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到白头 卷三 第四十六章
  席恒峰的长随回来回话的时候,席恒峰还在院里头看着满天的星星,像是在祝祷什么,又像是在对着故人诉说情怀。
  贺承从桩王爷府上回来,已经是深夜,赵二和吴大扶着,到了二院,绿意和菡萏接过来,两人在主院厢房外,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是扶着王爷进去,还是再扶到前院去。
  清蕙听着外头动静,出声问道:「绿意,什么事儿呀,我怎么闻到了一股酒味?」
  绿意一急,道「主子,没事,就是,就是王爷他喝多了,奴婢不知道能不能扶王爷进去,怕主子你闻着味儿不舒服!」
  腊月的深夜,北风呼啸,清蕙虽能下床,可也不敢出去着了凉,急道:「先进来吧!」
  这还是清蕙第一回见贺承醉的这般不醒人事,整个人都快挂在绿意和白芷身上,白芷还好些,绿意已经累得额上出汗!
  只得吩咐二人将贺承扔到隔壁厢房去,让府里的小厮给贺承冲了澡,才又抬回主屋。
  身上的酒气依旧十分重,清蕙忍着不适,让绿意又上了醒酒汤,躺在脚踏上的贺承,一边皱着眉,还一个劲地喊着「皇叔祖父」。
  清蕙心里头再多的话,也只得忍了下去,让绿意给屋里重新上了炭盆。
  不妨那炭火一闪一亮的,醉的迷糊的贺承一睁眼便看到无数的星星在眼前跳跃,猛地对着那炭盆一扑,眼看便要往炭火上倒,白芷眼疾手快地甩出腰上的软鞭将黎贺承拉住。
  一时屋子里闹得人仰马翻的,苏清蕙躺在床上唬的一跳,干脆将炭盆子先撤了下去。

  重新倒在榻上的贺承,紧缩眉头,也不嘀咕了。
  清蕙探下身来,伸着细长有些微凉的手指,戳着贺承的脸。
  淡淡的酒气扑在她面上,空气都带了两分醉人。
  却不想贺承忽地睁了眼,用食指比着中唇。
  清蕙点了头。
  好一会,屋外忽地传来一阵打斗,贺承起身,对清蕙道:「我已让赵二和吴大守在仓佑和骊儿屋外,无碍!」
  屋外的箭矢簌簌地落下来,窗外时不时传来几声闷哼。
  不同于在水阳江上的那次,清蕙此番前所未有的平静,她知道贺承既然敢将贼人引到府里来,必然已经做好了策略。
  半刻钟后,护卫首领过来禀道:「王爷,依您的吩咐,中了一箭,让他逃走了!」
  贺承肃声道:「加强府中防卫,夜里加大巡视!」
  护卫首领恭声应下,「是!」
  侍卫下去,贺承转身对清蕙道:「我去隔壁看看两个孩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吓醒!」
  清蕙点头,夜里,北风呼啸,也不敢将孩子抱过来,怕着了凉,轻声对贺承道:「让奶娘晚上看好,别踢了被子!」
  奶娘都是精挑细选的,夜里还派了个嬷嬷一起值夜,贺承知道清蕙是关心则乱,也不戳破,笑道,「我去去就回!」
  隔壁的小屋里,两个奶娘正抱着小娃儿哄着,值夜的嬷嬷在一旁唱着小歌谣,见晋王进来,笑道:「王爷,两位小主子夜里精气神儿足,两人闹上了!」
  贺承过去一看,两小娃娃盯着彼此看,黑翟石一般的大眼,笑的眯眯的,嘴里吐着泡儿。
  一个奶娘道:「先前被吵醒了,哥儿哭了一声,姐儿也哭了一声,然而两个小人就发现了彼此,笑了起来,也不肯睡呢!」
  贺承捏了捏两小娃肉嘟嘟的脸,对奶娘道:「夜里露寒重,妈妈们也注意取暖,有不适应的,去和福伯或绿意说!」
  怕清蕙等的急,贺承又叮嘱了几句,便回了房。
  又换了一身衣裳,才上床抱着清蕙,用自个的额头抵着清蕙的,轻声道:「回来的时候,被跟了!」
  「是皇上,还是岐王,威武大将军府?」
  贺承摇头,「那身姿,倒有几分像我在阿鲁特身边见到的侍卫!」
  多事之秋,什么虫鼠蛇蚁,都不安生!
  「阿鲁特特特将亲事定在了正月,我一直觉得,他是找着借口留在藜国。」苏清蕙隐约觉得,阿鲁特是有所图谋的。
  眼睛一亮道:「贺承,是不是师傅给的,那张皮子?」
  两人是如此之近,灼热的气息在清蕙的脖子上来回回荡,像是要燃了那一寸皮肤,清蕙心里头警铃大作。
  贺承哑声道:「许是!」他府里头也没什么机密,这人一路跟踪他到王府,一路都无异样,显然不是来刺杀他的,怕是想搜寻什么。
  贺承将下巴抵在清蕙脖子上,柔声道:「今日在桩王爷那被多灌了几杯,桩王爷似乎是有意要将我灌醉,倒是没醉,只是为了早脱身,干脆装醉了!」
  轻轻的气息萦绕在脖子上,隔着皮肤,清蕙心里一阵酥麻。
  不由推了推,悄声道:「还没出月子呢,注意些!」
  耳朵却仿佛红的要滴血一般。
  见贺承坐好,清蕙便将师傅和她说的布料一事,说与他听,见贺承微微垂着眼睫,像是早有察觉似的,清蕙顿道:「你知道?」
  贺承点点头,早在清蕙有孕之时,渊帝听信褚御史的谏言,准备查证清蕙的清白时,他便明白,渊帝对他是有提防之心的。
  只是如若早二十多年前,舅舅安王的死,真的有赵皇后的掺和,那么,赵皇后对仓佑和骊儿的嫉恨也是如出一撤的。
  这一次,为了两个孩儿的安危,也得将皇后拉下凤位。
  怕蕙蕙担心,笑道:「今时不同往日,不必忧心!」
  先帝的暗卫都已经归到他的麾下,安郡王这边又达成了共识,比初来京城事事警惕要好上许多。
  绿意端了燕窝进来,贺承接过,递给清蕙,一边道:「今日桩王爷邀我去他府上,说了许多先帝和安王的旧事!我琢磨着,桩王爷这回似是有意相帮我们!」
  只是,桩王爷似乎对他的身份,有所怀疑。
  毕竟,以先帝和桩王爷的关系,桩王爷或许是知道当时安王身边的情况。
  但是,太后娘娘亲自确认了他的身份,并且他回来以后,太后确如焕了新生一般。
  「既是如此,我们是否应当防着皇后这边找替死鬼?」清蕙皱眉道,毕竟是一国之母,一个布偶又怎会轻易地就能将她搬倒。
  这一点贺承却是一早便已经和管三先生讨论过了,沉声道:「管三先生的意思,要给皇上下一剂猛药!」
  苏清蕙放下手中的燕窝,轻轻地叹了口气,有时候她真希望阎罗早些将这些人收走,日子会不会就会肆意痛快许多。
  苏清蕙心里头嘀咕着,竟不意说了出来,贺承宠溺地捏捏她的脸,「想那般多作甚,一步步来!」
  【卷三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宠妻到白头 卷一》作者:南罗
  02、《宠妻到白头 卷二》作者:南罗
  03、《宠妻到白头 卷三》作者:南罗
  04、《宠妻到白头 卷四》作者:南罗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