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黑地浪子情 第二十九章
  凌宣萝也听见了,捧着新娘花束的双手蓦然捏得死紧,她怔怔地听着,听着这个她好像该熟悉的声响,心脏快速直跳。
  来了。
  红色焰火在众人鸦雀无声的错愕中,睥睨嚣张地闯进会场内,气势凌人的寇放鹰姿态未变,他大刺刺地停下焰火,跨了下来,款款移步向前,走往呆立不动的凌宣萝。
  这种霸道的侵略、野性的气息、不顾一切的强悍姿态,分明曾经出现在她的生命里,这段情景、这个桥段……好像和允仑所吿诉她的,并不同。
  「怎么回事?」群众里终于有人迭出鼓噪,这一叫,同时震醒了呆若木鸡的一群人,一下子,现场乱成一团。
  「放鹰。」寇诠次又惊又喜。
  「他……寇放鹰……他……」寇夫人没有丈夫的喜悦,她已然骇异的连话都说不完整。
  吃过他苦头的凌老夫人更不用说了。
  「他怎么会突然间冒出来了?又怎么会知道今天是宣萝的结婚日子?他不是失踪了吗?他不是已经逃得远远的?怎么又会跑出来?」寇夫人和凌老夫人失态的直嚷叫。
  是有几个警卫想冲上前去架开他,但寇放鹰只轻轻的一个眼神,缓缓的一个手势,那不可抗拒的威严,顺利地让对方不敢轻扑而上。
  他只望着宣萝,只走向她去,站到她面前。

  寇放鹰单膝跪下,姿态翩然地执起她微颤的柔荑,吻了吻她的手背后,深情款款的眼神眩目迷人。
  「我来接我的新娘了。」
  此话一出,嗡噏声浪高涨彻天,喧哗不止。
  他不理旁人的议论,全副精神只放在她身上。「好久了,我终于等到了你。」
  凌宣萝一僵,缩不回被握住的手,寇放鹰凭什么这么说?他是不是疯了?他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他该不会因为她的拒绝而故意跑来破坏这场婚礼吧?
  破坏?一道闪光掠过混沌的脑际。
  「荒唐、荒唐、」寇夫人浑身颤巍巍的直吼,她的忿怒搅得凌宣萝心间更是大乱。「你这个匪类、你又在玩什么花样,你耍弄宣萝耍的还不够吗?」
  耍弄?耳闻这两个字,凌宣萝的头开始痛了。
  「跟我走!」寇放鹰专断的言辞一出,凌宣萝错愕地看着他。
  「跟你走……开什么玩笑……」
  他伸手抚摸她的颊,轻轻地,像是催眠。
  「不可以拒绝,因为你是我的,你只属于我。」
  「不……」但她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人就已经被他挟抱上焰火,轰隆声响一出,焰火立即疾掠而去。
  同样情节又要上演一遍吗?知晓内幕的人几乎全呆住了!幸亏有几个守卫还算清醒,连忙拿出各自的车钥匙,想开车随后追去。
  「谁都不许走!」
  「允仑。」寇、凌两家子的亲友如蒙大赦般地一拥向前,团团包围住唯一的救星。
  「快去把宣萝救回来,允仑,快想办法。」
  「妈、太奶奶、凌伯父、伯母,我们就让宣萝暂时离开吧,等事情解决后,他们会给众人一个交代的。」
  「允仑,你在说什么?你难道没有看见寇放鹰抢走新娘,他又抢走了宣萝。」
  寇夫人瞪着大眼。
  「我知道。」
  「那你刚才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还不赶快去把人救回来。」
  「是我叫放鹰这么做的,我怎么可以再去干涉。」
  「什么……你叫他这么做……你……」众人都楞住了。
  「对,是我。」他笑着。「你们别紧张,等我把观礼的贵宾送走后,会把所有的事情全部吿诉你们,也给你们一个交代。」
  寇允仑不再带着恶念的面容神奇地震慑住了众亲友的忿怒与不安,即使现场仍然是一团混乱,但一股风雨过后的平静气息,也悄悄降临了。
  风驰电掣,焰火疾速窜走,凌宣萝仆靠在他身后,颤动不已的心脏几乎要迸出咽喉,这样的情节,寇放鹰狂妄嚣张的姿态,他的抢亲……
  焰火轰隆隆的咆哮、冷风不断的袭击、再加上对寇放鹰的熟悉感觉,凌宣萝原本混沌迷蒙的脑子开始愈来愈清明,某些记忆开始跃跳出尘封,还有他曾经说过的话……
