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相的小娇娘 卷二 第八章
  这句话正中李令婉的下怀。
  杨氏可是李府实际的掌权人,只要自己还要在李府待一天,那势必还是要依仗杨氏,不然真惹恼了她,随意给自己小鞋穿也就够她受的了。
  李令婉窝在杨氏的怀里使劲的哭,泪水把杨氏前面的衣襟都给弄湿了。
  杨氏也不在意,反而依然柔声哄着她。
  杨氏心里自然晓得李令婉心中只怕是对她有意见的,不然方才何至於要那样摔碗?但转念一想,李令婉还是个孩子,见众人把她当妖孽,还以为自己要被道士杀死,心中自然是愤慨的。不过这毕竟是李老太爷特地救了、还特地改了性子的孙女,再如何,杨氏现下心中也只有更加怜惜疼爱的份。
  所以杨氏就一直在哄她,不停的对她叫着好孩子。
  李令婉这时见气氛烘托渲染得差不多了,便从杨氏的怀中抬起头来,看着杨氏,犹犹豫豫的说道:「祖母,其实当时那个人还同我说了几句话,我、我不晓得要不要告诉您。」
  杨氏自然是急切的追问,「他还同你说了什麽?快告诉祖母。」
  「那个人还同我说,大哥将来必然是个贵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咱们李家都要靠他复兴,所以他让我往後再也不要欺负大哥了,而是要多多亲近他。」
  杨氏心中微凛,低头看她。
  小女孩刚刚才哭过,一双眸子就像被清水洗过的黑曜石一样,漆黑透亮,里面满满的都是清澈纯真,丝毫看不出来她到底是不是在撒谎。

  李惟元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下这样无力绝望过。
  他被捆绑着躺在地上,眼睁睁看着李令婉站在那里哭得满面泪痕,看她喝下了那个臭道士端过去的符水,看着她走过去对杨氏下跪磕头,看着她随杨氏进屋。
  他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却什麽都做不了。
  他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下这样痛恨自己,他觉得自己压根就是个废物,竟然不能护着自己在乎的人周全。
  头顶天幕幽深,星子都没有一颗,只有黑漆漆的一团,好似下一刻就会这样兜头扣下来一般。
  旁边元妙真人神情凝重的在和他的两个小徒弟低声的说着话。
  院子里的丫鬟婆子聚在一起,一面伸手指着前面门窗紧闭的正屋,一面在窃窃私语,猜测那个妖孽到底要和老太太说些什麽。
  但李惟元没有去理会这些,他只是躺在那里,目光紧紧望着那两扇紧闭的格扇门。
  他原本是从来不信鬼神的,可是经由李令婉一事,他还是有些信了。刚刚他亲眼看到李令婉喝下那碗符水,虽然李令婉即将进屋之前回头对他眨了眨眼,笑了笑,依然是以往她调皮同他笑的模样,可他还是担心。
  他担心若那碗符水真的有效,那现下李令婉是不是已经被收服祛除了?若果真如那道士所说,她随後就会魂飞魄散,到时这天大地大,碧落黄泉,他要到哪里去寻她?
  李惟元想到这里就觉得极其愤慨,满心的暴戾之气好像即将要冲破他的胸腔一样。
  他双目赤红,冲着站在一旁的元妙真人冷冰冰的命令着,「将我身上的绳子解开。」
  元妙真人压根没有理他。李惟元在他眼中看来只是一个身形瘦弱的少年罢了,纵然目光再寒冷,浑身的气势再冷冽,凭这样一个小小少年,能对自己怎麽样?所以他依然只是同自己的两个小徒弟说着话。
  这时他听到躺在地上的小少年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说道——
  「我不会放过你的。」
  其声虽轻,但极冷,让人听了止不住觉得毛骨悚然,全身冒冷汗。
  元妙真人不由的转头望了李惟元一眼,然後他就教这个小少年眉宇间凶狠的暴戾之气给震慑到了。
  他心中止不住有几分心惊,想要别过头去不看,可即便别过头了,他依然能感觉到李惟元那冷然犀利的目光一直盯着他,直盯得他浑身发毛,心口生凉。
  他一个没忍住,转身走过来狠狠的踹了李惟元一脚。
  他脚上穿的是一双坚实的鹿皮靴,这样一脚朝李惟元的腰间踹过来,沉闷的一声响,其痛楚可想而知。但是李惟元哼都没有哼一声,甚至连面上的神情都不曾变化一分,仍然目光极冷极骇人的看着元妙真人。
