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收买计划 卷一 第五十五章
  「好。」
  她应着,轻轻打开手中的锦盒,锦盒中的头面很是精美。得亏她昨天好东西见了太多,现在已有些平静了。
  这套头面听说还是宫造的,做工和镂花都十分的精致。
  「听说此物有你生母的名讳印记,所以才被认了出来。」
  「她叫什么名字?」
  「夕颜。」
  她心里呢喃着这两个字,名字真美,想必人也很美。只是这花寓意不好,夕颜夕颜,开得晚凋零得早。
  正吻合原主亲娘的一生。
  合上锦盒,想到自己现在是有钱人。记起那日在成国公府时贤王殿下提起匡庭生要过生辰,思忖着自己是不是应该送礼?
  「侯爷,我听贤王殿下提起,说过两日庭生要过生辰。您说,我是不是应该备份礼送到匡家?」
  景修玄看了她一眼,淡然道:「随你。」

  「那我就看着办了。」
  她琢磨着,记得昨天那些东西时有一方上好的砚台,不如就送给匡庭生吧。那个美少年总是莫名地让她觉得心疼,瘦弱的肩膀竟要扛起那么重的责任。
  「匡家忠烈之后,如今只剩一屋子的女眷和庭生一个男丁。不知匡家那些英勇战死的男人们有没有想过,他们倒是死得壮烈,只把悲痛全留给了亲人。」
  她有感而发,没有注意到景修玄脸色的变化。那是一瞬间从闲适转换成极为可怕的严肃,深邃的眼略眯起,复杂地看着她。
  「将门女眷当知以国为重,若是连这样的觉悟都没有,不配进匡家的门!」
  他的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感情,令人生寒。
  她下意识望过去,被他脸上的表情吓了一跳。她自认为自己没说什么出格的话,怎么这男人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是不是自己批判了匡家的男人,在这个男权社会中,才会引起他不满。
  「侯爷,我不过是感慨一下……为国捐躯是大义,但也得顾着小义,想着家里的妇孺。战场无情,那些男人已经黄沙埋忠骨的时候,可曾想过家中的妻子还在思念着他,还在想着他是否吃得饱穿得暖。她不会知道,其实她的丈夫早已魂飘他乡,再也不会归家。您说,这样难道不残忍吗?」
  她话音一落,只觉得眼前一花,他已欺身到了跟前。她吓得后退两步,被他抵在书架之间。
  他脸色如覆寒霜,阴寒得吓人。
  「妇人之仁!照你这么说,天下就不应该有人参军?就不应该有人上阵杀敌?难不成由着他人入侵,杀伤掳掠,那样就是对起家人了?」
  她哪里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匡家的男人们太死心眼了。怎么能差不多死绝,只剩下匡庭生一个男孩子。
  纤细的身子靠在书架上,鼻息间全是他的清冽气息。他梭角分明的脸离她不到一寸,近到她可以看清他下巴上淡青的胡茬。
  她能清晰听到自己的心跳,如雷鼓轰鸣。
  「侯爷……我不是那个意思……」
  景修玄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她,她微垂着头,露出细白的脖子。他能看见肌肤底下浅青色的筋脉,还有那后颈发际边细软的绒毛。
  「你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的声音突然低沉,带着暗哑。
  她知道怎么说都是不对,他说的也没错,可她自己的观点也是对的。犹豫半天,低声嘟哝,「真要是想轰轰烈烈地一腔热血报效朝廷,大可以不娶妻生子。一人死了也就死了,何必连累他人跟着受苦?
  他冷哼一声,放开她。
  她只觉压力一松,再抬头时,他已退开几步之远。
  「我看你是好的不学,就嘴皮子利索。按你这样说,上阵杀敌的男人都得是无牵无挂的,那他一旦战死,就是绝后,这才是真的不孝!」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何况是重子嗣的古代。可是男人若是上了战场,那便是随时会送命的。
  做为他们的妻子孩子,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在他们死后,又要承受漫长的痛苦悲伤,何等的不幸?
  「若照侯爷说的,匡家男人都是英雄,可是他们当英雄了,他们家的女人可没有得到好处。匡家女人们极少在京中露面,匡家日渐没落,谁还记得匡家男人曾为朝廷做出的贡献?您知不知道,上次我去匡家时,匡家给我的感觉是什么吗?是压抑,是死气沉沉,是毫无生机!这就是英雄的家眷,她们为何要承受这样的命运?」
  虽然她与匡家交情不深,但一想到那种压抑,她就浑身不舒服。
  她仰着脸,不惧地看着他。
  他眸色暗下来,手紧紧地合成拳。乌沉沉的眼眸中聚起黑压压的暗涌,翻滚着,奔腾着,却又深不见底。
  有什么东西想要冲出心里,被他死死地压着。
  「出去!」
  她立马抱着锦盒跑出书房,走到外面被风一吹,脑子清明起来。暗骂自己刚才都说了什么?怎么能为匡家女人鸣不平而与他争辩呢?
  他应该不会因此而迁怒于她吧?
  而书房中的景修玄则慢慢地坐下,他的视线定在兵书上。脑海中不停回想她说过的话,生平第一次听到有人指责他们不顾家人,枉为男人。
  男人志在千里,若不能报效国家,如何立于天地间?
  他从不曾后悔过,匡家的那些男儿也没有后悔过。
  他清楚地记得临死前的那一刻,他挥剑斩下南羌太子的首级。然后数十支箭射中他的身体,连痛都感觉不到。
  在冲过去之前,他已料到自己的生死。
  但他义无反顾!
  没有匡家男儿洒在边城的热血,何来今日天下的国泰民安。天下大义,为民者最重。他们匡家祖训有记,宁可战死沙场,不能龟缩人后。
  是的,他没有错,匡家所有男儿都没有错!
  可是她有些话说对了,匡家真的如她所说。在这几十年中,没落到几乎无人提及。他不是不知道是因为家中没有顶梁的男人,所以才会有如此局面。
  古往今来,将门世家哪个不是如此。
  从辉煌到沉寂,再由沉寂到爆发。周而复始,靠的是先祖们的遗训和鞭策,靠的是心中那不屈的武学之魂。
  为何到了她的嘴里,就成了让女人受苦的人?
  他眸底森冷,按她所说,自己倒还算是不错的。毕竟他并未娶妻生子,孑然一人。便是战死,亦没有什么牵挂。
  功过后世评,他真没想到会有人这么评价他们。
  桌子上的兵书翻开着,里面的内容于他而言差不多是滚瓜烂熟。可是那些字此时却模糊起来,他竟是一个都看不真切。
  修长的手慢慢伸过去,「叭」地一声合上。
  最后,他的大手按在上面,沉默良久。
  【卷一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夫君收买计划 卷一》作者:曲清歌
  02、《夫君收买计划 卷二》作者:曲清歌
  03、《夫君收买计划 卷三》作者:曲清歌
  04、《夫君收买计划 卷四》作者:曲清歌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