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妻生财 卷二 第八章
  但凡经商的,自来熟的功夫都是一流,晏和却依旧面色淡淡,「宴饮还是要讲究个意境,贾乡绅在这里就十分败兴了。」
  张知府也帮腔斥责道:「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满身的铜臭气!什麽付帐不付帐的,难道大人还差你这几个银子?」
  贾祥瑞被斥得满面讪然,冷不丁看见晏和正直直地瞧着底下的重岚,想到他前些日子派人封了重岚府邸的事,便指着她,祸水东引道:「重老板何不上来一同喝几杯啊?」
  重岚暗骂一句,抬头正要上去,就见晏和竟走下来迎她,转眼就立在她身前问道:「早知道就跟你一道来了。」
  重岚赔笑道:「我没想到大人也会过来。」
  晏和目光在她脸上流转片刻,「我听说你要来,只是没想到你会来的这麽早。」
  这话又有些暧昧了,什麽叫听说她要来?难道是听说她要来,他才会过来?
  想到这,重岚竭力镇定道:「多谢大人抬爱了。」说着,她瞧见贾祥瑞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向他投去个警告的眼神才收回目光。
  晏和轻笑了一声,「确实是抬爱。」他不知是有意无意,把「抬」字说得十分含糊,只剩了一个「爱」字。
  听在耳里,她身子忍不住抖了抖,心中暗悔,早知道说抬举不就好了?
  他拢了拢身上的披风,神色平和地瞧着她,「你的船在哪?带我游湖吧。」

  以他的身分,若是肯坐重岚的船,那她今日是赢定了,这便是赏脸抬举了,重岚自然不可能扫他的脸,便笑道:「只怕我们行商的人言谈粗鄙,入不了大人的眼,就怕说了不当的话,扫了大人的游兴。」
  晏和的手指有意无意地在她手背上摩挲一下,片刻便收回手,微微笑道:「只这一句,便知道你很会说话了。」
  重岚乾咳了声,引着他往外走。
  楼上的众人有的疑惑有的扼腕,最纳闷的是贾祥瑞,明明重岚前几日被晏和的亲兵封府了,怎麽今日瞧着这般熟稔?可他疑惑完又郁闷,晏和怎麽就不嫌弃那姓重的满身铜臭,明明她也是行商的,这是看人下菜啊!
  那边重岚已经带着晏和到了船上,她连忙命人去酒楼端了桌现做的酒席来,举杯道:「我敬大人一杯。」
  晏和捻着薄薄酒盏,定定看她一会儿,这才仰头饮了下去,她又要劝酒,他却抬手止了,斜眼看她,「你难道是想灌醉我,欲行不轨不成?」
  重岚老老实实地放下酒壶,不自在地转了话头,「我以为大人不爱这些宴饮酒席之类的,大人此次来是为什麽?」
  晏和道:「我方才不是说了吗?因为你要来。」他见重岚一口酒呛在喉咙里,这才道:「我近来有事要出金陵,所以过来选一艘合适出行的船。」
  这话显见就是外行人说的了,重岚笑道:「大人想要选一艘实用的,在斗船会上可是选不到的。」她想了想又道:「正好我船行里有好些船暂时不动,若是大人不嫌弃,就来关照我的生意吧。」说完,不禁好奇问道:「我可以问问大人要去哪公干吗?」
  晏和颔首道:「可以。」
  重岚眼睛一亮,「大人要去哪儿公干?」
  晏和道:「你猜。」
  重岚愣了一下,半晌後撇嘴道:「……大人你好无聊。」
  他答道:「我要去秣陵一趟,不日就要动身,你有什麽想要的?我可以一并带回来。」
  重岚讶异地看他一眼,随即道:「没有什麽,在这里先祝大人一路顺风了。」她说完又试探道:「大人这般……可是上头的任命下来了?」
  晏和抚着下巴琢磨,「你这般想方设法打探我的事是为什麽?就这麽想了解我?」
  闻言,重岚又给呛得咳了一声,讪然道:「大人说笑了。」
  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对岸,他头一个下船,伸手拉着她下来,握着她却没有丝毫放手的意思。
  重岚倒似没有发觉,满脸诡秘地瞧着对岸马上要过来的花船,指着道:「大人瞧见那船了吗?这是方才那姓贾的的船。」
