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宠娇娘 上 第六十六章
  卢丞相润了润口舌:「皇上息怒,这刺客来的蹊跷,需从长计议,您保重龙体。不如先叫礼部侍郎进来,商量一下如何安葬赵贤妃和鲁国夫人、纪国夫人等。」
  皇帝一怔,恍惚间发问:「慢着,如何还要安葬鲁国夫人和纪国夫人?」
  大理寺寺丞瞅了眼卢丞相,硬着头皮禀告道:「皇上,赵贤妃遇刺后,鲁国夫人与纪国夫人要进宫面圣。但当时您昏迷不醒,城门与宫门关闭,不许任何进入,违者杀无赦……鲁国夫人和纪国夫人不听劝过,想要硬闯禁宫……所以……」
  皇帝要疯了,崩溃般的大喊:「所以禁军就将人杀了?怎么能这样做?你们知不知道她们是什么人?」
  卢丞相因为下巴痛,慢悠悠的道:「这是国法也是祖制,闯禁宫者杀无赦。」
  皇帝之所以还能坚持住,还因为赵贤妃的两个姐妹还在,现在听说她们也死了,只觉得胸闷气短,双眼发黑,一着急,竟又双眼一翻,昏了过去。
  太医们吓的赶紧扑过去:「陛下,陛下!」您醒醒啊,这才唤醒了,怎么又晕过去了,可怎么好啊。
  卢丞相和大理寺寺丞正想过去,就听太监禀告道:「太皇太后,皇后驾到——」两人只好赶紧驻足,等待太皇太后和皇后的仪仗。
  很快,就听太皇太后冷声道:「皇上吩咐不许你进殿?那好,哀家来了,看他见不见。」似是在跟皇后说话,就听皇后伤心的哽咽道:「幸好有您在。」
  「臣拜见太皇太后,皇后娘娘。」
  太皇太后就见殿内七八个太医,十来个太监宫女都围在龙榻前,知道事情不好,与皇后快步上前,就见皇帝脸色惨白,不省人事:「皇上一直是这样?」

  「回您的话,刚才陛下其实已经醒了,但听说鲁国夫人和纪国夫人殁了,才又昏了过去。」
  说来说去都是因为那三个贱人,太皇太后沉着脸:「还不快将皇帝唤醒?」
  太医们哭丧着脸应了声:「是。」施针救人。
  此时外面有太监来报:「禀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各殿大学士与六部尚书等求见。」言下之意,所有朝臣都想求见。
  没看这儿乱着么,太皇太后才要拒绝,那太监又道:「说是有要事禀告,耽误不得。」太皇太后没办法,只得让大家都进来。
  登时蓬莱殿内进来十数个大臣,其中兵部尚书迈出一步,也不管皇帝醒没醒,率先禀报:「方才城门郎来报,说是抓住了一个妄图偷偷潜出城的鲁国夫人府下人,这人打算给乐兴节度使报信,让他出兵为赵贤妃和鲁国夫人等报仇。」
  「荒唐,赵氏是被何人所杀,还没查清,与乐兴有什么干系?」
  不知是太皇太后的声音震醒了皇帝,还是太医对第二次昏迷的皇帝有了医治的经验,这一次皇帝很快醒了过来,也听到了汇报,气若游丝的道:「……赵贤妃的事,正好给了乐兴闹事的理由……」
  不用说,肯定还是老一套说辞,皇上您身边有坏人,您看连贤妃都刺杀了,不要怕,臣这就带兵马上京帮助您清理奸臣。
  所谓清君侧是也。
  是啊,皇上不用您说,我们都看出来了,您快拿个主意,咱们怎么办?赵贤妃和两位夫人的死讯瞒不了几日,早晚会传到乐兴去。
  是打,是逃,还是引外兵入京勤王,您拿个主意。
  此时有人分析道:「依臣之见,赵贤妃或许是乐兴自己派人诛杀的,贼喊捉贼,用来作为出兵的借口。自从定北节度使沈琤出兵威逼京城,不仅没受惩罚,反而被加封郡王后,各藩镇都想效法他。」总之都是沈琤的错。
  皇帝强撑着,说出来话,只摇了摇头,并不赞同这番话。
  这时卢策海思忖片刻,站出来道:「皇上已有意册封乐兴节度使为郡王,他断没必要娶贤妃的性命。赵贤妃是乐兴节度使献来京城的,据说他们本就沾亲带故,关系非同一般,她出了事,乐兴节度使绝不会善罢甘休,这都是可以推测出来的。倘若乐兴出兵围困京城,那么……皇帝是否会命其他节度使再度上京勤王呢?这件事谁获利最大,谁最有可疑。」
  如果乐兴发兵京城,那么谁能退敌,当然是定北军了。
  「卢学士说的有道理,赵贤妃一事的确非常可疑,无论从哪方面看,乐兴贼喊捉贼的可能都不如定北或者其他藩镇挑拨来的高。若是沈琤做的,他则希望天下大乱,趁机出兵勤王占领京城,若是其他节度使则也是包藏祸心,打算挑起各路矛盾,从中获利」
  卢策海道;「不管如何,看起来刺客的目的绝不仅仅是赵贤妃,而是打算搅混水,再从中受益。皇上不如暂时满足乐兴的要求,安抚他,暂时退兵。万不可起了冲突,让其他人左手渔翁之利。」
  卢策海此言一出,众人纷纷表示,卢学士分析的太有道理了,就该这么做。
  皇帝顾不得再昏厥,连夜给乐兴节度使写亲笔书信,信里表示赵贤妃之死全是有人蓄意挑拨咱们君臣关系,爱卿啊,你不能中计啊。痛失爱妃,朕也很难过,朕封你做郡王,不,封王好不好啊?
  乐兴节度使见皇帝如此懦弱,不欺负白不欺负,沈琤能欺负,他更能欺负。于是表示绝不接受册封,一定要去京城,和皇帝一起救出凶手!他非常确信,凶手就在京城内。
  自打这消息散布出去,各路节度使都不乐意了。封定北的沈琤做郡王也就罢了,我们打不过他,但乐兴这家伙算什么玩意,打卫齐泰的时候不上京,保留了不少实力,地盘才做大的,也就比我们强一点,怎么就封王了?
  您封乐兴节度使,我们也要封王!
  没错,排排坐,齐封王!
  上京,上京,同去同去!
  皇帝气的要死,都给脸不要脸是不是?朕要叫人了!
  叫啊,您能叫谁啊,不说被定北打的落花流水的禁军,就说还听您命令的几个节度使,真打起来也是各个自身难保。
  好啊,都欺负朕,非找人给你们点厉害瞧瞧不可!皇帝一激动,诏书就发出去了:沈爱卿,快来救驾——
  卢丞相听到皇帝这么没做了,差点一口血呕出来,本来便就想让沈琤插手,皇上你怎么偏偏请他入京了,假如赵贤妃是沈琤所害,不是正中他下怀吗?
  皇帝也很委屈,谁让其他人欺人太甚,也顾不得最初的目的了,阻止这帮节度使上京,只有选让沈琤出兵了。他至少还退过兵,其他人是什么目的则不好估计,至少知根知底,还有小郡主这一层关系在。
  卢丞相只好望天,就不知道这一次沈琤进京,还会不会那么容易退兵走人了。
  【上集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蜜宠娇娘 上》作者:巧颜
  02、《蜜宠娇娘 下》作者:巧颜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