洁从楼梯上骨碌碌翻滚下来。
  咚咚咚,接连滚过好几个阶梯,可他们却恍若不知疼痛似的,一路往下滚,连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两人在一楼台阶前的地板摔成一团,却很快坐起来,抱在一起又笑又哭,那表情诡谲得让人不敢靠近。
  周遭的人心脏狂跳,寒颤不断,看她们旁若无人地笑着,两人发出来的声音频率很高,尖锐得让人忍不住摀耳朵。
  这时候,有人大喊,「门被锁起来了!」
  门锁起来?打开就好啦,他们是在屋内又不是在屋外,不需钥匙就能顺利打开。
  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想的,可是……打不开!几个人轮番上阵,都无法打开。
  导演心急,冲上前用力转动门把,这时砰的一声,门外有一股强大力量往内撞,站在门边的导演遭受波及被往後撞开,身体在半空中甩过一个弧线,重重地落在客厅的木桌上。
  一时间,客厅中一片混乱,惊叫的、哭喊的、求饶的……所有人的情绪都无法控制。
  「你们看!」
  这一声不知道是谁喊的,大家纷纷把视线调过去,一阵夸张的倒抽气声响起,看见了,他们都看见了……
  唯独郁薇没看见,她的头被乔暂的反射动作压入怀中。
  木头地板上出现水滴,明明上面没有东西,却有水从高处往低处滴落。
  滴答、滴答、滴答……一滴接一滴,水滴像是会走路似的,缓缓往前,被靠近的人慌张退开,方便水滴继续前进。
  当中有个人吓呆了,她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水滴落在她的脸颊,可是这时,水滴变了颜色……是红色的血,从她的额头、眉心、脸颊、下巴一路往下滑,血越滴越多越滴越多,渐渐的,她纯白的衣裙染上点点血渍。
  终於她回过神,四肢一恢复运作,她立刻尖叫着往外冲。
  乔暂也牵起郁薇,二话不说往外跑……
  摄影团队聚在沙滩上,一个挨着一个,谁也不敢离人群太远。
  庄济蹲在地上帮主持人作法,而被「处理」过的陈惠洁,已经被送上乔暂的汽车,他开车送陈惠洁回家,郁薇自然也一起离开。
  正在被「处理」的主持人突然间大吐特吐,腐酸气味让众人皱眉。
  导演忧心忡忡走到庄济跟前,乔暂临行前告诉他「别再进去」,可是想到拍摄的画面不够凑成一集,他犹豫问:「庄大师,我们还可以进去拍吗?」
  他相信这集播出去,肯定能造成轰动和讨论,柜子开关、窗帘翻飞、主持人卡阴的那幕实在是太精彩,若是放着不用太可惜。
  导演的表情很纠结,既恐惧又贪婪,庄济打量着他,微笑道:「可以,我先进去和他们沟通沟通。」
  放下虚弱的主持人,庄济再度走进鬼屋。
  他直接上二楼,蹲在床边,对着蜷缩成团的女孩,用醇厚温柔的嗓音轻声道:「别害怕,我帮你……」
  从头到尾,一群人当中,大概只有郁薇没有受到惊吓,而陈惠洁却吓到连话都说不清楚。
  郁薇打趣的说:「别演,摄影师不在这里。」
  她没有对陈惠洁的虚伪做作感到生气,只是觉得这时代对年轻人不公平,为求一口饭,什麽辛苦差事都得做。
  陈惠洁闷闷回答,「我没演。」
  郁薇笑笑,没再说她,笑眼眯眯地跟着CD哼歌,她的歌喉不是普通烂,是烂到淋漓尽致那种,只是她一张开口,神情严肃的乔暂便弯了眉毛。
  这天,她回到家就要往床上躺,乔暂不让,非要逼她喝掉一千c.c.的阴阳水,逼她泡艾叶澡,她的白眼快要翻到後脑杓,没好气问:「干麽啊,我又没卡到阴。」
  乔暂回答,「艾叶沐浴可以稳定神经,提高睡眠品质。」
  她已经累到一沾枕头就会直奔周公家,睡眠品质哪还需要再提高,不过……好吧好吧,他都这麽说了,自然要乖乖照做,反正她早就习惯拿他的话当圣旨。
  郁薇泡完澡,轮到乔暂进浴室。
  「把头发吹乾。」他提醒。
  「哦。」郁薇漫应一声,走回房间。
  阴阳水喝了、艾叶澡泡过,全身懒到快要摊平,虽然乔暂的声音还在耳边缭绕,但舒服的床在召唤,吐一口气,不管不管……她往床一趴,睡觉去。
  乔暂心不在焉地洗完澡,回想着郁薇惊诧的目光,她在那个房间看见什麽?
  不对,不只房间,没事她怎会从楼梯往下走,又怎会去检查那扇门,可……如果看见,她没道理会表现得一脸平静,当时那张青色的鬼脸,距离她不到一寸。
  所以,到底是看见还是没看见?
  应该是没看见的吧,他已经把金刚菩提手链拿走,可是……唉,那个让人操心的家伙。
  郁薇的房门没关,乔暂一面用大毛巾擦乾头发,一面进屋。
  她睡熟了,眉眼舒展,脸上没有受到惊吓导致的不正常青紫,上次看到鬼魂,她的表现可不是这个样子,所以……没有看到吧。
  乔暂弯下身,看见她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庞,根本没吹头发,把他的话左耳进、右耳出?很好,明天再算总帐。
  坐到床边,他把她的头发擦乾,再拿来吹风机,开最小的风速,慢慢帮她把头发烘乾。
  被伺候的感觉不是普通爽,因此郁薇虽然睡得很熟,嘴角却微微上扬。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