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到白头 卷一 第五十章
  席家二老一直将斐斐送到东城,一再嘱咐要多写信回来,霜白的鬓发在晨露里显出几分悲凉,席斐斐强忍着眼眶里的湿意,笑着点头应下,这是这辈子最疼她的人。
  送行的还有苏家交好的钱家,莫家,陈家,顾家,吴家,两个孩子在书院里交好的同窗也一并来了,一时将东城入口堵得水泄不通,苏清蕙看着这些相熟的面影,心里也有几分不舍,重活一世,竟又能见到这些留在记忆里的人,认真地和每一个女孩子告了别。
  苏家大房只有袁姨娘的一双子女过来,苏李氏也并没有来,听说一直在床上病着,苏清蕙嘱托苏清湄好好照顾,有什么需要给她写信,苏清湄虽点头应下:「妹妹放心!」看着离行的马车,却眼神闪烁!
  嫡母怕是再过月余便不行了,嫡母身下的一点资产已经悄悄地移交给她和弟弟,却不允许她们开口和二房母女说家里的状况。
  苏清湄回去的时候,看到了隐在人群后头的李妍儿,一身胭脂色的裙子,洗的有些发白。
  马车出了东城,席斐斐有些恍神地问道:「清蕙,这一去,我们是不是就不会回来了?」她直觉爹爹这次将她喊去京城,定是有什么事的,可是那里她并不喜欢。
  苏清蕙也看着车外匆匆而过的水光山色,握着席斐斐的手安抚道:「不怕,就是去了京城,还有我呢,你要是不喜欢在席家那大宅子里待着,就来找我!」
  侯生玉早在半月前让人在京城里置了一座三进的宅子,这回花的是苏家的银子,听说离席府得并不很远。
  两个相偎的女孩子并不知道,一旦她们踏进京城的地界,她们的人生将会彻底改写。平安喜乐、悠然南山都随着消逝的豆蔻年华留在了偏远的仓佑小城,迎接她们的,除了绚丽繁华的上京盛景,还有挣不脱的命运之手。
  一路行了两次水路,换了三次马车,终于在九月十号到了京城,马车遥遥地从京郊一路过来,苏清蕙便看的移不看眼,莫说比仓佑城宽阔两倍的马路,便是沿途的庄子也比仓佑城的要繁华多了,雕梁画栋的,并不比苏家在仓佑城的宅子差,怕里头的占地要更开阔。
  席斐斐笑道:「和仓佑城的自是不同,仓佑城的庄子真是实打实的庄子,这里都是达官贵人常来住的,哪年夏天,城里的不以避暑的名义来这里住上些日子!自是要修缮的富丽些!」

  一路笑闹着,等到了京城的大门,远远便见排着长长的队,在等着进城,守门的士兵挨个盘查,苏家马车也规规矩矩地排在众人的后头,苏清蕙和席斐斐安安静静地待在马车内,席斐斐小声说:「这守城的士兵可比官老爷还阔气呢,又最势利!」
  话音未落,便听到后面有人喊道:「让开,让开,国公府的马车!」
  那车夫一边喊着,一路横冲直撞地越过了苏家马车,苏家车夫避让不及,被猛地撞到了一边,吓得七魂丢了三魄,众人便见那异常华丽的马车到了城门口,和守门的士兵交代了两句,便大大咧咧地进了城。
  也不管后头被冲撞了的人群,等那马车走了,人群便开始沸腾起来。说杨国公府这一代先是一个二世祖,又生了个三世祖,真是丢了老国公的脸面。
  「呵,老兄你不知道吧,这个从南边新来的通房可得杨世子喜爱了,为了她世子爷可不只一次两次顶撞国公夫人,若不是老国公夫人压着,怕是没娶妻这妾的名分也都一早给了,庶长子怕是都生下来了!」
  另一个人接话道:「我也听说是得了专房之宠了!」
  车内的苏清蕙听得一怔,恍然地问席斐斐:「这过去的是杨楚群?」见席斐斐点头,心里不禁有些惊叹,倒不知道苏清汐还能有这等能耐,竟将杨楚雄哄得团团转。
  等了半个时辰,才轮到苏家递交路引,那守门的见是新到任的鸿胪寺的寺卿,脸上挤出了一点笑容,正待示意放行,城里头忽有一中年男子过来询问道:「可是新到任的苏大人!」
  杨头领上前交谈两句,才知是席府派来接席家小姐的,守在一旁的士兵见这一行竟还有席家唯一的嫡小姐,忙堆了一脸的笑意,连连说着:「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有眼不识泰山,还望贵人莫怪!」
  看得苏杰都忍不住侧目,嘀咕了一句:「势利小人!」
  席斐斐便跟着席家来接的马车去了长泽巷的席府。
  苏府的新家在京城靠主城区的柏树巷,离鸿胪寺并不是太远,三进三出的院落,侯生玉一直派着人在看守,等苏家一行来的时候,门匾上已经挂着「苏府」二字,苏清蕙带着绿意和菡萏先去了自个的院子,是第三进的西半边,窗外竟也种着一棵苦患树,晋江小白立即从绿意怀里跳了下来,唰唰地爬到了树梢上。
  这树比仓佑城的小了许多,大概才四五个年头,也不知道三舅舅从哪弄来的,苏清蕙心里却甚是喜欢,回头便将这树写在了给程修的信上。
  这三个月苏清蕙和程修常有书信往来,程修的更勤些,每十日总有一封到仓佑城,每封信的末尾都会画鱼骨头,由当初的第一根,延续到第二根,第三根,等苏清蕙来京城之前,恰好有第十根鱼骨头。
  画的多了,竟有些传神,每每晋江小白看到都要伸着爪子挠,说起晋江小白,苏清蕙觉得有些奇怪,从前巴掌大小的猫,竟半年便长的颇有气势了,隐隐要到一尺高了,看着竟不太像猫。
  此时外头的菡萏对着树上可怜兮兮地看着她的猫正一阵无奈,对着绿意道:「晋江小白这么大的个子了,怎的还喜欢到处乱跑,这回可怎么办!」
  便见之前还神灵活现的晋江小白四只爪子紧紧抱住树枝,浅绿色的眸子里流露出恐慌,时不时地「喵呜,喵呜」低声叫唤两声。
  绿意也有几分焦急,道:「我先去和小姐说一声,让前头我哥哥爬树上把它抱下来吧!」绿意是临来京城才接回苏清蕙身边的,头几天还有些拘谨,凡事都要多看两眼苏清蕙的神色,好在菡萏是个谨小慎微的,一直唤绿意「姊姊」,做事之前也常问绿意的主意,一路从南到北,绿意倒渐渐放开了。
  屋里头正在写着信的苏清蕙压根没想到晋江小白会下不来,她第一次见它的时候,这个家伙可是从一两丈高的树上跳下来的。
  等绿意来禀报,忽地醒悟:这已经不是以前的晋江小白了!
  这一次苏清蕙在信里画了一只大大的猫,画完又觉得不像猫,竟像老虎,干脆在边白处用着簪花小楷写了「晋江小虎」。
  又将新做好的靴子和香囊一并交给绿意,让送到驿站寄出去。
  【卷一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宠妻到白头 卷一》作者:南罗
  02、《宠妻到白头 卷二》作者:南罗
  03、《宠妻到白头 卷三》作者:南罗
  04、《宠妻到白头 卷四》作者:南罗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