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长宁 上 第五十五章
  谢长宁话音刚落,余光便扫到一道影子从门外闪过,紧接着,就是‘噗通’声。
  她讶异地看向窗外,似乎想找寻什么踪迹,讶异道:「咦,有落水了?」
  萧衍轻笑了一声,伸手弹了下谢长宁的额头:「都走了,别装了。」
  没错,谢长宁与萧衍刚刚那番话是故意说给偷听之听的。
  谢长宁长舒了一口气:「谁知道还有没有别的,不过这外面也太不安全了点,随时随地都有偷听。」
  萧衍把玩着茶杯,似笑非笑:「这是难免的,怎么,有什么想法?」
  「过几日不就知道了。」她今日不过将计就计,若是能将司马家拉下水最好,就算不能,也不能让她们痛快下去。
  「连也要瞒着?」萧衍尾音微挑。
  谢长宁抿唇不语。
  见状,萧衍不得不仔细叮嘱道:「萧正琦狼子野心,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谢长宁点头应下:「知道。」现,任谁都不敢小瞧了三皇子去,谁知道他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呢。

  萧衍揉了揉谢长宁的发顶:「想要做什么就大胆去做,萧正琦虽然够聪明,可是行事作风太过不堪,又狠辣,皇兄不会将皇位传给这样一个。」言下之意便是让谢长宁放心,他不会报复。都说君心难测,可是他却十分清楚皇兄到底想要一个什么样子的继承。
  「不用担心,柳风絮最近又说什么没有?」谢长宁岔开话题,这些东西太过伤神,如果可以,她不想让萧衍想这许多。随后又是一笑,如果,他不是这副身子,一定也会被皇子们顾忌,不得安宁。
  「他说要亲自去找他的师兄。」
  「什么?」谢长宁一惊,抬头看着萧衍,「他怎么能把一个留盛京,万一……」
  「不用担心,」萧衍尽力用言语安抚着谢长宁,「他留下了许多药方与治疗方式给太医院的太医们。若是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些太医能解决的,他自己也会定期回来一次调整药物。」
  谢长宁的目光却还是有些挣扎,不放心,就是不放心。
  萧衍勾唇一笑,又惊艳了:「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就不要想这些了,小脑瓜受得了么?过几日便是百花宴,到时候有操心的。」
  提起百花宴,谢长宁又是一声哀嚎,皇帝亲临的百花宴啊,一起游玩赏花啊,果然还是要好好的躲起来么。她目光有些哀怨。
  萧衍又抬手揉了揉谢长宁的头发,果然手感很好啊。
  谢长宁鼓起了腮帮子,一副小孩模样让萧衍忍俊不禁。
  最终,她轻咳了一声,又带开话题,说起今日里府中的趣事。
  而另一艘画舫里的三皇子萧正琦,依旧是那一副挑不了大梁的模样,躺一个美的腿上,色眯眯地任美口对口喂着酒,手还美的腰上不停揩油。
  「三皇子殿下,您再喝一点嘛……」那美一声娇笑,三皇子就恨不得将整张脸都埋到那一副白玉团中。
  而其余的艳色女子们皆围了过来,争先恐后要喂他。
  此时一湿漉漉地就进了船舱。
  三皇子一见,立刻坐了起来,面上收了刚刚那副模样,竟是难见的严肃。他随便挥了挥手,诸位女子就颇为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路过那湿漉漉的男子时还瞪了一眼,偏要这时候来,真扫兴。
  「如何?」萧正琦正襟危坐,为那男子斟了一杯酒,「先喝杯酒,暖暖身子。」
  「谢家那丫头似乎是准备对司马府动手,之前借着平阳长公主之手毒杀太后没有成功,他们似乎想这件事上下手。」
  「呵?」萧正琦面露不屑,「没有证据,一个小丫头片子也想扳倒司马家,莫不是痴说梦吧。」
  「可是……」湿漉漉的男子有些迟疑,「她说,司马言生性犹豫又谨慎,一定会留存底细,若是真让他们搜到了……」
  萧正琦顿时目露凶光:「这倒是,司马言行事太多顾忌,反倒是他的那个女儿做事够漂亮,有时真觉得她不是司马言能教出来的。」
  他自斟自饮一杯,思忖了一下,开口道:「这样吧,晚上悄悄的,通知司马言一声,他已经被盯上了,若是真存了底儿,就毁了,记得,要亲眼看着他毁了。」
  「是。」那湿漉漉应道,可还是未曾离开。
  「怎么,还有事?」萧正琦懒懒道,并不去看那。
  「这……」那迟疑了一下,才道,「秦家派找去府上了,说秦小姐想要见您。」
  「再吊上一吊。」他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这样子,真的可以么?」那自然不是担心秦家会不会被吊急了,他更担心,以后若是把秦霜放身边,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那个女没那么多心思。」他仰头又是一杯酒。
  那眉头微拧,思索了一下:「是。」而后退了出去。
  萧正琦轻笑了一声,躺垫子上,忽然捂住了眼睛。
  夜,渐渐沉了下来,一道身影落司马府书房窗外,轻轻敲了下窗棱。
  窗内的将窗户打开,他轻轻一跃,便翻了进去。
  书房内烛火摇曳,忽明忽灭,两一开始俱是沉默不语,气压破低。
  「三皇子有何吩咐?」司马言面色平静。
  「已经被谢家盯上了,三皇子知道留存了一些东西,必须毁掉。」
  司马言平静的面容忽然起了一丝波澜,随后,又是一声轻笑:「三皇子一定是说笑吧,怎么可能给别留把柄呢。」
  司马言如此说,那反而松了一口气,若是他承认的太快,反而要担心毁掉的东西是不是有假。
  「司马大是想让小亲自搜么?」
  司马言沉默不语。
  「司马大可要想清楚了,如果这事处理不好,三皇子一定会对不满。」
  忽的,书房的门被猛地推开。
  司马颖迈了进来,面色阴沉:「知道哪些东西哪里。」若不是有通知她三皇子的来了,她还不知道。看自家父亲的模样,竟是真要留把柄给家。
  她恨恨地瞪了一眼司马言,转身走到了一个书架前,转了一下上面的花瓶,司马言面上露出惊异的神色,果然,书架被挪开,里面露出了一溜暗格。她从里面拿出了一沓信,又翻看了其他暗格,确定没有别的东西了,才将那一沓信交给了来。
  「就这些了。」
  那黑衣随手翻了几张,确定无误后,从怀中掏出火折子,将这沓信扔到了一个铜盆里,又将火折子扔了进去,一堆重要的东西,瞬间化为灰烬。
  那黑衣扫了两一眼,又翻窗离去。
  司马颖也不肯多留,冷哼一声:「父亲,您还是好自为之吧。」说完,又快步离开。
  司马言站原地愣了一会儿,踱步到刚刚司马颖转动的花瓶前,却没有打开暗格,反而拉开了一个抽屉,里面黯然的躺着一沓信,他拿了出来,随手翻了翻。
  与刚刚被烧掉的,居然一模一样!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不是么?
  【上集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一世长宁 上》作者:花笙绦
  02、《一世长宁 下》作者:花笙绦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