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黑地浪子情 第二十八章
  寇允仑对着镜子整理身上的新郞礼服,白色的西装映称出他儒雅出众的气质来,瞧了瞧窗外,前庭停驻的结婚礼车及数辆礼宾车,亮洁地等待良辰到来时,就可以驱往凌家迎娶宣萝。而寇氏家族的成员今日一早就先出发在敎堂等候,静待两人携手相伴,在圣坛前许下共度终身的诺言。
  想到这,不禁吁了口气,这可是他历经千辛万苦才盼到的结果。
  「终于让我如愿以偿了。」他笑着。只可惜他的快乐也仅这一瞬间,马上又化了。
  门扇被人打开,走进了他最不愿见到的人——
  「放鹰?」寇允仑笑容僵了下,旋即又回复正常。「你又来做什么?」
  「来通知你,你的如意算盘白拨了。」寇放鹰的脸色疲惫不堪地,似乎很长时间不曾休息过,但炯炯的迫力,却不见耗损。
  「你又在说什么疯言疯语。」
  「是不是疯言疯语,你自己心里有数。」
  「滚开!」他咬牙切齿。「就算你是我兄弟,今天若是敢再破坏我的婚礼,我一样不会饶过你。」
  他冷冷一笑,调侃反问:「从头至尾,你饶过我什么?」
  「你——」带火的视线,仿佛要将他烧成灰烬。

  寇放鹰走向他,开口道:「我并不否认当初回到寇家,是带着满腹的心机与破坏,而你和宣萝,也都受到这池鱼之殃,所以当我遭受到不得所爱的报应结果时,我无话可驳,我甘心承受,我甚至还决定把宣萝交给你,只因你会比我更爱她……」他一顿,冰冷再出:「但我发现,我错了,每一个人都被你所哄骗。」
  「我听不懂你说的是哪门子鬼话?」寇允仑平静无波地回道。
  「不懂?那我就一件件说给你听。」他看着他。「你正计划掏空寇氏集团的根基对不对?」
  他的平静开始显得有些波动。
  「近年来,寇氏总是无端损失一笔又一笔的资金,这些全是你的阴谋。」
  「投资失利是难免的事,硬给我冠上罪名,没有人会信你。」寇允仑反驳。
  他低沉地一笑,又继续道:「还有,宣萝被绑架,也是你一手策划,目的是为了想让宣萝对你心生感激,要她在报恩的心情下,同意尽早和你结婚。」
  「胡扯!」
  「就连一年多前,那场导致宣萝失忆的车祸,也是你的精心杰作。」
  「不要把你自己的过失全部都推到我头上来。」他寒严地指责。「你太卑鄙了。」
  「魏淡远已经全部承认了。」寇放鹰投下势力万钧的一句,也把他笃定的原因抬出来。
  他脸色铁靑。「不可能,淡远不可能背叛我。」
  「当所有证据都放在他面前时,他想不承认,行吗?」
  寇允仑缄默了,莫测高深的样子不知思索些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曾有一度我对你是满怀的内疚,我一直吿诉自己,我对不起你。」寇放鹰嘶吼道。
  「为什么……」寇允仑嘴角轻轻一撇,淡淡道:「你怪不得我,会发生这一连串的事件,罪魁祸首是亢惜嫣,从她介入寇家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你今生的罪业。」他冷冷凝睇他。「其实这二十多年来,你聪明的选择不返回寇家,以及放弃继承的态度,曾经让我心安不已。原本我也以为我们两个大概可以相安无事地过一辈子,我做我寇家的大少爷,你在你的奉天苑里继续耀武扬威,彼此井水不犯河水的,这情景不是妥当吗?但你偏不,偏偏不愿维持这种平行状态,你非要回来寇家翻搅一切不可。我母亲因为爱子心切,每天心急惶惶,生怕爸爸把财产全部交给你,其实我也曾经想过,若爸愿意平均分配,而我也能娶到宣萝,或许可以大方一点,不跟你计较,但你竟又故意介入我和宣萝之间,甚至让她为你动了心,我苦心的经营眼看都成幻影,这种愤怒,你受过吗?」他指着他。「你嚣张、你狂妄、你目中无人,你以为自己的所做所为全是对的,那好;我就对你下手,果然,一如我所料,那场车祸击垮了你的自信,逼得你离开。」寇允仑激动得面色泛红。
  「你难道没有想过,这么做有可能害死宣萝。」寇放鹰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如此恶毒。
