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闺秀好招摇 上 第五十六章
  「胆子大了,还懂得先斩后奏了,嗯?」
  「这不是知道七哥一定不会在这种小事上拒绝我的吗,再说了,七哥如此光辉睿智,胸怀宽广,怎么会因为这种事情跟阿妩计较呢?」霍妩甜笑着道,「而且我这不是想为七哥节省些时间吗,七哥你想啊,咱们先过去,我再也你说,不是比现在绕道快得多了?」
  「歪理!」卫旌笙戳戳她的颊上那个浅浅的酒窝,道。
  「歪理也是道理啊!」
  见卫旌笙没跟她动怒,霍妩也不怕他,继续与他耍着花腔。
  「荣保!」卫旌笙忽然道,「私自做主子的主,罚你一个月例钱!」
  霍妩傻眼了:「不是,七哥,你都不生气了,罚他做什么呀。」
  卫旌笙悠然道:「我乐意啊。」
  「七哥你不讲道理!」
  「这可是你教我的。」卫旌笙把玩着腰间系着的穗子,道:「歪理,也是道理。」
  霍妩半晌无话,良久才道「七哥我发觉你真的学坏了。」

  「不巧,跟你学的。」
  「荣保。」霍妩高声道:「不怕,七哥扣你多少,你找个时日来我府上支就是了,不缺了你的。」
  卫旌笙按下她:「得了,他跟着我多年,那还真缺这些了,还去你府上,叫国公与夫人知道,像什么样子,不过是小惩大戒,做给人看看罢了。」
  荣保也乐呵地道:「这银子奴才就不去取了,只盼着县主一会儿赐奴才几口鱼肉常常就是,奴才,奴才也馋的很呢。」
  霍妩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多宝斋的鱼果然没有令霍妩失望,做的入味至极,极不显鱼的腥味,又让鱼本身的甘美尽显,霍妩常在嘴里止不住地赞扬。
  卫旌笙命荣保他们退下,挽起袖子自己亲自为她剔去鱼刺,将干净的鱼肉放进她碗中,他手速极快,霍妩一口刚下肚,他下一筷子总能恰到好处的接上。
  他净了手,看她在他身旁吃的畅快,只觉得自己腹中也饱了大半。
  说你是猫儿,倒还真像极了,真是如出一辙的馋嘴。
  他们俩人吃的尽心,陈纵眼下的心绪却不大痛快。
  他兴致勃勃地讲话本递给陈思璇,陈思璇却看也不看,只随手搁置在边上,横眉冷对地看着他。
  「兄长怎生如此空闲,还有闲心去逛什么书斋?」陈思璇冷冷地道:「兄长既然这般有空,不如与淮王殿下多多商量一下我陈家的大事!」
  陈纵笑容一僵:「思璇,这话本颇有趣味,你白日里翻翻聊以解乏,也是好的。」
  「哦?」陈思璇讥讽地笑,「兄长这话说的,矿山那事大局未定,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商议,偏生兄长每每与淮王相见,都摆出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来,兄长不是小孩子了,难道什么场合该做什么事都要思璇这个做妹妹的来教你吗?」
  「说什么拿来解乏,兄长不愿意做的事,临了临了,还不是得由我来出面周旋,兄长身为男丁,还想着置身事外吗?」
  「思璇够了。」陈纵渐渐板下脸来,「我若真想置身事外,那些劳什子的事,我一件都不会去做,至于什么淮王,我更是见也不会去见!」
  「卫蔺沣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心中有数,若不是碍于你和父亲,你真当我乐意与他说那些个官话吗?」
  「兄长真是说笑了。」陈思璇别过头去,道,「这是你与生俱来的责任,别说的像是只为了我与父亲。」
  陈纵转过身去不再看她,只道:「思璇,我不想与你多做争辩,这话本,你想看就看,不想看就不看,你,随意吧。」
  他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等一等!」陈思璇叫住他:「这些日子的事终归导致我陈氏名誉有损,是以,思璇不日打算在京中聚珍楼联合多家有意亲近我们陈家的贵女开办一场宝物鉴赏,说来简单,无非就是各家拿些宝贝出来捐出去,换些银钱赈济灾民,那天,还望兄长能来,与各家子弟多亲近亲近。」
  陈纵道:「你放心,我会去的。」
  「我还记得我姓什么,若非如此,思璇,你以为我会听父亲的话,与你来京中吗?」
  「如此。」陈思璇站起来,朝他的背影一福,「思璇,多谢兄长。」
  见陈纵走远,陈思璇的婢女才跑进来,急得直跺脚,道:「大公子有意亲近,小姐何必如此冷淡呢?」
  「他有意亲近又如何。」陈思璇默然道,「他想要与我兄妹之情,我想要的,却不是这个。」
  「小姐啊。」婢女怡黛道,「可那毕竟是你的兄长,是你唯一的血亲啊,这诺大的家里,大公子是你最大的依仗呐!」
  「血亲?」陈思璇为自己倒了杯茶递到嘴边,道:「他是不是我的血亲,母亲临终之言,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当年她母亲与父亲的妾室一同生产,妾室所出是个白白胖胖的麒麟儿,可她母亲却只省下一个天生阴阳眼的病儿,母亲又惊又怕,为保在父亲心中的地位,绝望惊惧之下出此下策,将自己所生的嫡子与妾室之子进行调换,从此,她才有了陈纵这个兄长。
  而她真正的兄长,早在多年前就被母亲放弃,一早死在了多年前那场冬夜里,是母亲亲自放了一把火,将失宠了的妾和亲生儿活活烧死,让这段过往彻底埋葬在尘埃里。
  人之将死,过往愈发清晰,母亲迷离之际,才告诉她此事。
  陈思璇也是那时,才知道,原来她的兄长,竟不是与她一母所出!
  真是……太可笑了。
  「可是,毕竟大公子毫不知情啊,再说了,生恩哪有养恩来得重要,夫人过世后,此事知情者唯有奴婢与小姐二人,只要小姐不说,大公子是不会知道的。」
  陈思璇笑道:「我自然不会蠢到主动告诉兄长,只是怡黛,我又该怎么相信你呢?要知道,我只信死人,才能守口如瓶。」
  怡黛扑通一跪倒在地,拼命地叩头,额头瞬间就红了一大片,「小姐,奴婢,奴婢从小伺候您,侍奉您多年,奴婢就是死,也绝不会做出任何背叛小姐您的事啊!请小姐相信奴婢!」
  陈思璇静静地看着她,突然笑开,道:「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不过是与你开个玩笑罢了。」
  她亲手将她扶起来,拿出帕子温柔地擦拭她通红的额头,道:「莫怕,我自然是信你的。」
  「更何况,你素来是我的心腹,我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需要你替我去办呢不是,远的不说,这聚珍楼一事,我就缺不了你了。」
  怡黛喃喃道:「小姐,怡黛定当为了小姐,做牛做马,万死不辞!」
  陈思璇拍了拍她的手,笑容温柔依旧。
  七日后,珍宝楼如期开启,各家贵女齐聚于此,其中不缺京中各权贵人家的公子郎君,如此能使他们大出风头的机会,自然不会有人乐意错过,更何况,此事的领头人,还是近来声名大噪的陈家女儿。
  衣香鬓影间,自是一派风流。
  【上集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胖闺秀好招摇 上》作者:惜薇
  02、《胖闺秀好招摇 下》作者:惜薇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