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长宁 下 第四十九章
  崇德帝收住了笑声,面色阴沉看着两个人:「民心所向,你们满意了?不出十日,大街小巷都会传遍,戚氏才是天命所归,萧氏不过乱臣贼子,所以大昭不若以往昌盛,你们,满意了?」
  谢长宁并不知道接下来的布局,可是当崇德帝点出来的时候,她却恍然了。没错,以身为诱饵,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出来。而且,是为了护佑百姓,相信,西北暴民,江阳王也会妥帖安排。到时,便是真的民心所向。
  不知为何,她看向崇德帝的目光就带了几分怜悯,不管是前世今生,他都运筹帷幄,不过,还是要输给命运。
  崇德帝丢下了一块牌子到萧衍的脚边:「现在,立刻让萧福收回那道圣旨,你去品燕阁。」那道圣旨,指的是禅位圣旨。
  谢长宁心中一根弦绷了起来,她看到萧衍缓慢弯下腰,修长白皙的手指捏住那块牌子,又闲适地直起腰。
  那道诏书自然还来得及收回,甚至及时通知到了每一个在场的人止语不谈。这些人,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松一口气,又或是表示一下难过。权当皇帝陛下一时恼怒的结果。然而,他们不知道,萧衍正准备去品燕阁。
  品燕阁是皇宫内第二高阁,第一是揽月台
  谢长宁被拦在了外面。
  「只有端王一人可以入内。」拦下她的人,衣襟处绣着金色的龙。
  萧衍扭头,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缓慢地走进了那栋高阁。
  谢长宁忽然捂住了心脏的位置,看着他逐渐消失的背影,不知为何竟是满满地紧张。

  品燕阁最高层,放着的,是历代皇帝传位诏书以及铁律死诏。
  她知道,崇德帝是让萧衍进来取东西。可是,她担心,出来之后的萧衍,就不是她的萧衍了。
  心里有些不舒服,她呆呆地看着门。
  萧衍出来的很快,然而,他却是捧着两卷圣旨出来的。
  「走吧。」萧衍腾出手拍了拍谢长宁的头。
  谢长宁疑惑地看着他:「你这是……」
  萧衍的目光在自己手捧的两道圣旨上扫了扫:「皇兄让我拿这个。」一道看起来已经有了些许的年头,黄色的丝绸泛着古旧的气息,另外一道看起来就新了许多。
  谢长宁心中有数,又和萧衍回到了崇德帝的寝宫。
  崇德帝早就等着,他将两道圣旨摆了出来:「萧氏一族,至今百余年,终于到了今日……果然是难逃诅咒。」他双眸中泛着晦暗的光。
  他看着萧衍,定定出神:「这两道圣旨,你选一道吧。」
  谢长宁紧张地捏出了萧衍的袖子,她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先帝遗旨,果然与萧衍有关。
  「你若选这道,那从今以后,你便要站在宁丫头的对立面。为扞卫萧氏一族的荣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谢长宁仓皇去看萧衍的神色,不知道究竟在担心什么。在皇位面前,哪个人不心动,更何况,名正言顺。
  「你若是选了这道,你便是我萧氏一族的罪人……」崇德帝压低声音,缓缓开口,「从此以后,萧氏荣辱皆与你无关,不得再冠以萧姓。」
  「凭什么!」谢长宁陡然拔高了声音,愤恨地看着崇德帝,「萧氏首位皇帝本就传位与戚太子之子,是那些皇子们篡位!」现在,把皇位还回去,就要多了萧衍的姓氏,这是……这是在逼迫萧衍……
  萧衍安抚着拍了拍谢长宁的肩膀。
  「凭什么?朕偏偏就不相信,这大昭的江山不姓戚就会断绝!」
  谢长宁别扭地扭过头去,崇德帝现在已经不是正常人的思维了。
  「外面已经有龙字属玄衣卫等候,如若你不做出个决定,就休想安然离开。尤其是她」崇德帝直指谢长宁。
  谢长宁呼吸一滞,不可置信地看着崇德帝,又转头看着萧衍。他在对着两道圣旨沉思。
  「究竟是要祖宗,还是要妻子,你可要想好了。」崇德帝火上加了一把油。
  这一顶高帽子扣下来……谢长宁的心凉透了。如果萧衍当真选择了那道古旧的圣旨,那么,他就要背上个骂名。
  「谨之……」谢长宁紧张地快要喘不过气来。
  萧衍忽而一笑:「要说祖宗,臣弟今日所为。不过就是为了让我萧氏,让我大昭认祖归宗!」他直接将桌上那道新的圣旨丢进了早就准备好的火盆中。
  先帝的传位诏书霎时化为灰烬。
  而萧衍执起古旧的圣旨,缓缓铺开:「敬文皇帝临终遗命,萧氏子孙当禅位于戚氏子孙。请皇兄遵从祖先遗命!」
  一字一句,清晰坚定。抑扬顿挫,铿锵有力。
  谢长宁的眼眶蓦然湿润了。她没有选错人,这个人,才是她的萧衍……
  「你……」崇德帝显然没有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在他的心里,九弟一直都是淡薄坚韧,唯皇兄之命是从,不会抛下责任。
  「皇兄,事已至此。请着苏白前往西北,召回江阳王,以谋传位之事。」语调格外坚定。
  崇德帝胸口剧烈起伏,最终,全部化作了一声悲叹。如今,算不算得上是众叛亲离呢?
  「你们……」
  满是悲愤。
  是年九月,崇德帝移驾明和园养病。太子监国,端王辅政。
  十月,西北形势大定。太子一道旨意召回了原本诈死的江阳王与江阳王世子戚洵。而后,派遣苏白赴往西北前线。
  十一月,江阳王抵达盛京。太子携端王赶赴明和园请诏
  诏书方下,举朝皆惊。
  萧氏第五代玄孙尊敬文帝遗命,禅位于戚氏子孙。
  同月,端王自请从皇家玉牒除名。削除爵位,放弃姓氏,携王妃谢氏隐退。
  三月之内,竟然就这样尘埃落定。
  而谢长宁,还带着些许的不真实感。
  「江阳王即位之后,会善待萧氏一族么?」她始终迟疑着。
  「江阳王铁血手段,而萧氏一族,如今……待皇兄去世之后,便再无挣扎之力。可是,若干年后谁知道呢?也许再过百年,萧氏便又会卷土重来,被驱逐的便成了戚氏。」
  「说来,冤冤相报何时了。」
  「有因有果才是命,若非戚氏太子袖手江山,恐怕也不会有今日之争。」
  「纷纷扰扰,竟牵连了这么多无辜的人。」谢长宁拽过来萧衍的一缕头发,而萧衍则收拾着自己的书籍。
  「我们要去哪里?」谢长宁斜着眼睛看他。
  「江南,风景秀丽。我与你长宁。」
  真好,谢长宁看着窗外,雪花纷飞。这一世,她终究长宁于世,而非枉死。
  透过白雪皑皑,一直红梅傲雪而立,一名素衣少女立于树下,哼着温婉的小调,脚下配合着转着圈儿。笑意浅浅,温柔羞涩。
  默哀逝,默哀逝,许你长相思。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一世长宁 上》作者:花笙绦
  02、《一世长宁 下》作者:花笙绦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