  「我知道你会救她,以机率来算,你比她更容易死。虽然结果差强人意,但我的目的还是达成了,而且还让我得到预料外的收获——她的失忆。」寇允仑扬起的嘴角,平板再道:「会计划掏空寇氏,也是不得已的做法,我发现爸对你的歉疚竟是不减反增,寇氏曾经花下我大把心血,我怎么可能将它拱手让你。我是觉得奇怪?你和你的母亲都是莫名的闯进寇家,却能占尽一切便宜,我和我母亲死守寇家几十年,却得不到应有的报偿,如果角色对调,你会甘心吗?」
  「你爱不爱宣萝?」寇放鹰突然搭问这一切,问的在乎。
  错愕过后,他还是答了。「我跟她认识了这么多年,感情当然有,只不过没有你深。」
  「我爱她。」寇放鹰郑重地道。「用我的生命在爱。」
  他冷讽地道:「我知道,但你跟我说这些不觉得是多此一举吗?你只要把证据交给她,我跟她的婚礼就玩完了。」
  「她永远不会知道这些事情的。」寇放鹰又再次插入。
  他不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单独前来找你,就表示我不会把你所做的那些肮脏事泄漏出去,毕竟你会变成这样,我难辞其咎。」
  寇允仑傻了,他说他要放过他,有没有搞错?这么一来,他岂不是得不到寇家掌权者的身分。
  看透了他的心思,寇放鹰静静说着:「我从来就没打过寇氏集团的主意,金钱,我已经够用,如果你还不放心,可以让律师走一趟,我会签下放弃寇氏一切权利的所有文件。」他看着他。「只是在这之前我有一项要求,你必须把被掏空的寇氏回复原状,你知道那些全是爸的心血,不要让它化成云烟。」
  「你……」寇允仑呆愕半晌后狂笑出来,他笑自己呀,千辛万苦计划着一件又一件的阴谋,原意是想迫使他退出寇家,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在意,竟然全是自己在吓自己。
  「允仑——」寇放鹰眉一挑。
  「让我笑,痛痛快快地笑一场,老天!我居然做了这么多愚蠢的事,愚蠢!」
  他不知道。
  「我没有攻击你的意思。」
  「不必解释,我都明白,都懂。」笑声渐歇,寇允仑慢慢平复下来,儒雅的风采也倏然变得唐突。「放鹰,你的焰火还在吧?现在去把它骑来。」
  「什么?」寇放鹰不明其意地反倒一楞!
  却见寇允仑沉默半晌,反身大踏步走向屋外。
  暖暖的阳光映照着凌宣萝身上宛若雪花的白色礼服,上了妆的俏美容颜却莫名地透着一抹异样的苍白,没有表情的脸蛋,平平静静地只将视线停驻遥远的彼方。
  观礼的人潮蜂拥群集,衣香云鬓的会场上充斥着祝福的私语及闪灿不停的灯光,丰华盛大的场面是应了寇夫人及凌老夫人的心愿,这场世纪婚礼,果然盈聚了奢华的气息。
  寇诠次看了看腕表,翘首引盼应该要出现却至今仍然不见踪影的车队。
  「时间快到了,允仑怎么还没来?」
  寇夫人同样也是急得不得了。
  「是呀,怎么回事?允仑没按照礼数去迎娶新娘,让人家自己坐车前来敎堂会合已经够失礼的了,居然到现在都还没到。」她跑向凌老夫人,对她频频道歉。「太奶奶,允仑这孩子大概是太紧张了,才会临时出这种状况,您千万别见怪。」
  不高兴当然有,只不过想到经过多少次的磨难才得以盼到这对小儿女的婚礼,也就不想计较太多。
  「算了,他在电话里都解释是因为礼车出了状况的缘故,为怕误了时辰,这才要我们先到,既然是临时出现的状况,只要他来得及赶上就行了。」
  寇夫人拭了拭汗,走到一边对寇家的佣人道:「去打个电话催催,要大少爷千万别误了时间。」
  「是。」
  到现在仍然不见新郞的踪迹,静静等候的凌宣萝倒没有紧张之感,相反的,期待状况不要解除的邪恶意念竟然蓦地跃上心间……她到底是怎么了?
  正当各怀心思的众人终于开始坐立不安时,远远地,空气中飘来一阵阵细微的引擎骚动。
  「来了。」寇家人紧张的神色终于松缓了下来,但在引擎声愈靠愈近,而且还是一种飞扬的啦哮声时,寇夫人、凌老夫人,以及曾经被这种嚣张气势惊吓过的观礼者,脸色倏然丕变!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