  「为什么不可以跟我走?我提醒过你几千、几万遍要你牢牢记住!你凌宣萝是我的女人,如今闹出这种笑话,你就得为这后果负责。」
  「会的,我会让你再回凌家……不过得等你肚子里怀了我的孩子以后再说。」
  「我等着看高贵的寇夫人气急败坏的蠢样。」
  「不!」她嘶吼着。「我不是颗棋子,不是你可以耍弄的对象。」
  寇放鹰听见了,他的心脏提得半天高。平稳地,他把焰火慢慢停了下来,稳住后,寇放鹰飞快地转身看着她,惊喜地问。
  「你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凌宣萝也怔住了,她重复地将不断涌上脑际的情节喃念一遍:「我说我不要成为一颗棋子,我说我不要成为你将报复寇夫人的傀儡,那个时候,我的心、好痛、好难受,接着有辆车子突然朝焰火冲来,撞上我们——」她紧紧捉住寇放鹰。「然后呢?」
  「然后你受伤失忆。」寇放鹰提醒她。
  「失忆……」如影片倒带般,她一幕一幕的忆起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宣萝……」寇放鹰见她沉默,不禁惶恐地问:「你不会想起了从前,却反而忘了你失忆时所发生的事情吧!」
  她看向他,面无表情。
  寇放鹰悚惶了。「你——」
  慢慢地,红唇微启。「我失忆之后,在美国住了一年,回台湾时,竟『偶然』地遇上了一个名唤翱翔的男人。」她看着他起变化的脸。「我记得在国际会议厅时,有人送了件温暖的风衣给我,也记得当我被绑架时,有双手把我从死神的手里抢救出来,更记得在若彤家里所举办的化装舞会,那个不置一辞的邪魅夜刹王。」
  他居然不知要如何开口。
  「这些化身,都是你吧。」凌宣萝确定地道。
  「你的记忆全都恢复了。」他感动地微颤。
  「是的,全部,不再懵懂了。」
  他紧紧拥抱她,将唇印上她的,疯狂地吸吮,多少日子以来的相思、多少日子以来的痛苦,所有的压抑,现在都允许纵放了。
  终于明白自己刚才在等待允仑时,为何会产生惶怕恐惧^感,甚至诅咒自己结不成婚,自己对允仑的种种排斥终于有个合理的借口可以塡塞。因为她的梦中情人,她一直所等待的对象,应该是寇放鹰才对,是寇放鹰呀……
  呵……放鹰……
  激烈的拥吻、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两人缠绵不休。直到肺部急需空气,才不舍地放开,气喘吁吁的两人相视半天后,凌宣萝才不得不收拾所有的激动,问道:「我们再一次搞砸婚礼,允仑怎么办?我不能自私地不去顾虑到他?」她当然也想起允仑曾对她撒过的谎,不明白内幕的她,将过错归咎于是允仑爱她极深。
  「你以为我敢这么做,靠的是什么?」他提醒。
  「你是说允仑。」她讶异。
  「没错,他愿意成全。」寇放鹰将所有发生过的事情全部再重叙一遍。「本来我是不该提的,但允仑要我全部吿诉你,他说唯有如此,才可以消除你对他的歉疚。」
  「没想到……」凌宣萝听傻了。
  「你怪他吗?」寇放鹰望着她的脸。「请你原谅他,其实他也只是一时的鬼迷心窍,况且你若要恨,对象也应该是我才对。」
  「对,是你。」她不客气地道。
  「宣萝。」他的脸垮下来。
  她幽幽说着:「要我原谅你,只有一个办法。」
  他心急如焚。「你说,我一定会办到。」
  「听着。」她吊足他胃口之后,才慢慢地道:「从今以后,绝对不可以再把我当成是一颗可以任意摆布的棋子。」
  他笑了。「经过这一连串的敎训,你以为我敢吗?」他郑重许下诺言。「不会了,我永远都不会再这么对待你,凌宣萝只会成为我的亲密伙伴、我的爱人、我的妻子……我爱你。」
  他再度簇拥住她,深深浓情蜜意尽在不言中,这对相依相偎的人儿沐浴在闪闪动人的金黄光圈下,构成一幅最美丽的画。
  【全书完】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