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福格格 卷一 第五十章
  「哟!这不是董鄂格格?画得真像!」
  他一句话搞得康熙忘了词,憋了会儿才问说:「你认识?」
  「皇阿玛您说笑呢?儿子我要是不认识能搞出那花名册来?」
  都这会儿了他还有脸得意,康熙气得肝疼,又问:「你知道这是谁的手笔?」
  宁楚克仔细一回味:「还真看不出来,皇阿玛您直说吧,这谁的大作?」
  「你心上人的。」
  宁楚克:……
  好像出现幻听了,等等,「您说啥?」
  「我说这是你心上人提督府那位宁楚克格格亲笔画的,就当着董鄂氏的面。」
  宁楚克赶紧来了个西子捧心,哎哟我的娘,我的小心肝哦:「皇阿玛您接着说啊,别停这儿!她咋样了?挨没挨揍?算了您不说我也知道,就董鄂家那么低的素质,一定是动手了。就说脸伤着没?可揍回去了?」
  她简直心痛到窒息,都忍不住要掉眼泪了。

  「咋没让我在旁边呢!我要是在……我揍不死她!」
  康熙差点给她搞懵,半晌才丢了条手帕过去:「堂堂皇子像什么话,赶紧擦擦。」
  宁楚克还没缓过劲来,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不擦!我心痛!那张美若天仙的脸啊!她咋下得去手呢?她还能不是嫉妒?」
  康熙:……
  不懂你们这些戏精。
  「谁告诉你她挨揍了?伤人的才是她,她险些将董鄂格格一双手折了!」
  宁楚克这才缓过劲来,拍拍胸口说:「那还好,没事就好。」
  康熙气得胸口疼:「老九你说说,你咋想的?她这性子还能做皇子福晋?」
  虽然感觉胤禟快把她人设玩崩了,宁楚克还是没放弃,她在努力抢救:「这性子咋了?这么坦率洒脱,多珍贵的品格!」
  「朕懒得听你扯,你考虑考虑换个福晋人选。」
  「我不!我只中意宁楚克,换了谁都不行!」
  康熙扶额:「你前次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告诉朕董鄂格格也还凑合。」
  「我前次也没想到她是这样的董鄂格格!她还伙同其他人针对宁楚克,她能耐了!」
  饶是见多识广,康熙依然懂不起这个儿子,听他多说一句都感觉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到底哪儿出了问题?咋生出这么不靠谱的?
  对比看看,老五与他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老五就很正常,怎么到他这儿就成这样了?
  康熙忍不住说了句心里话,真懂不起这段辣眼睛的感情。
  宁楚克也回了,说不用懂,只要支持就行。
  「这是儿子今生最大的请求,皇阿玛您别听外头妖言惑众,信我就对了!宁楚克真是最适合的九福晋人选,我俩是天上一对地上一双,提着灯笼也找不出更登对的。」
  听得这话,康熙更抗拒了。
  心想多大的仇啊这么侮辱登对这个词儿……
  殊不知宁楚克也伸手捂着心肝呢,鬼扯这么一大通她真的良心痛,说句实在话,再也没有比九阿哥胤禟更坑的对象了,可是有什么办法?胤禟那么瞎搞一通,他不愁娶不来福晋,宁楚克反倒担心自己嫁不出去!
  成亲这档子事,对她吸引力没多大,就怕尚好一闺女砸手里,回头额娘就要哭瞎。
  再者说,她不为自己考虑,也不能把族里的堂姐堂妹全拖累了,拿大房的萨伊堪来说,从小就爱抢她东西,是挺讨厌的,可又没有深仇大恨,纵使拖累对方嫁不出去了,并不会有任何爽感。哪怕讨人嫌堂姐妹也是姐妹,关上门说两句没啥,处不来少见面也成,没得想坏招互相伤害出门还捅自家人一刀的。
  想着想着宁楚克就走了神,康熙见她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也不想再费口舌,直接撵人。
  左右老九也就是从光头阿哥做到闲散王爷,他爱娶谁娶谁。康熙这会儿想起太子的好了,瞧瞧胤礽多听话,从不唱反调,让干啥就干啥,让娶谁就娶谁,这才是做儿子的。
  老九神烦,老八还不如老九呢!让他管管那泼妇从来只会敷衍,没见动过真格,大老爷们让个婆娘骑在头上屙屎撒尿,丢死人了。
  这头康熙一边嫌弃儿子没眼光,一边庆幸他当着庄亲王的面没评价什么。
  没评价就好,没评价他还能跟着装瞎。
  而宁楚克,刚从乾清宫出来就被小太监截去了翊坤宫,宜妃一见她就追问说咋回事,怎么又让皇上找去了,这是犯了什么过?看她挺着急,宁楚克端了茶碗递去:「额娘您先喝一口,缓缓再听我说。儿子近来再安分也没有,去乾清宫是为您未来儿媳的事。」
  宜妃刚揭开碗盖,正准备喝,听得这话又顺手将茶碗放到一旁。
  「赶紧的说重点。」
  「宁楚克在庄亲王府给董鄂格格画了幅小像,那画让人呈到皇阿玛跟前去了。」
  说到这儿,她一拍脑门,站起来就吆喝钱方,钱方连滚带爬进来屋里,「爷有什么吩咐?」
  「你再跑一趟乾清宫,把那画讨回来,裱了搁我书房里。」
  钱方还懵着,宁楚克又道:「还杵这儿干啥,赶紧去啊。那怎么说也是爷未来福晋的墨宝,是该给爷珍藏着,搁皇阿玛那头算什么事?」
  「不是……主子您心疼心疼奴才。」
  宁楚克斜瞟他一眼。
  钱方只差没抱着她的腿抹眼泪了:「奴才咋开得了口呢?」
  「那有啥开不了口?你照原话还能说疵了?皇阿玛英明神武能不懂这点事?能和你个狗奴才计较?」
  伺候这么久,钱方能不知道自家主子的气性?他是一行血泪往心里流,同时步履沉重的往外走,那宛若赴刑场的悲壮场景都将宜妃镇住了,等回过神来她抬起手揉揉太阳穴:「远了不说,这段时间你安分点,也就这两个月,你皇阿玛准备广封皇子,听说已经在起草圣旨,礼部尚书哈尔哈也是频繁进宫。」
  说到哈尔哈宁楚克就感觉亲切,她有段时间没见着郭罗玛法怪想的。
  看她原地走起神来,宜妃又差点气着:「我真是欠了你的,和你说话呢听见没?」
  「听见了,不过我说句实话额娘您也别恼,皇阿玛要给兄弟们进爵,这关我啥事儿?」
  宜妃瞪她一眼。
  宁楚克又咕哝道:「说得好像我安分守己就能升贝勒似的。」
  这话宜妃不爱听,她往扶手上一拍:「卫氏生的窝囊废都有指望,我儿子凭啥不成?我儿子再混账也比他有派头。」
  「别气,额娘您别生气,儿子我还么开始为皇阿玛分忧,轮不上实属正常,左右五哥那头跑不了,有五哥给您争面儿!」
  「你管好自己,老五从来都懂事,用得着操心?」
  话是这么说,宜妃脸上还是盖不住的得意,老五这回指望的确大,说起来除了膝下没个嫡子,他别的样样都不差,可惜了……
  越是感觉给老五娶错福晋,在胤禟的婚事上她就越发慎重,只恨不得挑出个十全十美的人来。可谁能想到?老九偏偏认死了宁楚克。而宁楚克还真像她先前料想的,就是包装出来的四全格格。
  宜妃老大不想认命,却也知道自己犟不过老九,谁让这臭小子是她的软肋。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