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心良妻 卷二 第六十章
  什么也不必做!
  此时汤玉瀚又转念一想,再硬拦着反而不好,便笑道:「你随意做点什么都行,我来转交给他。」心里却想好了自己直接截下就好。
  云娘应了一声,其实她根本没有把什么冯千户放在心上。只是对那匣子依旧好奇,拿起来左看右看,就连匣子上面那袒胸的女子也看了几回,再打开照照自己。
  汤玉瀚见她只顾着那匣子,再不提下船散心的事,便笑道:「竟如此喜欢?可是今天不下船,明天起又要一连两三天不停了。」
  云娘忖度一回,毕竟匣子什么时候看都可以,便放了下来要走。可又转回来,却又用那块哆罗呢重新将匣子包了起来放到箱笼中,严严地锁好,「并不是怕丢,可是万一让别人过来看了那女子,岂不会笑我们!」
  船行二十余日,便到了京城之外几十里处的通县,船方停下,便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带着两个小丫头上船来接。
  云娘先前便听玉瀚说过,知这妇人姓李,正是他的奶娘,平日在他院子里管事,并为他打点一应事务。这一次玉瀚特别将她接过来服侍云娘,就是李嬷嬷带来的两个小丫头也是按玉瀚的吩咐特别为她准备的。
  其实云娘虽然请了荼蘼帮忙做家事,却并不习惯别人服侍自己,可她亦知富贵人家的规矩便是如此,倒不好特立独行。且李嬷嬷本是当年武定侯世子夫人贴身的丫头,虽然是奴仆之流,却从小在侯府长大,对于汤家的事再清楚不过,正是自己的好帮手。
  李嬷嬷活了这么多年,又有什么不明白的,早知六爷唤了她来为的是扶持新六奶奶,如今见了六爷身边的娇娘,便赶着上前行礼,口中笑道:「给六爷六奶奶问好!」
  云娘也知自己进了侯府正要依仗李嬷嬷指点,且她又是玉瀚的奶娘,便对她并不当仆役之流看待,赶紧让了过去,只道:「李嬷嬷请起,我是小辈,并不用行此大礼的。」
  李嬷嬷便叫那两个小丫头,「赶紧给爷和奶奶行礼。」

  又向云娘笑道:「这两个虽然不是家生子,可却是人牙子专门挑性格和顺的小姑娘买了,又请人专门教导了几年,服侍人并不比家里长大的那些孩子差,且身契就在奶奶自己的手中,倒比家里那起子一窝窝有根有梢的下人要好得多。」
  云娘虽然不大懂侯府的事,一则有玉瀚告诉她,一则与钱夫人唐夫人交往时也明白了些,便知李嬷嬷所言不虚。自己一个农家出身的织娘,身边的人若不贴心,到了侯府恐怕更难,就算玉瀚肯护着自己,可是总有顾不到的地方。
  李嬷嬷是玉瀚生母给他的人,是个可信的,而两个丫头的身契更是握在手中,自然要比侯府的下人要忠心。玉瀚替自己打算的,便正是如此。
  云娘便点了点头,「起来吧。」
  李嬷嬷便赶紧又道:「这两个丫头初到,请六奶奶为她们赐名。」
  云娘听了一怔,难道这两个丫头原来连名字都没有吗?却突然想到了钱夫人身边的桃儿、杏儿、莲儿几个,灵光一现,这些丫头不可能凑巧便有如此整齐的名字,一定是钱夫人起的。那么,自己也应该给这两个丫头们起个名子。
  只是说起来容易,其实却也难,因为云娘从没给别人起名字,也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一时竟不知什么名字好。若是像钱夫人学,便叫桃儿和杏儿,她又不甘心。
  可这样的事去问玉瀚总是不好,思忖了一下,便道:「我先两日读诗,倒还记得一句写我们江南的,‘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便指着身材略高些,容长脸儿,细眉细眼的那个道:「你就叫江花。」又对另外那个皮肤略黑些的道:「你就叫如蓝吧。」
  汤玉瀚便在一旁赞,「果真雅得很,就这样罢。」
  那两个丫头也赶紧上前行礼,云娘因刚刚想到了桃儿,随即便想到了刘氏,心思转了一转便向他们三人道:「日后总要在一处了,别的都好说,只一样,若是生了背主的心思我是断不能容的!」
  初一见面,李嬷嬷一眼就看出新六夫人并非富贵人家出身,其实颇有些没瞧得上,只是她却是知道六爷的性子,并不敢表现出一丝不敬。却不想六夫人随口一句话,却让她心里突地虚了起来,赶紧陪着笑行礼道:「六奶奶说得极是,我们连人俱都是六奶奶的,自然一切以六奶奶为重,决不敢做出背主的事来!」
  江花和如蓝便也道:「若是敢背叛六奶奶,但凭处置!」
  云娘便笑着让他们起来,「既然如此,日后我亦不会亏待你们。」
  李嬷嬷就笑道:「外头车马早准备好了,还请六奶奶上轿。」
  云娘便将紫貂的昭君帽戴上,外面罩一件红缎银鼠褂,走出船舱,原以为还是如先前一般走下船,却见一乘翠幄垂珠小轿已经抬到了门前,李嬷嬷便掀了轿帘,她瞧了一眼玉瀚,见他身自己点头,便坐了上去。
  等轿帘放下了,方有轿夫过来抬轿,下了船又放下,在一处围幛内换了一辆朱轮华盖的马车,云娘一脚踏上,便觉得脚下软绵绵的,原来车上用大红的毛毡铺满,那毛毡上的毛竟有半寸来长,脚踏上去便陷了下去。再坐下来,更觉得十分地宽敞舒适,手略一触,便知那坐褥是先前见过的多罗呢。
  这时李嬷嬷也上来,却在云娘的脚踏处半蹲半坐下来,先从车厢板壁的隔子里拿出一个珐琅手炉给云娘抱着,又端出热茶点心服侍云娘用。
  先前钱夫人便说过武定侯府与别处不一样,云娘自见了李嬷嬷也免不了暗自打量,却见她衣着打扮粗看皆十分不显眼,但细细瞧着却皆是上成之物,虽是仆妇之流,却远较杜家妇人穿戴好上许多。至于路上所备之物,无论是手炉还是茶点,更是不凡,便更知此番进京之不易了。
  忽又听马蹄声响,却在车旁慢了下来,正与自己的车同行,云娘便知是玉瀚来了。方才下船时,他正与唐县丞道别,又让自己先行。
  扭过身将那大红哆罗呢的帘子打开一半,果然就看到了他。
  云娘还是第一次见玉瀚骑马,真是气宇轩昂,英俊不凡,原来每次见他穿着官服带着腰刀站在巡检司的大船前头,都觉得没有比那再好看的人了,现在却又觉得他骑马倒比在船上还要出色。
  而这样出色的男人,却是倾慕自己的,他能不顾一切地带着自己回到京城,那么他们要面对的所有难处,其实都算不了什么了。
  【卷二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织心良妻 卷一》作者:水波
  02、《织心良妻 卷二》作者:水波
  03、《织心良妻 卷三》作者:水波
  04、《织心良妻 卷四》作者:水波
  05、《织心良妻 卷五》作者:水波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