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到白头 卷四 第四十二章
  上一世,爹爹和娘亲为她择的一门亲,也正是她悲剧一生的开端,她希望,骊儿能自己找寻幸福,她和师傅精心教导出的女孩儿,当比她当年要出色。
  此时东大街上并没有围堵的喧哗,众位公侯子弟依着先后顺序,挨个上前,站在套车的马前五步距离处站定,对着车上的女孩儿一诉衷肠。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重叠泪痕缄锦字,人生只有情难死!」
  ……
  这些诗句,黎骊都听了好几个轮回,她还未满十岁的时候,这些便都会了,并不觉得新鲜,大约有几个以后,黎骊开始蹙眉,怎么绮儿还没回来?
  东大街上的行人不赶时辰的,都驻足观望,这安敏公主眼下还未及笄,倾慕的儿郎都已经堵在大街了,这等及笄了,还不知道该如何热闹呢!
  黎骊没有等到绮儿搬救兵来,却是等到了大皇子,祧王。
  被围堵的水泄不通的大街上缓缓地开出一条道,一身杏黄色太子服的祧王骑着马缓缓地往安敏公主的那一头去。
  骊儿听到外头的叩拜声,放下了手中的书。

  片顷,便听到外头那个熟悉的温润的男子声音:「骊儿,我来送你回去!」
  「谢谢大殿下!」马车里头的少女莺喉婉转,听起来清脆明亮。
  祧王扯着缰绳,勒了一下在人群中有些狂躁的马,目光向眼前即便临时避让也排着队的一伙少年郎,依稀认出有恩国公府的三子,清远侯府的世子,新晋的沅妃的侄子,程国公府上的长孙,放眼望去,后头还有礼部尚书的公子。
  祧王眯了眼,看来上次这些猴崽子们在家挨得鞭子还不够,一本正经地黑着脸训斥道:「诸君将来都是国之栋梁,切勿沉迷在歧途中荒废学业,古语有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诸君切思量!」
  带头的恩国公府的三公子,带头响亮地应下:「我等谨记大殿下的教诲!」
  祧王看着马下的人,并无应声,回头对骊儿道:「里头光线暗,莫要看书费了眼睛!」
  众人看着玉树临风的大皇子就这样将安敏公主带走了。有那先前还没来得及上前表露心迹的,懊恼的恨不得捶了地。
  等施离了东大街,路上行人愈益稀少,祧王并与骊儿的马车并行,轻声问道:「怎么今个王叔和王婶又将你一个人丢后头了?」
  骊儿笑道:「你还不知道,我父王一到冬日,就怕我娘冻了,下了玉山后,我还没上马车呢,这两人就先走了!」
  也是自己父王母妃心大,每每被那么一群少年郎堵着,一点都不担心她们女儿看上了哪家小子!
  祧王皱了眉,盯着那个时不时轻轻晃开车窗帘子,露出一点儿人面的姑娘道:「不若我让父皇专门拨一队禁卫军给你,也免的你每次都被这般围观!」
  骊儿摇头道:「算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忘了已经父王给我一排护卫,那些人往我马车上扔香囊水果,连小箭头都蹦出来了,过两年,我不在京城就好了!」
  里头的人说的随意,外头骑马的人却是生生地一震,「不在京城?王叔和王婶要将你送到哪去?」
  过一个月骊儿可就及笄了,难道王叔和王婶已经给骊儿许配了夫家?可是骊儿毕竟是公主之尊,婚事也是要父皇同意才行啊!
  父皇就他一个儿子,不可能不将他疼宠的小公主许给他!
  骊儿并未回祧王,外头却传来绮儿的声音,「公主,哎呀,你都已经突围了啊!」
  「微臣见过大殿下,见过公主!」
  是赵叔叔的声音,这回绮儿去找的是赵叔叔,还以为白芷姨姨回来救她呢,噢,忘记了,白芷姨姨又怀了一胎。
  赵将军上前道:「谢陛下解围,微臣奉晋王爷之命,特来护送公主回府!」
  祧王神情一窒,勉强笑道:「听闻安敏被堵,就去看看,既是赵将军来接,那本王就先回府了!」
  赵将军身子往边上一侧,摆手道:「请殿下先行!」
  祧王看了一眼稳稳的马车,握着缰绳快速地离开了街道。
  赵将军看着他的背影,眼睛微垂,这两年祧王对公主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这事还是得再提醒王爷和王妃,当年席皇后一事,两主子怕是再不会让自家的女孩儿进宫了。
  骊儿到家的时候,并未见到父王和母妃,旁边伺候的丫鬟道:「公主,王爷和王妃去了耦园,府上来了客人!」
  耦园是师傅的院子,自师傅走后,只有夏爷爷常常去打理花草,这是来见夏爷爷的?
  骊儿喝了一盏热茶,身上暖和些,便起身往耦园去瞧瞧,能带进后院的,估摸也是熟人。
  「夏太医,您说这孩子可还能治好?」
  女子的声音带着颤抖,又像是母妃的声音。
  「伤寒是重了些,在别的地方怕是没有命,既送到老夫跟前,还有些许生机!」夏太医缓缓地道。
  「不瞒您老,只是当年被张士钊带走的那个孩子!您老得救救他!」
  「哥哥!哥哥!」
  骊儿小腿一颤,忙提了裙子跑过去,「母妃,你说,这是哥哥?」
  面前的男孩儿苍白着脸,十分痛苦地皱着眉,整个身子好像都在蜷缩,旁边还站着一个和父王一般大的伯伯,眉眼间,却是,却是,和哥哥极为相像!
  骊儿睁大了眼,不可置信地在男孩和伯伯之间来回看!
  她听娘说过,她有个哥哥,被人带走了,许是到了弱冠之龄就会回来。
  苏清蕙抹着泪,十分复杂地看着张士钊和贺承,「所以,你们俩一早就知道这不是我的孩子,这是张家的孩子!」
  此刻,苏清蕙不需想就已然意识到,他的那个孩子,是没有成活下来的。
  张士钊苦笑道:「即便我不带走,你也会迟早看出来的!」当年岐王吩咐他看好了晋王,见黎贺承暗地里找女孩子,他便意识到,苏清蕙那一胎或许有问题。
  他一直在找女孩儿,显然也没想到找一个男孩儿来承了家业,可是,偏偏那个夭折的就是男孩儿,而且苏清蕙昏迷前还知道那个是男孩儿。
  苏清蕙产后极为虚弱,他也担心当她知道孩子没了后,会不会心情动荡致产后失血,哪怕是一点点的可能性,他也和黎贺承一样,无力承受。
  因病痛蜷缩的男孩儿迷茫间睁开了眼,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妍丽娇美的小仙子,嘴角露出傻傻的笑,在这三冬日,像和煦的春风,荡进了骊儿的眼里。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宠妻到白头 卷一》作者:南罗
  02、《宠妻到白头 卷二》作者:南罗
  03、《宠妻到白头 卷三》作者:南罗
  04、《宠妻到白头 卷四》作者:南罗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