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驭夫 卷三 第四十六章
  虞臻对将罪行推给一个女人,并且当众诛杀行为一点也不感兴趣。
  看到新帝那软弱仁慈的模样,不由嗤笑出声。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若是孙皇后的儿子登上帝位,今日在这斩头台上的,便是这位年轻的新帝了。
  这样的男人,连成为自己情敌的资格都不够。
  皎皎也绝对不会看上这样的男人,只知道逃避,性格优柔寡断又窝囊。
  手起刀落,一片血红飞起,嘴里咬着白布的女人,缓缓倒地。
  在场众人,俱不做声。
  还是由秦雁行打破这凝滞的氛围,笑道:「冀北王,听闻你善乐,不知可否为我等弹奏一曲?」
  「秦王世子想必是听错了,本王只善剑,不善乐。且每次拔剑,必定见血。」虞臻把玩手里的酒杯,冷冷道。
  「冀北王此言何意,难道是不愿给在场众人一个面子?」秦雁行似笑非笑。
  「非也,实在是本王不善乐。若是舞剑,倒还有一点工夫。且刚才本王剑下已经见血,想来如果没有不长眼的,也不会出什么事。」

  秦雁行一滞,没想到他竟然光明正大的威胁自己。
  可是今日,他能不能走出去还不一定,是什么给了他底气,让他以为自己能平安回去?
  就在这时,曹勐遒又凑过来道:「嘿,虞老弟,你这呛人工夫不错,跟谁学的?」
  他粗狂的声音,基本上没有人没听到。
  虞臻淡笑着道:「荆王说笑。」
  「既然妖后已诛,那本王就先行告辞了,本王王妃还在信都等候,怕回去晚了错过两个孩子的周岁宴。」他放下酒杯,起身告辞。
  「等等!」秦雁行在后面叫道。
  「冀北王为何如此着急离去,此次邀请你们前来,还有另外一件大事,不如冀北王先听听,再做决断?」
  「不必,在下并不感兴趣。」虞臻道。
  「那便由不得冀北王同意不同意了。」秦雁行冷笑。
  瞬间,四周的周兵将他们围成一个圈。
  「个奶奶的,谁敢拦劳资兄弟去路?」曹勐遒眼睛一瞪,酒杯在桌子上重重一放,发出嘭的一声来。
  「我说秦家小子,你这不让我们走,是哪门子的规矩?你今天不说清楚,劳资那五万大军今日就踏平河内。」
  「荆王说笑,秦某人没有拦你们,不过是想两位等宴席结束后再离开,现在还有封赏诸位的圣旨未读,请两位稍等。」
  「不用了。」虞臻道。
  「我们要立刻离开。」
  秦雁行冷笑道:「你们果然不将我大周放在心上,来人!将这两个谋逆贼子抓住,重重有赏!」
  「呦,还学起我动手来了。我告诉你,你今日在这里动手了未时过后我还不赶回去,我五万荆军便会破城而入!」曹勐遒将虞臻护到身后。
  「这是劳资的人,谁也别想要欺负!」
  虞臻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曹勐遒点点头:「放你娘个屁,劳资看你是想要挟天子以令诸侯!」
  秦雁行脸色不变,只是道:「拦下他们!」
  大批的周兵哗啦的涌上来。
  流殇和身后的护卫当即抽出剑,横置在胸前,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周兵。
  虞臻冷笑一声:「你想怎样?」
  「自然是替天行道,诛杀乱臣贼子。」秦雁行慢慢走过来,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冀北之主?也不过如此,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你是不是还在想你城外的大军?不要等了,他们早就被我派去的大军杀了片甲不留。你以为我每日让人去接你是为什么,自然是往水里下毒啊!」
  「这些……是从你那好王妃那里学来的。」秦雁行打量着虞臻的面色,又说:「待我攻进信都,定要一血前耻,将我受的全部还到你那王妃的身上。」
  「你那王妃样貌身段皆为不俗……」
  「闭嘴!」虞臻眼神一冷,满脸杀气。
  秦雁行后退一步,没有接话,耳熟在虞臻冷冷的目光之中,突然吹了一声口哨。
  霎时间,四周屋顶围墙上爬满了弓箭手,围得密密麻麻的。
  「去他妈的,合着今日这是场鸿门宴啊!我说你小子怎么好心请我们,原来是想要将我们赶尽杀绝。」曹勐遒一脚踹翻桌凳,从身后的护卫身上拔了一把剑,拎着就往秦雁行的方向冲去。
  然而,还未到跟前,便被一群护卫拦住。
  秦雁行站在层层护卫之后,冷冷一笑,带着心底离去。
  「啊!我肚子好疼!」
  「我也是。」
  身后渐渐传来呻。吟声。
  「他这是想要今日将我们一网打尽,幸亏冀北王早有谋算。」待秦雁行身影不见后,曹勐遒一改先前的嬉笑,冷冷一哼。
  「看荆王的了。」虞臻淡淡到。
  「放心,包在我身上。」曹勐遒拍拍胸口。
  便听虞臻拿出一个玉哨子,猛地一吹,清亮的声音直上云霄。
  一阵老鹰的声音响起,湛蓝的天空中出现了几道盘旋的身影,正是万鹰之王——海东青。与此同时,曹勐遒一拉手中烟雾蛋,一道彩色烟雾升起。
  「不好!」墙头的弓箭手发觉不对,立刻喊到:「放箭,快放箭!」
  然而,瞬间一群黑衣人出现在弓箭手的身后,一剑了断其性命。
  「王爷,东城门已经攻破。」
  「王爷,西门已破。」
  几道黑色的身影如鬼魅般,悄然而至,跪在地上向虞臻禀告。
  信都,冀北王府。
  徐笙这几日一直心绪不宁,加上虞素宜的烂摊子,心里一直记挂着事情。
  信都太守孟大人,再得到她明确的态度后,一切秉公办理,正在审苏氏的案子,期间苏河清几次找到王府,具被虞伯拦截下,连虞素宜的面都没有见到。
  因为那些事情基本上都是他族人仗着他的名义做的,而苏河清自己,只是收取其中好处,所以此次竟然安然无恙。
  故而,他才有精力来王府痴缠。
  一脸数日,苏河清都被拦截下,而虞素宜腹中的孩子,也被王侧妃抓了药,一碗堕胎药灌了下去,将孩子打了。
  徐笙的意思是,虞素宜在去城外庄子上住一些天,好好磨磨性子。而那苏河清,她已经让孟太守随意找个罪名,让他好好去大牢里反省。想必就是这两日,他便要被抓进大牢了。
  四月中旬,河内传来消息,冀北王虞臻和荆王联手,共破大周毒计,占领河内。秦王世子秦雁行,携新帝宋陵起仓皇遁走虎牢关。
  与此同时,冀北王与荆王分道夹击,紧追不舍。
  前线战事又起,徐笙心里担忧不止,恰恰在此时,陆武夷儿媳邀请她去清源观祈福,于是徐笙欣然应允。
  【卷三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美人驭夫 卷一》作者:檀溪
  02、《美人驭夫 卷二》作者:檀溪
  03、《美人驭夫 卷三》作者:檀溪
  04、《美人驭夫 卷四》作者:檀溪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