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主请自重 卷一 第五十八章
  「……」
  看着一脸「我已替你考虑周全,你还有什么未了心愿吗」的元赐娴,陆时卿缓慢而木讷地眨了三下眼。
  她在说什么,他要死了?
  陆时卿还没来得及发问,忽听有人敲门,回头见是曹暗送来了熬好的汤药。
  元赐娴起身接过瓷碗,叫他退下,然后将药端到床前道:「起来,我喂你喝药,怎么着也死马当活马医吧。」
  「死马」陆时卿撑肘坐起,被烧得有些迟钝的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
  他在舒州时,的确为控制疫情,数度奔波于乡民间,但印象中却并未与疫患有所接触,今次风寒,也应当只是疲累吹风所致。
  最开始听曹暗胡扯,他头昏脑涨,一时未反应过来,就没及时出口质疑。后来见大夫那般态度,自然当是曹暗将人买通了,元赐娴着急的时候,他也是想解释的,无奈被她一次次打断。
  再然后,得了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一时心痒,想着晚些再说,直至睁眼见她眼圈发红,才心生不忍,讲明了真相。
  但她竟然没信,且连他的身后事都揣摩好了,一副他当真命不久矣的模样。
  这令陆时卿感到了颠覆。难道说,是他脑子烧坏想错了,曹暗并不曾为了增进俩人感情欺骗元赐娴,他当真在不自知的情况下接触了疫患,此刻已经病入膏肓了?

  他就着元赐娴递来的匙子,喝了几口药,回忆了一遍她方才所言,后知后觉般震惊道:「元赐娴,我当真染了瘟疫?你说是你害的……你给我下毒了?」
  难不成他误会了,韶和叫他防备的不是政敌,而是元赐娴?
  她一愣:「说什么呢你?毒死了你,谁给我做靠山啊。」
  陆时卿微微一滞,这下反应倒快,抓住了重点道:「找我做靠山?」
  她自知失言,却想到陆时卿能不能活着回长安还是个问题,因心内歉疚,就没否认,低低「嗯」了一声,改编了一下前因后果,解释道:「我有天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死得很凄惨。梦里头,菩萨告诉我,长安城有个长得特别好看的郎君,我若能找到他做靠山,这个梦就不会成为血淋淋的现实。」
  「……」
  陆时卿嘴角微抽,心道她扯谎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大了,但见她神情认真,却又不由怀疑她所言是真。
  毕竟这个听起来非常荒诞的故事,的确能够解释她这半年来的各种行径。
  不过,他不是要死了吗?
  他扯下了嘴角:「那我死了怎么办,长安城还有旁的郎君,你准备换下一座靠山?」
  元赐娴心道她可没山能靠了,历史都给她改变了。她叹口气:「我不都说了要守寡了嘛,不找了,听天由命吧。」
  陆时卿觉得她这自暴自弃的样子挺好笑的,想了想道:「你把曹暗给我叫来,然后等在门口。」
  「怎么,你要交代遗言吗?」
  「……」
  怎么会有这种拼命咒靠山死的人?
  他无奈道:「是的,交代遗言,人之将死,想来你会尊重我的意愿,不做听墙角的事。」
  元赐娴一脸不舍地走了,安安分分在门口等了半晌,才见曹暗灰头土脸地出来,看起来似乎被臭骂了一通。
  她来不及多问,赶忙一头钻进陆时卿房里,守回他床榻前,认真问:「还需要我帮你叫谁吗?」
  陆时卿一噎。
  他已问过曹暗,这事就是他捣的乱子,大夫也是被买通的。但眼下,元赐娴这样殷切地瞧着他,他根本没法启齿说她被骗了。
  他张张嘴,踌躇好几回,最终拧眉道:「……没有了,你回房睡去吧。」
  元赐娴说什么也不肯走。陆时卿本就疲累声哑,又因心虚,说的话便毫无威慑力,愣是没能赶走她,加之喝了治风寒的汤药,眼皮也着实撑不住了,被她连拖带拽按倒以后,沾枕就不省了人事。
  再醒来已是三更末,他睁眼便发现元赐娴枕着他的被角,趴睡在床沿,指尖还探在他的手心。
  厢房里炭火已烧干净了,烛火也将将就要燃尽,透过昏黄的光晕,他瞧见她黛眉微颦,蜷曲的长睫在眼下扫出一道浓密的阴影,琼瑶一般的玉鼻微微发红,似乎是被冻的。
  陆时卿揉揉眉心,叹口气。他怎么就睡过去了。
  他轻手轻脚掀了被褥,下榻后弯身下去,一手抬了她一只胳膊,一手穿扶过她的小腿肚,架势都做好了却蓦地顿住,盯着她那对近在咫尺的饱满唇瓣,滚了滚喉结。
  他突然想起她口中那个无稽的梦。实则相较他曾以为的,她接近自己是为了刺探政要机密,那番有关靠山的说辞更令人感到舒适。
  诚然,她接近他是为了利用他,但他有值得她利用的地方,好像也不算太糟糕。
  给她用了又如何?他就做她的靠山,然后讨点他该得的回报。
  他缓缓低下头去,临要触及她的唇瓣,却再次停了下来。
  算了,下回吧,等他这「瘟疫」痊愈了再说。
  陆时卿缓慢而郑重地将她抱起,送回了隔壁。
  翌日,元赐娴在大亮的天光里醒来,等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一个激灵慌忙翻身下榻,跑出去刚欲敲陆时卿的门,却被走廊里的赵述唤住了。
  他神情犹豫,似乎有话跟她讲。
  元赐娴紧张地吞咽了一口口水,扶住了门框道:「你有话直说,我受得住。」
  赵述就鼓起勇气直说了:「县主,您长得这么好看,小人着实不忍见郎君与曹暗继续欺骗您,将您耍得团团转。」
  她一愣,皱眉不解。
  他继续道:「郎君只是染了风寒,今早烧便退了,什么瘟疫不瘟疫的,都是假的。昨日我亲眼瞧见曹暗拿金子买通了大夫,就在您杵在郎君床前发呆的时候。」
  元赐娴神情一滞:「你再说一遍?」
  赵述揪着脸道:「小人不能再说了,这就向郎君领罚去。」
  他话音刚落,元赐娴跟前的房门突然被移开,移门人衣饰体面,精神饱满,瞧上去果真已经无事。
  陆时卿站在那里,似乎松了口气。赵述叫住元赐娴的时候,实则他听见了,却没出来阻止。总归纸包不住火,不如叫他死个痛快吧。
  元赐娴的确已经冒火了,睫毛微颤几下,质问道:「陆时卿,你当真骗了我?」
  陆时卿点了下头。虽说昨夜有许多次阴差阳错,这骗局也非他本意,但他确实在弄清真相后,不曾第一时间与她解释,他是该认的。
  元赐娴一时怒至无言,难以置信似的笑了一声,盯了他半晌,回头朝楼下道:「拾翠,收拾行李,回家。」
  【卷一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县主请自重 卷一》作者:玉袖
  02、《县主请自重 卷二》作者:玉袖
  03、《县主请自重 卷三》作者:玉袖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