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心良妻 卷五 第五十九章
  「我当时果真有一霎间是盼着他不好,这一点我不否定,也否定不了。太子应该明白,而他身为人子,于此的感悟恐怕是最深的,」皇后娘娘这时在镜子里又最后照了一照,仪态万千地站了起来,拉住还有些发呆的云娘,「我们去前殿吧。」
  前殿参拜之后,大家又随皇后至太液湖,宫里办了龙舟赛,远远地就见皇上带着一众大臣在水边已经坐下了,大家上前见了礼,皇上便向云娘道:「别人出了孝都急着出来谋官职,只你们夫妻,倒似没事人一般,又是到郊外庄子里赏景,又是去琉璃厂闲逛,竟到了端午才来见朕!」
  云娘瞧玉瀚在一旁含笑而立,知皇上必早已此言向他说过,遂连称「不敢。」
  皇上一笑,却顾左右道:「武定侯与朕相交微时,生性疏朗,淡泊名利,然却有安邦定国的大才,堪为国之柱石。」
  众人自然山呼「万岁」称是。
  皇上便又道:「昔年,诸皇子选妃,武定侯便以不欲参与党朋后戚之争请朕将侯府长女置之待选之外,朕嘉其志向亦许之。」
  「如今,太子却以武定侯长女孝悌贤淑,才堪为妃再三向朕请封武定侯长女为太子妃,朕亦命钦天监卜卦,为上上大吉。因此,今日朕便亲自为太子向武定侯夫妇求亲,还请众臣为媒。」
  太子和岚儿的亲事,玉瀚和云娘早已经默许了,岚儿是有头脑的孩子,千般思虑后还是选定了太子,这也是他们的缘分,就是玉瀚和云娘也决定不再反对。
  成为太子妃,岚儿前面的路一定会很艰难,但是嫁到别家也未必就是一片坦途,将来的一切更在于太子和她两个人。身为父母,他们也只能祝福了。只是汤玉瀚与云娘还要先辞让一番,「臣女自小顽劣,恐当不得太子妃之任,且武定侯府已经出过数位后妃,还请皇上为太子另择佳妇。」
  「武定侯不必过谦,你家的女儿谁不知道人物出众,多才多艺,又擅骑射,」皇上便摆手笑道:「至于一姓之中有数位后妃的,盖皆气运所定,不需拘泥。」
  武定侯夫妇便笑着上前领旨,「皇恩浩荡,臣夫妇自然许亲。」

  今日皇上当众提亲,既是给了武定侯府极大的颜面,给了未来的太子妃极大的颜面,也为岚儿的将来奠定下了最稳固的基石,她毕竟是皇上在众臣面前向武定侯府提亲的太子妃,却非在众臣女间鳞选出来的,从根本上就高出一筹。
  这时皇后娘娘早已经在皇上一侧升座,亦笑道:「太子,如今你岳父岳母已经答应了,你赶紧上前致谢,再择吉日上门送聘。」
  太子便喜滋滋地过来给玉瀚和云娘深深地一礼,「多谢岳父岳母应允!」
  玉瀚和云娘赶紧避开,「不敢当太子之礼,只盼着将来你们情投意合,携手一生。」
  接下来的酒宴格外热闹,众臣皆为媒,便有人出来祝道:「若在民间,今日便为定亲酒宴,臣等恭祝太子太子妃和合喜乐,千秋如意!」大家陪祝,喜庆之语不绝。
  一时间鼓乐大作,几巡之后,又有龙舟之赛;膳房进珍馐馔食、酒果菜蔬;许多文人吟诗做赋记之,繁盛之态不可记数。
  及至吉日,皇家送聘,规模之宏大,绝非民间可比,太子亲至,陪同送聘之人皆为朝中重臣,就连抬着聘礼的亦自羽林卫中选出的将士,所送聘礼,黄金两万,马千匹,又有无数世上难得之物,光华耀目,自皇宫中抬出,入武定侯府,三日方毕。
  太子大婚,礼仪繁复,皇上因身体孱弱,便有早些完成之意,且太子已经年过十六,依例早应娶亲,但是武定侯却一定将婚期定在两年之后,又是太子居中周旋,令钦天监选定了两年后的吉日诏告天下。
  云娘于此事亦有些埋怨玉瀚,「两个孩子都愿意,年纪也不小了,你又何苦一定拦着!」
  「路遥之马力,日久见人心。这两年我正要好好看一看太子。」
  「先前你又不是没认真考究过!」毕竟太子为一国储君,玉瀚为朝中重臣,不了解太子是不可能的。但是云娘却又突然悟道:「你定还有打算!」
  玉瀚点了点头,「便是天家又如何,我定不能让我的女儿吃亏的!」
  云娘想想,却不再问,「那就都依你,如此备嫁妆的时间倒充裕了。」
  汤玉瀚便笑她,「已经备了十六年了,却还没有备好,我想再给你十六年,你亦有东西要备。」
  云娘也笑,「按说天家已经备好了嫁妆,但是我想我们的毕竟是我们的心意。」原来女子嫁入天家还有一处不同于寻常人家,那就是嫁妆亦由天家准备。
  是以皇后早为太子妃备下了丰厚的嫁妆,所有物件,皆为双数,单只金冠便有二十八顶,一年四季、各种场合各自不同,至于各类衣裳用品,更是尽极贵重。
  纵然皇上和皇后不奢华之人,但是他们唯一的嫡子成亲,应该有的体面却绝没有少一丝一毫。
  因此云娘原来备下的许多物品就未必能用得上了,此时她却又道:「不如我将一半的嫁妆交与你,由你安排。」
  汤玉瀚点头,「总之有备无患罢了。」
  两年之后,还未到迎娶之期,皇上因风疾日重,终惮位于太子,退居后宫荣养。因此原本的迎娶太子妃又升为天子娶妇。本朝立朝虽已经上百年,却第一次经历天子迎娶元后,礼部昼夜忙碌进奉新仪注,新帝御览之后,在仪注上添了一笔,「亲迎」。
  历来皇子成亲,尚无亲迎之举,先前太子娶妃,一定要添上尚可勉强为之。但眼下皇上已经登帝位,再无亲迎之礼,但新帝却道:「皇后乃朕至爱女子,非亲迎不能示之朕之深情。」
  故是日,新帝率百官亲至武定侯府,武定侯于门前恭候,延到正堂,新帝向武定侯三揖,武定侯还之三礼,陪入内室,见武定侯夫人,亦同礼。再入内,揖之皇后,皇后起,还礼,出母家,上丹舆,新帝乘马在前导入皇宫。
  云娘见岚儿的车驾离家去了,两行眼泪不觉流下,却又拿帕子擦了,笑着向玉瀚道:「我是高兴的。」
  「高兴归高兴,可是未免没有不舍之情,」玉瀚轻揽着笑道:「好在接下来我们给崑儿办喜事,却是娶进门来的。」
  「下面的两个又是一娶一嫁,」汤玉瀚瞧着云娘,满脸的笑意,「也不知道再接下的是男是女。」
  云娘就啐了他一口,「你倒乖觉,我还没说就猜到了。」
  「如此大事,我岂能不知,」汤玉瀚便笑,「我们如今亦要儿孙绕膝了!」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织心良妻 卷一》作者:水波
  02、《织心良妻 卷二》作者:水波
  03、《织心良妻 卷三》作者:水波
  04、《织心良妻 卷四》作者:水波
  05、《织心良妻 卷五》作者:水波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