  她柔腻的手就在掌心,他全副心思都放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对她的话只是随口应了声。
  重岚对着自家船比了个手势,就见她的船似不经意般的一个掉头,随即就冲着贾家的船撞了过去,砰地一声响,贾祥瑞的船被撞散了大半边,她这艘只坏了些边角,看得她站在岸边抚掌大笑。
  晏和静静瞧着,唇边也漫上些笑来。
  如今船已经斗完,再留下来也没意思,重岚也不理会气急败坏的贾祥瑞,与晏和道别之後便回了府,没想到一回府就看见重惠风正坐在正堂等她。
  见她回来,重惠风一口一个「我的儿」的喊着。
  重岚扶着她坐下,笑道:「姑母怎麽有空过来?」
  重惠风顾不得应答,上下瞧她几眼,急道:「你怎麽得罪晏大人了,他为什麽派兵围了你府?可有伤着你?」
  重岚笑道:「前几日有些误会,说开了就好了。」
  重惠风见她毫发无损,也不像是受伤的样子,心里稍稍放下,忽想到一事,心又提了起来,「听说晏大人关了你几日?」她看着自家娇美的侄女,斟酌着道:「他有没有对你做什麽……不当的事?」
  重岚闻言红了脸,半是想到洗澡那事尴尬,半是听她说话恼怒,「姑母,您说什麽呢?晏大人又不是那等龌龊之人。」
  重惠风狐疑地打量她几眼,又仔细瞧了瞧她的身形举止,这才松了口气,拍着她的手道:「是姑母想多了,也是担心你吃亏。」
  她是爽利人,见重岚无事便放下了心,直接道明来意,「重柔已经许了人家,前三礼已经行过,男方马上就要来纳徵,你大伯父请咱们过去观礼。」她说完哼了声,「他近来可是得意了,儿子中了秀才,自己又中了举,女儿马上就要嫁给五品刑部郎中的嫡子,三喜临门,难怪又猖狂起来。」
  重柔是重家大房的庶女,重岚闻言奇道:「五品官员虽说不高,但也是正经的官宦人家,他们家的嫡子会娶个庶女当正头太太?」
  重惠风鄙夷道:「那刑部郎中的嫡子不到二十五就死了三任老婆,先头去了的夫人还有个儿子留下来,通房姨娘一大群,这才找不着好人家来配,不知怎麽寻摸到了你大伯父这,他听说人家要跟他做亲家,乐得只差没疯了。」
  重岚对大房的事不怎麽上心,闻言只是哦了一声,「回头备份礼送过去就是了。」
  重惠风却摇头道:「要只是这事我也不会特地来跟你说了,还有一桩……关於你大伯母的。」
  重岚关切道:「大伯母怎麽了?」
  重瑞风虽然混蛋,但重大伯母为人却极好的,当初他们兄妹在重家寄养时,要不是她时时帮衬着,把他们几个当亲生的照看,他们只怕早就饿死、冻死了。
  重惠风面上也不知道是喜是忧,叹气道:「她有身孕了。」
  重岚目瞪口呆,不可思议地道:「可、可大伯母如今都四十多了啊,这……这怎麽?」
  重惠风也愁道:「当初你大哥和你大堂兄出去赶考正遇上雪灾,之後就再没了音信,我本来还担心她没个儿子傍身,现在怀上了我反而更揪心,本来生孩子就是一脚踏进鬼门关,她年纪又这麽大了,万一出点什麽事可如何是好?」
  重岚想到大哥和大堂兄,心里一黯,又皱眉道:「大伯父房里好几个不省心的,大伯母这胎须得慎重……」她想了想道:「我回头动身去江宁祖宅一趟,在那待上几日,好歹也能照料一二。」
  重惠风欣慰点头,「不枉费你大伯母当年拚命护着你。」说着,她又命人取了好些安胎的补品药材奉上来,「我这边暂时脱不开身,等我打发了我婆婆再去江宁瞧她,你先帮我把东西带过去。」说完又叮嘱道:「你大伯父那一家子都不是省心的,你凡事多留神,别跟着他们掺和。」
  重岚知道重惠风的婆母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便一概应了。
  重惠风想她是未嫁姑娘,女人孕期的事应当不知道,便拉着她细细叮嘱一番,直到天黑才告辞离去。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