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娘子数银子 卷三 番外篇七
  哪怕不是很熟练,但品鉴的功夫却是一流的,因为十分有共同话题,长时间相处下来,两人到是成了知交好友。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只能说十分的神奇,比起庭哥儿来,陆时秀是个分外老实的姑娘,这个老实并非指憨直一类,这是个凡事喜欢脚踏实地的姑娘,做事认真不敷衍,认准一个目标便会为之努力。
  庭哥儿莫名就觉得,眼前这姑娘,就是和他娘有点像。
  他最初到也没一些别的想法,只是觉着,这个姑娘指定和他娘特别谈得来。
  陆风是个不拘小节的人,神经粗的简直堪比裤腰带,所以,他也没觉出不对来,只是心下觉得,孙庭这小子,恩,好算个好学之人。
  总是来和他请教问题,可不就是好学吗。
  要么说庭哥儿鸡贼呢,陆风学问多好啊,他是狂士,但更是名士,若单论学问一途,这世间恐鲜少有敌的过他的,更遑论区区一个陆氏族学。
  大家心里也都清楚陆先生学问一流,不过,因为脾气太怪,一般人不大敢接近,更别说请教学问,陆先生在学生的心目中,就属于那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莲花,就像学堂里的孔夫子像,那是只能是用来供着的人。
  可自庭哥儿来找过这么几次陆时秀后,又暗地里打听了‘内部’消息,便明白,这陆先生根本不是为人倨傲,而是懒。
  说白了,就是懒的应付学生,更懒的去应酬,而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喝酒写文章和睡觉。
  陆时秀是这样和他说的:「你别看我爹那人在人前总是装成一副瘫脸,可实际上,最是禁不住人家说好话哄他的,你以后若是想请教她学问,我告诉你一个办法,你就缠他,死命的缠,总有他受不了的时候。」

  庭哥儿十分受教,于是,慢慢的,他也掌握了这其中的技巧。
  而其他人,瞧着庭哥儿连陆先生都能搞定,心中也都不禁升起了钦佩之心,待他也更是亲热了,大家对待先生,那可都是恭恭敬敬,不敢有任何僭越的,可庭哥儿对待先生,就能够在敬重之余,又多添了那么一份亲昵之意,可不就显出不同来了吗。
  更别提,这个亲昵的对象,更是食古不化,威严非常陆先生。
  这下子,真是想不崇拜都难了。
  于是乎,等明哥儿再回头再看时,就发现昔日的小伙伴整个人都变的高大上起来。
  「庭哥儿,你可真厉害,连陆先生都能搞定啊……」
  明哥儿眼神迷惑又佩服,觉得自己小伙伴真是太厉害了。
  对于这些崇拜的眼神,庭哥儿那是照单全收的,但是对于有些事情,那仍旧是不可说的。
  于庭哥儿而言,他一个人离家万里独自求学,陆时秀算是他在极度孤独中的一份慰籍,而于陆时秀而言,庭哥儿是难得能谈的来的一个朋友,虽然有爹,可跟没有也差不太多,她从小也算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也许是从小一直太过懂事,族里的长辈也很少操心,可许多人也同时忽略了一点,她也不过是个孩子而已。
  两个人就像是相互取暖的小兽,于孤独寒冷中给予对方一份支撑,所以,在这种前提之下,当年龄越来越大,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可谓是水到渠成。
  庭哥儿只独身一人,明哥儿又是大大咧咧的性子,陆老夫人年岁又已高,平日里的衣物之类,都是家中仆妇准备的,庭哥儿正是长身子的时候,受别人家的照顾,总会有看顾不到的时候,他又没那个脸主动去说,陆时秀有时见到之后,便会主动帮他,开始只是补个衣服,再然后是帮忙将衣服改大,再之后,陆时秀就将做衣服的差事给揽了过来。
  而庭哥儿呢,也习惯了有事都和陆时秀吐露,说着家里的情形,说着他娘,说着他爹还有他姐,当然,也没少了小猴子。
  这些陌生却又无比温馨的东西,于陆时秀而言,是非常遥远的,她此前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一家人可以这样的相处,父母恩爱感情融洽,兄弟姐妹之间虽有小打小闹,感情却十分深厚,只从庭哥儿的言语之中,她都能感受的到,那个家庭是多么的美好温馨。
  那时,陆时秀心中没有别其他想法,只是觉得非常羡慕,特别特别的羡慕,她总是会在私底下忍不住偷偷的幻想,要是自己有这样的爹娘该有多好。
  是的,虽然她一直都懂事早,是大人眼中的好姑娘,但内心深处,对于她爹,不是不怨的,都是女儿家,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过的这么苦。
  她想,怪不得庭哥儿这么想家,要是她也有这样一个家,是肯定舍不得离开的。
  少年少女之间的感情,就像春日的野草,只要冒了头,便开始疯长,庭哥儿从来是个喜欢凡是尽掌于手中的人,既然察觉到了自己这种心思,那便要采取某些措施了。
  即便蜀中人情较之京城开化许多,但私底下与姑娘家定终身这种事,也是做不得的。
  长时间的相处,庭哥儿对陆风可是了解的透透的,他知道陆风最喜欢什么样的女婿,所以,他被陆风瞧上当女婿,那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陆风这开始松了口,庭哥儿便开始在陆老夫人这使劲儿了,这老丈人亲自瞧上眼的女婿,跟偷偷私底下跟人家小姑娘勾搭上,这其中的差别可大了去了,这也是庭哥儿为什么先去讨好陆风的缘故,陆风同意之后,他再来找陆老夫人,这是一桩成人之美的善事,若是没有陆风在前,他大剌剌的去找陆老夫人,那可就成了心怀不轨的登徒子了。
  既是自己曾孙的好朋友,又是个懂事的好孩子,陆老夫人当然愿意做这个媒,陆风得知后,也是哈哈大笑,直夸这小子会做人,于是,两个孩子之间的事,也就顺势答应了下来。
  没有长辈,没有人牵线,但是,媳妇就这么弄回家了。
  庭哥儿心里美里那个美滋滋,只不过,在给家里写信的时候,为了他娘对秀儿有个好印象,他没说其他,只说自己的先生看中了自己,想将女儿许配给自己。
  这是此时十分常见一种姻亲关系,庭哥儿也觉得这封信,没有破绽了。
  可是他千想万想,就是没有料到一点,他这个岳父太过牛叉,以至于连他爹都听闻过陆风的大名。
  就这么给露馅了。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