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勇敢 上 第二十八章
  是啊,他这模样跟禽兽有何分别?跟高金霞有何分别?都是沾惹血腥的人啊。一片Pick忽然击中他的脑袋。「喂!」
  他回身,看见徐明静望着他。「送我回家。」
  他愣住。
  她扬眉。「不肯吗?」
  车子在暗黑的山路中奔驰,车外暴雨淅沥,车内的人心情也不平静。
  「所以她找你是为了让你们的乐团在她庆生宴上表演?」
  「唔。」
  「我还以为——」高金霞真变态,故意让他发神经地打进去,让他在徐明静前出糗。马的,死老太婆,要不是她有他的把柄,他真想给她揍下去。
  徐明静看向操纵方向盘的那双手,尽管戴着皮手套,但经历方才的斗殴,手套关节处破了,上头还有干掉的血迹。再看看他的脸,嘴角破、额角淤青,身上的伤应该也不少,可是他一副没事也不疼的样子,甚至还有心思干涉她。
  「不要答应。」他说。
  「价码很好,表演一场给我们乐团十万。对了,老太太说你也会在,要我盯着你把那首歌练好。」

  「再多钱也不要答应。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要跟那种人往来。」今晚他吓坏了,光想像徐明静出事,心脏都要痛裂了,到现在还没办法冷静。
  「我的事你管不着。」
  「徐明静!」他在路旁煞住车,瞪着她。「你没看到她家有多少保镖?什么样的背景需要请那么多保镖住家里?」
  「是指被你打趴的那些保镖吗?」她冷哼。「你更危险吧?」
  他怔住,有些尴尬。「我是听她掳走你所以——」
  「太夸张了,你以为你在演‘追杀比尔’吗?」
  「‘追杀比尔’是女的杀男的好吗?」
  「崔总裁,你是小朋友吗?就算我真的有危险,一般人也不是这样冒冒失失拿铝棒打进来吧?应该先报警——」
  「报个屁!」他咆哮。「分局长就是她家常客,你要是真的怎样了,顶多按失踪人口处理——」
  「你大声什么?」
  「因为你蠢。」他吼得更大声。「为什么对自己的安危无所谓?我叫你防着她,你照听就好,啰嗦个屁!是不是非要死到临头才知道怕W」
  「你放心!就算我怎么样,也不会要你负责,绝不会怪你头上,行了吧?开车。」
  不开。他气炸。
  这女人脾气超硬,真不自爱!更怄的是,他干么为个连死都无所谓的女人这么担心?她根本不在乎,他却像个疯子一样怕她受伤。
  可恶,他到底在干么?
  他瞪着她,她迎视他。两人僵持着,谁也不让步。
  徐明静让崔胜威理解到一件事,输赢谁会在乎?他只他妈的在乎这女人的死活!甚至不惜跟高金霞撕破脸!而这一切的冲动让他明白自己彻底疯了。
  她还让他理解到一件事,有些事用钱解决不了,威吓也没有用,就算他暴走晦叫也没用。
  曾因为不服输,和放高利贷的混蛋对杠。现在他依旧不服输,但却完全没辙了。要让人屈服,首先必须找到那个人会怕的事,比如金钱、感情,或是性命安危。而徐明静在意哪个?连命都不顾的人在乎什么?什么也不在乎,所以他能怎么办?他心乱如麻——
  「崔胜威,你打算这样耗到天亮吗?那你慢慢待着,我自己回去。」徐明静推开车门下车。
  崔胜威拽回她。「你疯了吗?现在山上还下大雨!你……你实在是……」他深吸口气,努力缓和情绪。「徐小姐是因为过去很痛,才这么不怕死吗?」
  她望着他,冷静得很。
  而他像只发狂的狮子,却毫无能耐教她低头。
  他叹息。「或许……你开个价吧。」
  她偏头打量,有些困惑。
  「开个价,你的痛苦值多少?我买。」
  「你疯了是不是?」
  「是,我疯了,因为你也是个疯子,比我还疯的疯子。所以开价吧,我买,买你的过去——买你的痛苦。」
  「神经,痛苦一斤值多少?能打包卖人吗?痛苦很值钱吗?」这个傻子。
  「是啊,不值钱,所以或许考虑一下,把过去放下?」
  「人怎么放下过去?每个人都是被‘过去’塑造成今天这模样,所以我变成这样,崔总裁也变成今天这样——」
