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福格格 卷二 第五十一章
  不过也有好消息,本来年前年后是最冷的一段时间,因为怀孕的缘故,他身上温度比正常稍高一些,这要是在夏天不知道多心烦意乱,在大冬天就舒服,热着总比冷着舒服。又因为呕吐的次数越来越少,胤禟的食量逐步在增大,每天要吃五六次,主要还是肉,他爱吃肉,也搭配有豆子蔬果……
  宁楚克问过太医,孩子还小,这就进补合不合适。
  她记得额娘怀舒尔哈齐的时候大夫说了,别瞎补,又亲眼见过本家三叔的妾室补过头难产差点没生下来,心里难免有些不安。太医就是那话,他饿他知道,吃多吃少看自己,要做的就是在菜色上搭配丰富一些,别太迁就他的喜好,别老是那一两样。
  太医这么说,就照办呗,这段时间也就是天气太冷外出活动非常困难,先前让他几欲崩溃的几种反应有减轻,胤禟稍稍松了口气。
  这一年礼单是宁楚克看的,宴席以及年间走动都靠她,宫宴她也去露了脸,之后得康熙准许匆匆回到阿哥所。这还是头一回没陪长辈守岁,他们在房里烧了个暖锅,相伴等到子时,胤禟实在是困,之后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年初一,宁楚克往御前走了一遭,又去翊坤宫请了个安,之后就没再往外头跑。
  年初二,她和胤禟打了个招呼,转身出宫门,往提督府走了一遭。
  往常这个时间崇礼都在家中,今年自然也在。自打宁楚克出阁,崇礼一直担心,总感觉不自在,他疼了十几年的心肝儿啊,就这么便宜了胤禟这个不思进取五毒俱全的,嫁过去才多久?就怀了他的孩子。
  不知道闺女是不是像福晋当初那样吐得厉害?也不知道她胃口好不好?怀着双身子长没长点肉?受没受冻?招不招女婿疼?讨不讨婆母欢心?那些个妾室有没有给她添堵?……
  崇礼心中有一万个担心,正同福晋说道,女婿登门了。
  来得好!来得正是时候!

  崇礼让觉罗氏待在后头,自个儿出去迎了人。
  宁楚克觉得和胤禟这么一换倒挺方便,否则哪能随便回娘家来?她见着阿玛满心感动,问说府上好不好,又关心了二老的身体,接着让钱方将带来的东西呈上,样样都是崇礼以及觉罗氏喜欢的,还有给兄弟的礼。
  听他报上一串儿名,崇礼心里就熨帖,心想这笃定是闺女列的礼单,否则还有谁能这么懂他?
  心里舒坦归舒坦,舒坦过了又心疼起来:「宁楚克怀着你小子的种,你还看她操劳?来我提督府打空手也成,费这些事干啥?谁稀罕你的礼?」
  「话不能这么说,这是小婿的一片心意。」
  崇礼硬起心肠来拒绝贿赂,他虎着脸问:「宁楚克得有两个多月吧?她长点儿肉没有?胃口如何?吐得厉不厉害?」
  他也不等答复,叹口气又接着说:「我膝下不止一个闺女,却唯独只疼宁楚克一人,前头十几年她让我娇生惯养,难免有些气性,恳请九贝勒多多体谅,实在气不过来问我讨说法,善待我女。」
  哪怕宁楚克在言谈举止上已经足够爷们,听了这话还是忍不住眼泪汪汪。
  觉罗氏在后头一等二等,越等越心焦,她就想了个辙儿,亲自沏了茶水送去,想跟着听几句。结果一过去就发现老爷同九贝勒勾肩搭背坐在一起,两人排排坐着都在抹眼泪,眼眶红得跟兔子似的。
  一个说:「我错怪你了,看来宁楚克没看走眼,你当真是顶天立地好儿郎。」
  另一个说:「小婿做得还不够,远远不够,往后还要向岳父学习。」
  觉罗氏:……
  咋回事?这是搞啥呢?头一回他们翁婿见了面还吹胡子瞪眼的,老爷恨不得提起砍刀撵这倒霉皇子几条街,怎么今儿个还惺惺相惜起来?
  听到门边有动静,两人齐刷刷看过来,宁楚克赶紧起身,一拱手:「小婿见过岳母。」
  觉罗氏又是一懵了,还是崇礼伸手把人扯回来:「你好生体贴我闺女就比什么都强,到我府上不用那么客气,都是自家人。」
  「好女婿,你再多说点儿,也让你岳母听听。」崇礼一边同宁楚克搭话,还不忘记招呼觉罗氏自个儿坐,随便坐。
  待她坐下,宁楚克又把自己干的那些事讲了一遍,哄得崇礼直乐呵,听到高兴时还拊掌叫好。
  觉罗氏不像崇礼神经那么粗,她听着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想想九贝勒是不错,还给闺女揉肩捶腿手把手喂汤,将上头塞来的妾室打发去烧洗脚水……这一桩桩一件件听着是挺舒坦,他有心了。难怪老爷前头说到他就没好气,今儿个竟然叫上好女婿了。
  胤禟还在宫里熬冬呢,宁楚克就帮他摆平了自家爹娘,且在提督府吃了一顿,离开的时候依依不舍。
  她一步三回头,恨不得今儿个就不走了。反观崇礼,因为多喝了两盅,舌头不大听使唤,他倒是没多舍不得这「女婿」,一路都在重复说「好好对宁楚克」「好生照顾她」之类的。
  人都站在门口了,他俩又说了老半天,宁楚克才登上马车,上去之后又掀开轿帘说:「今儿个我就先走了,过段时间再来叨扰,到时候咱们好酒好菜接着聊。」
  崇礼还点头呢:「好好好接着聊!到时候你再给我说说我闺女!」
  等马车走远了,他哼着曲儿回屋去,回去之后叫福晋一阵调侃:「前头还说非得教他怎么做个好相公,回身就同九贝勒勾肩搭背喝起来,老爷您可真能耐!」
  崇礼不胜酒力,没喝几盅已经晕了,他金刀大马坐在圈椅上,双手捧起茶壶,对着壶嘴咕咚咕咚一阵喝,喝完嘿嘿笑道:「老爷我当然能耐,不能耐能是你相公?」
  说着又是一阵憨笑。
  「你个妇道人家不懂,我那是打一棒子给颗甜枣,你看我对着那二傻子一阵忽悠,夸得他心花乱坠他回头不得善待我心肝?」
  这明摆着是喝晕了,还说什么呢?
  觉罗氏回身吩咐底下奴才煮醒酒汤来,又让她们备热水,给老爷洗洗一身酒臭味儿。
  都吩咐到了,她才坐回原处,心想今儿个再见九贝勒感觉和先前又有不同,这女婿瞧着不似有大出息,倒是挺会体贴人,怪风趣的。他说的那些不像信口胡诌,应该确有其事。
  早先接到喜报,娘家这头既高兴,又有些提心吊胆。这胎来得好,越早开怀越能在夫家立足,同时又不赶巧,要是等出宫之后再怀方方面面都好很多,她这个做额娘的也能去瞧瞧闺女。
  索性女婿想起来走这一遭,今儿见过他觉罗氏就放心很多,照他所说,闺女养得挺好。
  【卷二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多福格格 卷一》作者:郁礼
  02、《多福格格 卷二》作者:郁礼
  03、《多福格格 卷三》作者:郁礼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