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包满满 卷四 第六十六章
  「……你们想想,一个才六七岁的娃娃。正是应该在家里上房揭瓦,让大人头疼的时候,可他却在军营里。当了年纪最小的兵。你们别不信,这是我老蔡亲眼看着的,李帅虽然疼他,可对他要求也最严,不管同州冬天有多冷,那么个小小的人儿,就让他扛着比人还高的枪。跟着我们一起操练,那小手小脸上生的全是冻疮。到了十一二岁。就跟着咱们一起上战场杀敌了。晚上回去,还要读书写字,一个做不好,李帅就罚他涮马。或是在营地外头跑圈。」
  说起往事,老蔡唏嘘不已,「所以别说他小小年纪就能掌管清水营,真的,咱们全营上下,没一个不服气的。否则,你六岁的时候来试试?」
  叶秋听得心里沉甸甸的,她总以为自己打小没妈已经够惨了,可这样看来。李雍比她更惨。她好歹还有一个亲爹疼着她,护着她,可李雍这样明明有爹有娘。却跟没爹没娘一个样,才更让人酸楚吧?
  那个什么叫秦商的家伙,最好不要犯在她手上。否则,她就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情伤!
  水路比陆路来得慢,但也稳当舒服许多。
  尤其在细雨纷飞的夜晚。温一壶酒,倚着熏笼。远远听着立在船头的丫头唱着小曲。这意境,若是会诗的,只怕都得诗兴大发了。
  秦奕虽不会作甚诗词,但这并不防碍他享受着这美好的意境。
  世家公子么?总得会玩些寻常人想不到的调调。至于站在船头弹唱的丫头冷不冷,会不会打哆嗦,那都不在他的考虑之中了。
  正摇头晃脑和着节奏打着拍子,门帘忽地被人掀开,然后一个小人儿哭哭啼啼的跑了进来。
  「我要娘,你去给我找娘!」
  秦奕一听,就觉得头疼。

  叶秋上哪儿去了,他哪里晓得?只那天一觉醒来,发现地方也换了,人也没了。
  死了两个人的事情,管家怕是秦奕下的黑手,不敢细说,只说是可能来了水贼,所以提前离开。
  而沈轻尘心里有鬼,也帮着掩护,「也许是她想起家里还有什么事,所以就走了。也有可能刚好想下船透透气,没想到船就开了。」
  秦奕想想也觉有理,甚至他从内心里,觉得便是叶秋离开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离了自己,她还能去找个汉子嫁掉,反正她把儿子都留给自己了,那何不也放她一条生路?
  可地瓜不干。
  一觉醒来,不见了他娘,他是各种哭闹。秦奕虽然惯着他,却更加觉得自己的小命比较重要。舱房里那两个人的死相他看了,然后有一顿生生没吃下饭。
  对那个凶手,秦奕既不想去追究,也不想去招惹。他再跋扈,也知道强龙只能在自己地头上撒野的道理。所以一面应付着小地瓜,他一面还吩咐加紧上路。
  小地瓜也不是个笨娃娃,眼看哭闹无用,他就改变了策略。
  哭闹还是要哭闹的,但要专挑秦奕正享受的时候,跑过来捣乱,总之就是一副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的架式。
  把秦奕这些天闹得是一个头两个大,眼见这小祖宗又来烦他了,只得赶紧把下人孝敬他的一盘白灼虾送上,堵住这小东西的嘴。
  「尝尝看,这是河里新鲜捞的虾,好吃不?」
  小地瓜嘴上干嚎着,实际上并没有眼泪,所以滴溜溜大眼睛一转,就看到那盘红通通的虾了。
  王府带出来的厨子自然有两把刷子,便是船上取材不便,也把新鲜的河虾挑出大的,剪去头须,煮得鲜红提味,用来当下酒的小零食,最好不过。
  地瓜把秦奕送到嘴边的虾子嚼巴嚼巴吃了,还把嚼不烂的大壳吐到秦奕手里,依旧是百年不换的一句,「没我娘做的好吃。」
  「是是是。这世上,就你娘做饭最好吃。」秦奕如今跟这小家伙打交道也颇学了些乖,也不是一定要顺毛摸,但在提到他娘时,千万不能有半点异议,否则这小不点能烦死你。
  所以不管心里是怎样的不信,但嘴上一定要捧好叶秋的臭脚,还得装出一副语重心长的大人模样,哄好这小崽子。
  「眼下你娘不在,你一定要乖乖听话,多听些吃好些,等到你娘找来,看你长得白白胖胖,才不会担心,对不对?」
  小地瓜一面点着小脑袋,一面就拿秦奕的大腿当板凳,撑来撑去的玩。每当嘴里咽下一只虾,就张嘴要第二个,嚼不烂的壳当然还是要吐在奕大少爷手里的。
  吃了没几个,地瓜少爷还一脸嫌弃的说那人形垃圾桶,「我嚼不动,你就不会给我剥剥?」
  听了这话,秦奕只觉得脑门青筋都突突直跳,要依着他原来的脾气,别说是他儿子,就是他爹,他也非拍桌子不可。
  可如今,他浑身的脾气都被地瓜少爷磨没了。别说让他剥个虾,就是让他趴地下当马骑,秦大少爷又岂敢不从?
  儿女都是前世的债,这话秦奕原本是不信的,可如今是信了。
  他下半辈子的颜面,未来的好日子都要靠地瓜少爷给他带来呢。这样的金主,可万万得罪不起。
  所以伺候了地瓜少爷吃了虾,又伺候他喝茶。
  眼看着他把喝到嘴里的茶叶又吐回杯子里,还假惺惺的推到自己嘴边,让他喝,秦奕都苦着脸,硬是喝了一口。
  杯子还没放下,忽地就觉咚地一声,整艘船似是撞上了礁石,震得人身形一晃,那杯沿磕到嘴唇上,顿时见了血。
  「这是怎么了?」
  大船无故动荡,磕得秦奕嘴唇出了血,虽然让他又惊又怒,但更加紧着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因赶着回京,所以他便允许船老大在天黑之后也继续赶路,只要他行得慢些,别出什么事就好。可前几日都好好的,怎么今日却出了事?
  他当然不知,前几日都好好的,那是因为不在黑鲛帮的地盘,就算是水贼,也得盗亦有道,不是自己的地盘可不能乱踩。
  等今晚船入了云岩江,帮中接应的兄弟一到,船老大哪里还会客气?果断把大船驶进一片乱石滩里,抢吧!
  秦奕没等到禀报,却听到外面扑通扑通的落水声了,大船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一边歪去。
  刚刚睡下的沈轻尘披散着头发,裹着件披风就跑了来,白着脸问,「表哥,这是怎么一回事?」
  秦奕哪里知道?
  他还想找个人问问呢。
  可已经容不得他们多想了,让出去看情况的小厮,很快就狼狈不堪的跑回来,抖着嗓子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许多蒙着脸的人在抢咱们的东西,想是遇到贼人了!」
  什么?沈轻尘顿时就慌了,「那该怎么办?」
  秦奕哪里知道?
  不过如果此时他能冷静下来,召齐人马,就算还不了手,但情况也未必会糟糕到哪里去,但秦奕这么一慌,满脑子就想着一件事。
  跑!
  【卷四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禾包满满 卷一》作者:微甜
  2、《禾包满满 卷二》作者:微甜
  3、《禾包满满 卷三》作者:微甜
  4、《禾包满满 卷四》作者:微甜
  5、《禾包满满 卷五》作者:微甜
  6、《禾包满满 卷六》作者:微甜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