  「你错了,把我塑造成今天这样的不是过去,是未来。」
  「未来?」
  「就像植物憧憬光明,向光生长。人也是因为有想要的未来,才一点一点改变了自己,活出今天的样子。影响我们的可以是过去,也可以是未来,因为我这么认为,所以从不自暴自弃。你……跟我在一起吧,跟我交往,我们一起走向未来——」
  这是他此生说过最浪漫的话了,唉,他尽力了。当然,提出这样的建议也等于暴露自己的情感,感觉自己赤裸得可怕,但是与其紧张兮兮地暧昧着,他宁可昭告天下。
  徐明静目光闪动,内心热烫着。
  忽然,她在这狭小的车厢、这个黑暗世界看见明亮又耀眼的「未来」。
  他充满力量,眼神温暖,没想到这么动人的话语会从傲慢的崔胜威口中说出。她一向把他当成嚣张势利的生意人,他却一次次让她惊讶。
  他忽然这么认真告白,反教她不知所措。为什么?她不认为自己值得他喜欢。况且她怎么能放开背后的男人,无耻地甩开阴影,奔向光明?忘记曾经犯过的错,把内疚弃之不理?可为何,她竟然有股冲动——这男人宽阔的胸膛近在咫尺,他已经提出邀请,只要她肯上前一些……只要她愿意靠近……
  徐明静沉默片刻,回答。「我绝不可能跟你有任何未来。」
  「哇——」崔胜威捂住胸口。「果然是你的风格,这么干脆拒绝我。」
  「我是讲实话。」
  「喂。」他气恼。「一般人就算要拒绝,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对方的心情?至少会不好意思的说我回去考虑看看,然后再发一封婉转的简讯拒绝吧,你干么让人家这么难堪?」
  「这样喔。」她笑了。
  「这样喔?」她的笑让他更呕,难堪又挫败,这还是他第一次跟女人告白呢。「而且还是一个为你担心到冒着暴雨奔来干架的男人,至少值得你考虑一、两天再拒绝吧?像我这种条件的男人真是……你不识好歹。」
  「打击有这么大吗?」他像小孩般使性子的反应害她直笑。
  「是,很大,大到我不想活了。喂,你害我的脸都丢光了,怪不得人家说最毒妇人心。」他低头,很沮丧。
  「喂,活在未来但现在感觉很丢脸的崔先生。」
  「干么?」
  「别这样,这一切会过去。你看向未来吧,明天醒来就可以忘记今晚。」
  「干。」
  「干么骂粗话?」
  「不知道啦心情恶劣。」
  「不用觉得丢脸,我会把今晚的事忘掉,假装你没说过那些话。你也是,把今晚说的都忘记。办得到吧?」
  「废话,被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拒绝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不值得记住。」
  「既然你同意了,那么,要不要和这个抱着‘过去’的女人待一晚?我今天不想回家。」
  崔胜威愣住,抬起脸。她方才是恶魔,这会儿却冲着他笑得像天使。
  徐明静拉来他的手,褪去手套,看着肿胀破皮的指关节。这是因为她而受伤的,他却不喊疼。
  她将他的伤处偎在脸边,看着他说:「谢谢。」
  谢谢你。真的。
  过去太沉重,内疚像大石压得她喘不过气,而这个男人总能忽然把她拉到一个奇怪的境地,比如和他抬杠、和他拌嘴,心情会轻松起来,几乎忘掉自己是可恶的女人。
  他总是能让她暂时跟现实脱节,忘了痛苦。她不好意思奢望「未来」,但是啊……
  对不起,请准许我跟悲伤告假,就一个晚上,借我温暖,让我在他这里躲一躲。这条黑路走太久、撑太久,真的累了徐明静闭上眼,凑上前吻了他。
  崔胜威怔住,感觉她柔软的唇瓣正在轻轻吻他。
  握住她的手,他将她扯入怀,加深这一吻。
  【上集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真正的勇敢 上》作者:单飞雪
  02、《真正的勇敢 下》作者:单飞雪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