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渊 上 第四章
  至於还了人情以後,天上底下,逍遥一世,得过且过就足矣。
  只是,十几年来她不是没有想过,要是五百年前,她没有对那个初登帝位的皇者不告而别,是不是一切都会在预定的轨迹上,度过墨宁渊的一生。只可惜,谁都已经无法告诉她答案,五百年过去了,世间一切俱已消散,连同那个曾经玄衣长枪,指点江山的青年。
  她是墨宁渊,五百年前,隐山之主墨宁渊。
  她是洛宁渊,五百年後,洛家遗孤洛宁渊。
  世间沧桑五百年,而她唯一改变的只是一字而已。
  山巅的风劲慢慢猛烈起来,卷起的气流拂过逶迤地上的纯黑华服,墨黑的色彩渐渐晕染开来,深沉得越加浓烈。
  墨宁渊看着山脚下越来越清晰的仪仗队伍,手中拿着的酒杯悄然落地,她挑高了眉眼,嘴角缓缓勾起的笑容伴着凛冽的抨击声,越发焕然起来。
  洛凡起了个大早,一清早送走洛宁渊後,就搬了个太师椅坐在了大堂外的庭院里,他一边指挥着下人布置内堂,一边惬意的抱着昨天清河在库房里翻出来的木盒,眼睛眯得只剩一条小缝。
  才不过一个时辰,下人就回报山脚下出现了仪仗队伍,洛凡抖擞起精神,一下子从太师椅上蹦了起来,几十岁的老身骨,硬是不见半点颓散。他撇了撇嘴,来得可真早啊,想来路上赶了不少路,看来皇帝是铁了心的要废除这婚约了。
  洛凡走进大堂,扫了一眼都还颇为镇定的下人,满意的点点头,看来小姐的决定是对的,这些从云州军营里调来的精锐,镇守家门别有一番气象,至少在这种时候可以为洛氏撑着场面,不至於一听到皇家便畏畏缩缩,失了主见。
  「李群,叫庄里的人精神点,可别丢了洛家的脸。」

  「是,凡叔。」守在大堂的青年眼神精亮,恭声行礼後,乾脆俐落的转身跑了出去。
  「哎,就是这一身军队习性改不掉。」洛凡叹了口气,走了几步来到大堂正前方的案架前,打开了手里的木盒。
  明黄的色泽耀眼夺目,这个颜色哪怕是过了数十年之久,还是一如当年颁下时那般的尊贵显赫。这个当年老将军临行前亲求的圣旨,这个本应该在洛、赵两家大喜之日奉之高堂的至尊信物,到如今却要以这种方式出现在洛家别庄的大堂上……为的只是百年洛家最後的尊严!
  洛凡轻轻摩挲明黄的圣旨,老眼渐渐湿润起来,若不是当初一战,洛家哪会落得如今任人欺凌的地步,一个小小的方家,寒门之族,竟然将百年氏族踩在脚底,难道真当我洛家无人了?
  看来小姐当年将这圣旨锁进库房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所谓的金口玉言,善待忠臣之後,到最後都抵不过世态炎凉。我倒要看看,在这用满门儿郎鲜血换来的圣旨前,谁敢拿出那狗屁不通、欺世盗名的废婚之旨!
  洛凡眼底的湿润慢慢收拢,他转身望向庄园入口的方向,平时略显佝偻的身躯此时挺得格外笔直刚硬,他的眼神暗沉凛冽,全身似是隐隐笼罩着一丝杀伐的肃寒。
  想来也是,哪怕是默默无闻的老者,但能独自撑起洛家门庭的人怎麽可能简单?