  元妙真人是真的被李惟元这副样子给吓到了,不晓得为什麽,就算眼前这个小少年看起来年纪不大,可他就是相信,但凡他说出来的话,他必然真的会去实行。
  元妙真人好似已经看到了自己来日的悲惨下场,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口中骂骂咧咧的,又要抬脚去狠踹李惟元。
  趁着这个小少年现下还被绑着躺在这里不能动作,最好是一脚将他的筋骨给踹碎了,看他往後如何还敢说出那样狂妄骇人之言来。
  只是这次他才刚抬起脚,还没有来得及对着李惟元踹下去,就听得背後吱呀一声响,是正屋的那两扇格扇门开了。
  随後他听到小女孩的喝叫声——
  「混蛋,你在做什麽?!」
  他下意识的要回头去看,但眼角余光只看到有一道人影飞跑过来,随後他只觉得自己被人狠狠的一推,然後他就极其狼狈的跌坐在地上,连头上戴着的赤金莲花冠都歪到了一旁去。
  站在他身旁的两个小道士见了,慌忙去扶他。等到他起身,就看到李令婉半跪在李惟元面前,正在动手解他身上的绳子。
  看来他刚刚就是被这小姑娘给推倒在地。
  元妙真人心中怒气满满,先前被一个小少年那样的威胁恫吓,现下又被一个小女孩给推得摔了个四仰八叉,真的是什麽脸都给丢尽了。
  他怒骂道:「妖孽找死,贫道不会饶……」一语未了,就见李令婉猛然回头看他。
  她目光清冷,如寒冬腊月屋檐下挂着的冰锥一般,看着就觉得浑身又痛又冷。
  元妙真人觉得他一定是疯了,今儿晚上竟然先後被两个小孩子的目光给吓得浑身直冒冷汗。
  李令婉看了他一眼之後就转过头去,继续动手解着李惟元身上的绳子。
  自打她从屋子里出来,李惟元就一直看着她。现下她近在咫尺,他还是不错眼的看着,但是双唇抿得紧紧的,什麽话都没有说。
  他心中实在是太紧张了,浑身都紧绷着,像拉到了极致的弓弦一样,他不晓得下一刻自己会如何。
  李令婉这时已将他身上的绳子全都解开了,正伸手要扶他起来。
  可是李惟元没有动,全身紧绷着,依然不发一语的紧紧看着她。
  李令婉手扶着他的胳膊,很明显的察觉到他全身的紧绷,於是她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後不解的开口问道:「哥哥,你这是怎麽了?」
  她这声哥哥一叫出来,李惟元就觉得全身一软,似是所有力气都在这一刻耗尽,他的肩膀耷拉了下来,手臂也垂了下来。
  「婉婉?」他颤着声音不确定的叫她,目光眨也不眨的一直看着她。
  李令婉不晓得他这是怎麽了,但她还是回答着,「嗯,哥哥,我在呢。」
  下一刻她陡然被李惟元狠狠的抱进怀中。
  脖子上有炽热的水珠滴落,这是她第二次看到李惟元哭了。
  李令婉有点发懵,她不知道李惟元这一次为什麽会哭,明明这一次他没有伤害她,他压根用不着内疚。不过她转念想着,他肯定是以为自己一开始被吓坏了,现在猛然见到她没事,所以高兴得哭了。
  没想到未来的大奸臣心里竟然是这样的脆弱啊。
  李令婉心里这样想着,但还是伸手轻轻拍着他的背,柔声安抚着他,「哥哥,我没事的啊。一点事都没有,你别哭啊。」
  但是李惟元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紧紧的抱着她,无声的流着泪。
  还好她没有走,不然他一定会疯,一定会让这里所有的人都给她偿命。
  远处站在廊下的杨氏看着李惟元这样紧紧抱着李令婉,心中惊诧。
  原来李惟元心中已经这样在意李令婉了吗?
  对於李惟元这样抱着李令婉的事她倒没有多心,毕竟他们说起来可是嫡亲的堂兄妹,而且两个人说起来年纪都不大,想必是刚刚李惟元一直担心李令婉,现在看到她无事,一时心中激动才会伸手抱她。
  刚刚闹出来的那个场面确实很吓人。
  杨氏收回目光,冷声吩咐双红,「去将画屏和吴嬷嬷给我叫过来。」
  今儿晚上闹了这样一出,为免李令婉心中怪她,势必得有人出来顶罪,而画屏和吴嬷嬷自然是最佳人选。
  双红应了一声是,随後没有差遣小丫鬟,而是自己亲自去叫画屏和吴嬷嬷。
 
 
CopyRight © 2018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