  于松抬眼看着半山处若隐若现的别庄,抹下脸颊的汗水,长吁了口气,转过头看了後面跟着的侍卫统领孔战一眼,沉声吩咐道:「下马。」
  孔战疑惑的朝山上望了一下,「大人,禹山山路较为平坦,骑马也能上去。」
  「山上是洛氏宗族的坟塚。」于松轻飘飘的丢下一句,率先从马上跳了下来。
  孔战眼一肃,想到了什麽,手一挥也跟着跳了下来。
  身後的三百将士得令也跟着弃马,虽有人颇有怨言,但大多选择了沉默。禁卫军里虽多是京中豪门世家的子弟,但也有不少是在军队里历练出来的将士,他们当然明白洛家坟塚的意义。几百年来,如果没有洛家的驻守,就没有如今安在的大宁王朝,下马上山也只是区区心意罢了。
  可怜的小太监远远吊在队尾,满脸菜色,一时间心里满是忿懑,本就扬马赶了几天路,现在还要弃马上山,他抬头望着高不可见的半山庄园,狠狠啐了一口,满门忠烈关他屁事,连最後的一纸婚约都保不住,洛家早就没落了。
  时过正午,当于松一行人站在洛家别庄门口的时候,才真切的感受到什麽是世家大族的奢华。
  占地广阔的洛家别庄比得上皇家围猎栏场那麽大,目光所及之处满是葱翠茂密的百年老树,建造在半山的庄园金砖碧瓦,气派恢宏,延绵数里,一眼望去根本难以到底。分站大门两边的守卫虽是穿着普通的素布麻衣,但只消一眼,便可观得他们绝不简单,他们守在庄园门口,寥寥数人,周身几米的范围内都有一种铁血和刚烈的味道。
  于松回过头看着爬了半天山就疲惫不堪的禁卫军,摇了摇头,这样两相比较,这些守门的下人倒真是把满身铠甲,手握剑戟的禁卫军给比了下去。
  孔战咳嗽了一下,回过头瞪了一眼手底下的侍卫,吼了一声:「原地整顿!」
  其实不需他说,站着的大部分军士从刚才就开始小心的整理起身上的盔甲来,不少禁卫军甚至下意识的把腰杆挺得更直,长枪也握得更紧。片刻之後,重新整装的禁卫军站得笔直,精神抖擞,仪仗队伍也跟了上来。
  于松看着仍是空空如也的大门口,把缰绳交给了旁边站着的护卫,提步走上前去,「洛……」
  「洛管家吩咐过了,大人您来了只管进去就是。」守门的侍卫打断了于松的话,行了个礼後恭声开口。
  于松点点头,向孔战招了招手,孔战把右手的剑按在腰际处,一言不发的走过来,脸色暗沉。就算是百年氏族,勇武传家,洛家的这种作风也太过了!全天下还没有敢把圣旨颁发不当一回事的人,更何况如今一品大员亲临,也已经给足了洛家面子。
  入得庄园,一条大道直通大堂,孔战脸上的阴郁消了不少,看来洛家倒也没有穷折腾,他瞧得于松脸上没有半分不快,不禁疑惑起来,到底是一品大员,怎能受得了这般的冷遇?
  「于大人,洛家如此作风,您怎麽……」
  于松看着身旁站着的孔战,摸着胡须笑了笑,「孔统领可有疑惑?」
  孔战点点头,还来不及说话,身後侍卫小小的嘟囔声已传进耳里。
  「林贺,看清大门口站着的守卫是谁了?」
  「没看清,怎麽了?」
  「那可是年俊,云州十八郡里最善战的千夫长。」
  「怎麽可能!一个千夫长怎麽会来一个别庄当守门的,阿汉,你是眼花了吧。」这个声音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怀疑。
  「不会,俺当年在云州军队的时候,就是在他手底下做事,他的手段可不一般,俺当初没少被他操练过。听说他会晋升为将军呢,也不知道现在怎麽会在这?」
  「嘘,小声点,统领朝这看呢。」
  孔战微瞟了一眼身後,小声谈论的两人立马站得笔直,他回过头看了一眼大门口守着的那几个模糊的人影,心底的惊异慢慢升了起来。他手底下的侍卫不少是从边疆调来的精锐,绝对不会看错,但是用堂堂一个少年将军来当守门的……也太不可思议了!
  「孔统领可知洛家管家叫什麽名字?」于松瞧得孔战眼底的变化,突然开口。
  「洛凡。」这个他当然知道,为了这次任务能顺利进行,他可是连夜了解一下洛家如今的现状。
  「二十年前,他叫洛劲松,官拜一品,上封龙辉将军。」于松看也不看孔战脸色的变化,径直上前朝大堂门口隐约可见的人影走去。只不过……旁边跟着的人脚步明显僵硬了起来。
  洛劲松,洛家家臣,当初除了洛老将军外,大宁王朝崛起得最迅速的将军,二十年前「旬宪之难」後便上书离朝退隐,想不到堂堂一品上将居然成了洛家管家。
  孔战慢慢落後于松半步,神情复杂起来。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